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搜索 银行
  • 844阅读
  • 0回复

普行学员禅修之感(大悲禅寺4期禅修营-2018.7)

级别: 大学生
发帖
354
铜币
356
威望
301
贡献值
0
银元
0
好评度
0

感恩师父!感恩禅修活动的组织方!感恩所有义工和那些默默付出的人们!感恩与所有同修的相遇!



我来自河北沧州,今年刚刚大学毕业,此次禅修营的开始时间距我们学校的毕业典礼时间一周。



我想同大家说一个故事:



有一个孩子,独生,自幼生活在一个世外桃源般的环境中,从出生到快初中毕业,他一直生活在一个经济比较发达的省份,因其学习成绩相对较为优异,再加上周围人的素质比较高(经济决定文化),他一直过得比较舒心,那段时间,他从未想过人情世故,也从未思考过人性和人生,每日只是学习玩耍,好不快活。



后来,上了高中,当时还无法异地高考,或是很难办成,他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那是个经济不那么发达的省份,他感觉自己与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变成了一个“独行侠”。他深深的怀念着往昔的美好,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直到高考成绩下达,当班主任及所有任课老师都认为能考入一本,最次也是个好二本的他却只是考到了一个二本末流学校,他才开始进行了对人生的重大反思。也不知道是前世修行的因果,还是此世父母和亲人为他积下的福报,在有幸接触到几本山东庆云海岛金山寺里的佛经后,他竟从高考失利的悲痛中,以及老师亲友对他巨大期望化为泡影的悲痛中获得了一股巨大的能量,这股能量直接带领他进入了大一时的初禅层次(具体哪层也不是很清楚,当时一个起心动念,周围什么声音就都听不到了;身心都自然的舒服)。在那股力量的加持下,他在大一短短的时间里超额完成了许多学习任务,也快速的把想学的技艺提升到了许多人要花几倍于他的时间才能达到的层次。近些时间他才接触到的一位道学高人告诉他,那是一种黑丹,能够吸收外界的所有能量化为己用,不论外界能量的好坏。那都是后话了。



本来,这已是天大的福分,如果他坚持待在那个状态中且继续精进,或许他今世能够更接近真理一些。



但是,他没有珍惜福分,大一学年的学期末时,他终于因追求一位女孩子而自己从那种状态中退了出来……退出的过程也有点痛苦,但那时,他幼稚的认为,为了当时理解的男女之爱,他的痛苦是值得的。(他那时并不能很好的理解大爱和男女之爱,认为男女之爱就是小爱,选择小爱就要凸显小爱,而不能再像原来那样,对周围的人一视同仁。直到又过了几年,他才明白,男女之爱也是爱,爱没有大小之别——此处观点来自周星驰《西游·降魔篇》)



由于不再具有那种潜在的能力,他的精力不能再那么集中,他的学业开始下滑,参加社团活动的热情不复当初……而且他高中时的种种习气,一种种皆如同水下的葫芦瓢,渐次地浮了出来,只不过,有些,他并不自知。周围人惊异于他的变化,他不再乐于助人,他不再为他人着想,他开始过度地关注小我……于是绝大多数人开始了对他的语言攻击谩骂,一次巨大的冷暴力在他的灵魂世界中和他所处的现实世界里慢慢展开……那时,他还相信着自己接触的佛法,处处忍让、躲避,把一口口闷气独自咽下,憋到两肋生疼……他已经不再把世间的苦难看成是对自己的磨练了。他的心里,已经种下了恨的种子。



后来,偶然接触到了陈式太极,他的大学后半段时光过的相对顺利——在太极师父那里,他似乎又找回了自己曾经的那种状态,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就达到了别人几年乃至十几、几十年才能达到的水平(这是师父和一些当地功夫极佳的师兄亲口对他说的。他在大学选修课上学到的一种另外的技能,太极圈内大家的评价也是如此)。当年恨意的种子又助长了这种评价下他心中狂心的升起。那时,他的人好像分裂成了两个,在太极师父那活泼开朗,一回到学校,就变成性格孤僻的孩子。虽然他修炼着对太极的解读,但是渐渐的,他的内心中,太极的光影不再,黑鱼越长越大,吞噬了白鱼的鱼体……平衡消失了……



意料之中的,他闯祸了,而且在他幼年时期绝对没有想过自己会闯下如此祸端,幼时的他,是周边近乎所有人口中的乖孩子。考研复试的意外令他心中的恨意猛地如火山般喷发了出来,空气中夹杂着一道道的狂气,还有,一股股的昏沉之气……他并未闹出人命,但令所在系的声誉受到了极大的损害。当时,他只觉自己的下丹田好像有什么盖子被掀开了。前两年受到的所有语言攻击和谩骂侮辱,他一下子记起了大半,他强烈的怨恨起了这个世界,差一点犯下滔天的罪行……



自然的,新一轮白眼、谩骂和冷暴力又围绕他展开。在许多大学同学眼中,他由大一到大四,完全变了一个人。他却自诩为《犬夜叉》中的白心上人,或是曹荣版《西游记后传》中的黑衣无天,他认为,自己曾经是一心向着某事的,不管是学业还是佛,只是一个偏执而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即是如此也是外境所迫,却不再审视自己的内心。



上天还是眷顾他,又让他在这时接触到了灵修。或许在佛教看来,灵修算是外道。但是他修习一段时间以后,开始发现,是自己的问题。过度的执着于过去的善行(书本中和身边大人要求的善行)让他的灵魂险些堕入地狱,或许,也已在地狱中游荡一段时日了……他的太极师兄们一直对他极佳,在他临大学毕业时把自己能给他的所有好都给了他,这让他很感动。他在此时又接触到几位道学高人,有幸受到了一些馈赠和点拨。趁着这股热乎劲,因太极师父的告知,他参加了一个禅修营,如今与大家同处一室。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就是我!



参加禅修这几天,困扰了我五年的颈椎病几乎痊愈了。



感恩这世间的缘分,让我们的相遇迸发出灵感的火花,让迷途的孩子知止,让人们及时发现自己此世于世间的任务;感恩师父的慈悲,回答问题时不嗔不慢,措辞精确而又直指问题的本质;感恩此世的人身和因缘,人世本苦,世间多元,没有绝对的善恶,没有固定的黑白……生活中,遇到加持护佑你的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遇到障碍阻挠你修行的人,正以此检验和成就自己的修为。要时常反省一下自己,自己真的是修行人,还是自诩为修行人。



因感于自己高中和大学几乎一手制造出的种种恶缘,请允许我将一首词送给相遇的同修。初创虽是为男女之情而作,在此取其望大家珍惜日常身边所遇,珍视这世间的因缘之意该词出于我国清代著名才子纳兰性德笔下,其名为《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 》: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