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搜索 银行
  • 6042阅读
  • 0回复

我的修行禅触经历

级别: 大学生
发帖
354
铜币
356
威望
301
贡献值
0
银元
0
好评度
0
开始修行
之前都是日子过不下去了在师兄们的召唤下跑去师父身边,说是去修行,但顽劣的习性始终没认真对待过修行。日子就这样一晃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年。

道心开启
前年夏天在道场每天把“神仙般日子”的照片发布朋友圈,有些不是佛教徒的朋友们看了煞似羡慕,留言说也想来道场不知道可以不可以?麻溜的跑去问师父这些朋友们可以来道场吗?师父开示了一句“来道场必须有道心”,好像是回复问题的,但我怎么听都感觉是说我的。因此升起了那么一点点的惭愧心,便暗下决心,我也得有道心,我要好好修了,不能再偷懒了。

忍耐和坚持
虽然升起了道心,但是僵硬的双腿在上座盘好后没一会儿就还是疼痛难忍啊!每当疼痛来袭时我总舍不得让它继续疼,总是及时爱惜的伸开腿或提前离座。把一切看在眼里的师兄们有一天慈悲的给了我开示说“你听说过腿疼死的吗?坚持,通过去就好了!”在有经验师兄的帮助下,在听师父话认真配合经行之后,每天真的能去咬牙认真对待每一座时,很快通过了腿疼关。在腿通了的当下真的是舒服呀,一股暖流丝丝的流到了脚趾,这会儿暗自庆幸自己学会了忍耐和坚持。

禅触来了
在刚能坚持坐1个小时的时候,有那么一天打坐时突然上身开始自动的动了起来,头动,胳膊动,上身前后左右动。第一次动完一睁眼,好嘛,四周的师兄都不打坐了都在举着手机给我录视频呢!下座后,师父对他们说不许乱发我的“乱动”视频,说这不是着魔,是“禅触”。有些师兄好奇就问我“你动的时候自己知道吗?”,我动的时候心里是清清楚楚的,而且这种动是可以控制的,那就是我只是没理会它的动,如果我想它不动时就不专注在修法上想着停止打坐它就自己自动的不动了。但我没这样做,还都是专注在修法上的【那个阶段我一直只修了“调身”就是放松身、心、一切能放松的!】后来有一位比我禅触动的还厉害的师兄分享他的经验说:“打坐摇晃、禅触,一般是在调理身体(甚至可能是在除病灶),应该是好事,但既不能贪爱它,也不能排斥它,还是要保持放松,并专注在修法上,否则就会成为障碍了。”【这位师兄说的没错,回忆我这两年打坐的过程中,身体一些瘀堵的地方会随着禅触显示出来。第一次是右跨,突然发现这里淤青了一块,可是没磕着没碰到呀!整天在道场只有在打坐呀!问了从医的师兄他说是病灶显示出来了,让我赶快给那个地方进行刮痧,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在午休时刮了刮,结果整个前右跨到前大腿根没有不出痧的地方。而且等过了几天痧消退后,刮痧时右跨骨头最高处当时没出痧的地方竟然神奇的开始自己出痧了,而且比之前刮痧板刮出来的痧更紫更黑,自此打坐时就没再出现过右跨有气机把我身体往左边推到45°的情况了。还有一次是下座后突然发现有根手指头的一截淤青了,然后给整个手来了个刮痧,同样是一堆痧出来,之后打坐手指就没再颤动了。】

禅触刚开始动的时候,那叫一个享受呀,说心里话,真的比按摩院按的还舒服,是一种享受了最高级按摩的感觉。后来,我想坐着乱动会影响周围的同修,那下面我就换立禅吧,立禅是站着的肯定不会动了,结果,站着立禅时全身动出了新境界——就是除了两脚神奇般的没动,其它能动的地方都动了,那动时身体倾斜的程度也是我平常所达不到的。

随着开始的享受,每天总动就有副作用了,那就是每天修行完就真的没一点力气了,道场的师兄们都笑说“你那个样子动一天肯定很累了!!!”有个好玩的事情可以告诉没体验过禅触的师兄们,那就是身体动时,不管怎么动,是举起手臂、挥舞手臂,颤动手指,翻转手臂,身体前倾后仰,头部晃动,脖子震动,反正不管肢体怎么动,它动完了还会自己回归原位。如果你打坐时手心朝上它动完落下时是手心朝下,但没一会它就自动给你翻个面让你恢复到最初打坐的精确姿势,你不恢复都不行。有一次有位师兄告诉我他认识的另一位师父说意想丹田就可以不动了,我问师父,师父说:“这样可以暂时不动,但气机上行就还是会动,这不是解决你禅触问题的根本方法。”

从道场禅修结束回家后,在自己房间打坐时会紧张,怕家人突然进房间看到我的禅触,怕吓到他们。记得有一次我正打坐呢,老妈突然推门就进来了,那时我正在发生着禅触现象,当时气机拧的我的头顶侧向左边下巴向右上方房顶的方向。虽然知道老妈进来了,但有强大的气在这里顶着,我也不能马上调整为正常姿态,所以就这样待着。老妈惊奇的说了句“哎呦,还能这样打坐呢”咣当一声巨响又关门离开了,而我又这样僵硬了半天待到顶着的那股子气没了头部才又自动归了位。自从有了禅触后,有时在不修行的时候,在走路或坐着的时候,在发愣或走神的时候,身体局部特别是胳膊也会自动的动起来,但幅度不像打坐时那样的大。

对治禅触

问:为什么?
上段插播结束再转回在道场的日子,发生禅触一些日子以后,师父教了我一个问“为什么”的对治方法。师父说一般要是遇到比较难解决的问题时可以用这个“参话头”的方法来试着解决一下。于是我就实践了这个方法,上座后观着动的地方心里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Why?”,“Why?”,“Why!!!”......随着这么问,身体里就会出现一个非固定线路带着你去找那些引起动的点,找到一个点观察,这个点消失后随着你的问又会带你去下个点......,因为我当时不觉得我的动是个问题,所以这个方法我也只是在道场的那段时间偶尔的修一修,离开道场后就没再修过。即使是这样修了没几次我的禅触还是得到了一些改善,虽然还在动,但动的没那么夸张了。

其他方法
就这么动到了去年夏天,夏天去道场时师父看我还是在动就慈悲的让我找一位师兄,让他教了我一种方法。此处省略100字。用此方法后,我的禅触又好了些,虽然还会动,但仅仅只是胳膊会动,其他肢体部分已不会再动了。

升起慈心
去年夏天在道场跟着师父禅修了1个多月,那期间有时不但是动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有两天一上座刚集中精神到修法上后背就有一股特别强大的力把我按的上身前俯90°的俯在盘着的两腿上,有一天下座后师父说“你睡的也太厉害了”,我说冤枉呀,我没睡,我1个小时都在修无我观呢,师父说那你修慈心定吧,于是后面在道场的时间里一直都专修慈心定,在那时才真正体会到啥是“真正的升起慈心”,原来以前修慈心时压根就没升起过慈心呀!就是在那段专修慈心定的日子里,在真正升起慈心的日子里,不但打坐时没有了禅触的现象,还消除了长久困顿着我但非可见的障碍,这个障碍是什么?秘密!但禅修结束离开道场后就没再体验过升起真正的慈心,当然亲爱的禅触肯定就又回来找我了!

心念处
今年春节前我自己独修了1个月,在那期间发生了逆转,之前禅触是享受所以即使知道对治的方法也没再专门的去对治,上座后都是该修什么修什么,它愿意动就动去,一直没再管它,只是心里会默默的希望随着修行它能自己好了。整个独修期间清清净净的,啥干扰都没有,跟闭关差不多了,但就这样的环境条件下,一天打坐时随着身体每动一下都同时爆发出无数个莫名的强烈的嗔心,于是赶快联系了师父告诉师父“我终于发现我的禅触是因为心紧张引起的,很多地方在心紧张时它都是关联的拼命抽紧着的,而且只要身体有地方动一点点就会引起让我无法忍受的嗔心”。师父说“很好,每天坚持不断,不要一曝十寒,抓紧观察与紧张相关的烦恼,观不到时还修你平时的修法”,我听师父的放下电话马上上座修了心念处,修完一座就给师父发了成果报告信息“师父,我座了一座观紧张疼痛点的嗔心,下座后感觉整个人没那么紧张了,两个肩膀也不像平时那样总耸起来了还不疼了,肩膀一松之前总疼的右跨也自动跟着松了,突然整个人有了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师父回复“日常也观”。那些天我除了上座修心念处,不修行时也总是观着心,这么一观真的是吓了一跳,早上起床,又是闭关一样的环境,本应该是最放松的时候,但居然观到就是刚起床才有点意识时心口窝就已经有一股莫名的嗔心在哪里了!晚上准备睡觉时躺到最舒服最放松的姿态后开始想检查一下身心状态,我勒个去,肩膀不停的抽紧,右肩头到右手腕外侧肉里面像是有个宽尼龙线一样的东西拉上弦一样的紧紧的拉呀拉,我默念放松,好像不听我的,我就默念“嗔心”一会胳膊里就好像有小气泡被挤破一样,有时我还好像能听到小气泡啪啪啪破了的声音。就这样在独修的日子里,身心状态好了很多,禅触还是有,只是好些又好些了,左臂动的少,只是左肩膀动和右臂在动了。

一曝十寒
话说时间已经到了今年的3月份,在三月份之前我已经受不了禅触了,实在是受不了了,因为此时打坐和不打坐时肩部和胳膊总想自己拉伸拉伸,拉伸到磨的我骨头都疼,此时的禅触已经是对我深深的折磨了。我联系了一位修白骨观修的很好的师兄,告诉了他我疼痛的现象,他说“你那是筋腱紧张导致的,久了关节容易不正,松开筋腱就没事了,坚持修行”。是呀,一般不懂修行的人都是一辈子在练紧张,但我这个得到法宝的人却总不能坚持修行那就只能慢慢浸泡在这苦海里细细品尝这苦果了。

小仙女疗法
3月29号偶尔见了位常驻道场师兄,她知道了我打坐还是会动就教了我用小木锤敲打法,走前和我说你这动光靠打坐什么时候才能通开呀!送走她后,那几天我也不打坐了!!每天从睁眼到闭眼前都在跟身体较劲。白天时间都在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按照要求对身体疼痛部位进行敲打,敲打后哪些平时感觉疼痛但按摩那个部位又找不到疼点的地方都敲打的显现出了病灶。在第一天敲打的过程中很少打嗝的我开始狂打嗝,像呕吐不止般的狂打嗝,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联系了教大家小木锤敲打法开中医馆的那位师兄,他们都叫她“小仙女师兄”,对,我看她就是小仙女。她说打嗝没事的,说明敲打有淤堵的地方通开了,要我悠着点分批次的敲,不要太着急和太用力了。那些天她慈悲的指导了我敲打,刮痧,艾灸的理疗方法。经过这样传统的理疗调整后身体整体轻松了,一直疼的右小臂不再疼了,身体经络严重的瘀堵也通开了不少。再打坐时,禅 触 没 了!!!禅 触 没 了!!!禅 触 没 了!!!

开心之余不忘拍了理疗后惨不忍睹的身体出痧照片发给家人和师兄看,我的亲弟弟看了照片后给我回了个“又自虐呢”,我却非常得意这样自虐后的胜利果实。后来在于一位师兄聊天中他突然说“见过身体堵的,但堵的这么厉害的还是头回见到,可见你之前的心理状况是怎样的”,听他这么一说我有些惊愕,我都不记得我以前了......想去回忆一下,但还没开始头就疼了。这几天有位师兄写的禅修体验文章里有一句“接触佛法后才感觉以前都白活了”,是的,累世的烦恼习气太重,真不敢想象要是我今生没遇到师父,没跟着师父修行佛法现在会是个什么样子?师父最近在给禅修班的学员开示中有这么一句“既然有了这个自制力,当下提起正念,这么做还可以”。【这句话是多么的重要,大家智慧大,自己体会吧】

理疗方法分享:
1、小木锤轻轻敲打在身体上找到痛点,然后在每个痛点敲64下(一遍64下,可多遍)。
2、敲打后待到敲打处无疼痛时可以对相关经络进行刮痧,继续疏通一下整个经络。
3、刮痧后可以再对出痧的地方进行艾灸,起到补气温经的作用。

禅触没了
历经2年左右我的无敌禅触终于没了,再打坐才体会到打坐时能静止不动是多幸福的事情呀!但是没舒服几天就发现理疗刚痛快一些的身体又开始自动拉紧了,专注的时候拉紧,睡觉时拉紧,总之各种情况下那些原来扭着劲疼痛的部位又开始默默的自动拉紧着!!!

心理问题
从一开始自己有了禅触就听师父开示说过这是心理问题造成的,原来也有位禅触时“练超高级瑜伽动作”的师兄通过禅修解决了对应心理问题从而不再禅触的例子。这几天听“随时正念对治烦恼”的开示,里面师父再次说了身体是受心支配的,身体的问题实际都是心理的问题。我的心理问题有哪些?都是什么呢?

受念处
不管了,先按师父录音里开示说的受念处的方法来对治身体的疼痛吧,于是马上上座修受念处,修第一座时有些疼痛点就像吹气球一样膨胀开了,有的地方疼的甚至心里还哎呦了起来,但随着觉知,它们就那样无常的消失了。

只是觉知
这些天都在修受念处,上座时观,不打坐时因为身体有些地方总自动抽紧的疼所以也只能假装精进的观察着它们,睡觉前1个小时也躺着去觉知着那些疼痛的点,躺着时可能因为不用盘腿了,腿部,胯骨,还有臀部上的发凉或疼痛的地方也能显示出来了,就这样观察着,这样觉知着,身体自动发紧的情况还有,但不是紧的那么厉害了,而且紧一会就能想起来去觉知它,一觉知它就松开些并总伴随着打嗝,这就是传说中的“照妖镜疗法”吗!那么只能被这个问题牵着强迫我这个懒人继续加油了!

小总结:
通过这2年的修行,身体自我调节变好了许多,因为多年伏案工作加上各种心理问题导致的脖子肩膀永远都是疼的问题基本没了;脖子后面大椎穴的那个大大的“富贵包”也消失不见了;之前大椎穴附近的皮肤不知什么时候都变成了麻麻点点的黑色,去医院看说是皮肤色素沉积,但实际懂中医的师兄说哪里是有问题的,现在这个问题也好多了。还有就是腿疼膝盖疼的问题也没有啦,最初学打坐时有一只腿是放不下去的,立着成45°,那时腿部肌肉摸着像水泥一样硬,但现在身体的肌肉摸着都是稀糊糊的柔软了。从性情方面来看就是脾气变好了很多,不容易生气了,也没生气的那个爆发力了。生活方面也有了些智慧,很多事情都看的开想的明白。因为身心是相关的,在修行过程中,对治身体问题后心理也自然好了些;对治心理问题后身体更是好多了。但修行主要是修心,不能偏执的着了身体的相,这点我始终不敢忘记。

最初开始学佛时有个比我学佛早的老朋友告诉我“学佛可以大变活人”,当时听着感觉好神奇,但现在理解了。修行就是个抽丝剥茧的过程,不知不觉人就改变了,刚开始好,中途有时会时好时坏,但总体都是好,只是好像要经受各种考验似的会有反复期。

但人生终究是纯大苦聚集,唯一离苦的办法就是修行解脱。禅触不是个事,也许此刻还有其他同修也有着同样的问题或被困扰住着。分享我的禅触经历愿大家都能顺利过关。



顶礼三宝
感恩释真胜师父多年无限慈悲的辛苦教导和各种帮助!
感恩近期释昌戒法师的法语甘露给予了我莫大的帮助!
感恩友爱温暖的师兄们一路相伴走来的相互激励和促进!
感恩父母在不能理解我为什么修行的情况下依然一直给予我爱的支持!
愿正法常久驻世利益更多苦难众生!
南无释迦摩尼佛,
南无释迦摩尼佛,
南无释迦摩尼佛。
[ 此帖被会敬在2018-04-22 11:43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