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搜索 银行
  • 2642阅读
  • 0回复

四分律藏记载佛教三藏最初形成的因缘

级别: 总版主
发帖
2674
铜币
3062
威望
700
贡献值
9
银元
0
好评度
0
尔时,世尊,在拘尸城末罗园娑罗林间般涅盘。诸末罗子,洗佛舍利已,以净劫贝裹,复持五百张叠次而缠之,作铁棺盛满香油,安舍利置中,以盖覆上,复作木椁,安铁棺着中,下积众香薪。时,末罗子中为标首者,持火然之,时,天即灭火。余大末罗子,展转皆以大炬然之,时,天亦皆灭之。
阿那律语末罗子:“不须乃尔疲苦,诸天灭汝等火。”
即问阿那律言:“大德,诸天何故灭火?”
答言:“摩诃迦叶在波婆、拘尸城,两国中间在道行,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彼作是念:‘我当得见未烧佛舍利否耶?’诸天知迦叶心如是念,以是故灭火。”
末罗子言:“大德阿那律,今便小停,遂彼诸天意。”
尔时,摩诃迦叶,在彼二国中间道行,与大比丘僧五百人俱。时,有异尼揵子,持世尊般涅盘时曼陀罗华在道行。
时,迦叶遥见而问言:“汝等从何所来?”
彼答言:“我从拘尸城来。”
复问言:“识我世尊否?”
答言:“识。”
复问“今故在世否?”
答言:“不在世。般涅盘来已七日,我从彼持此华来。”
时,迦叶闻之不悦,中有未离欲比丘,闻世尊已取涅盘,便自投乎地。譬如斫树根断树倒,此诸未离欲比丘亦复如是,啼哭而言:“善逝涅盘,何乃太早!世间明眼,何乃速灭!我曹所宗之法,何得便尽!”或有宛转在地,犹若圆木,此诸未离欲比丘,亦复如是,啼哭忧恼而言:“善逝涅盘何乃太早!”
尔时,有跋难陀释子在众中,语诸比丘言:“长老且止,莫大忧愁啼哭。我等于彼摩诃罗边得解脱。彼在时,数教我等,是应是不应,当作是不应作是,我等今者便得自任,欲作便作,欲不作便不作。”
时,大迦叶闻之不悦,即告诸比丘言:“且起,疾捉衣钵,时往及世尊舍利未烧当得见。”诸比丘闻迦叶言,即疾疾执持衣钵。
于是大迦叶,与五百人俱,往拘尸城已,出城渡酰兰若河,往天观寺,至阿难所语言:“阿难,我欲及世尊舍利未烧见之。”
阿难答言:“欲及世尊舍利未烧,而欲见之,难可得见。何以故?世尊舍利已洗浴,裹以新劫贝,复以五百张叠次而缠之,置在铁棺,盛满香油,着木椁中,下积众香薪,今垂欲烧之,是故难可得见。”
时,大迦叶渐前往佛舍利积所,棺椁即自开,世尊现足。时,大迦叶,见世尊足下轮相垢污,即问阿难:“世尊颜容端政身作金色,谁污足下轮相?”
阿难答言:“大德迦叶,女人心软,前礼佛时,泣泪堕上,手捉污世尊足。”
大迦叶闻之不悦,即礼世尊足,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私诸天大众亦皆礼佛足。时,世尊足还内棺中不现。时,大迦叶哀叹说偈遶棺七匝,火不烧自然。
时,大迦叶烧舍利已,以此因缘集比丘僧,告言:“我先在道行时,闻跋难陀语诸比丘,作如是言:‘长老且止,莫复愁忧啼哭,我等今于彼摩诃罗边得解脱。彼在世时,教呵我等,是应尔是不应尔,应作是不应作是,今我等已得自在,欲作便作,不作便不作。’我等今可共论法、毘尼,勿令外道以致余言讥嫌:‘沙门瞿昙法、律若烟,其世尊在时,皆共学戒,而今灭后无学戒者。’诸长老,今可料差比丘多闻智慧是阿罗汉者。”时,即差得四百九十九人,皆是阿罗汉多闻智慧者。
时,诸比丘言:“应差阿难在数中。”
大迦叶言:“勿以阿难在数中。何以故?阿难有爱、恚、怖、痴,有爱、恚、怖、痴,是故不应令在数中。”
时,诸比丘复言:“此阿难是供养佛人,常随佛行,亲从世尊受所教法。彼必处处疑问世尊,是故今者应令在数。”即便令在数。
诸比丘皆作是念:“我等当于何处集论法、毘尼,多饶饮食卧具无乏耶?”即皆言:“唯王舍城房舍饮食卧具众多,我等今宜可共往集彼论法、毘尼。”
时,大迦叶即作白:[大德僧听,此诸比丘为僧所差,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今往王舍城集共论法、毘尼,白如是。]作白已,俱往毘舍离。
时,阿难在道行,静处心自念言:“譬如新生犊子犹故饮乳,与五百大牛共行,我今亦如是学人有作者,而与五百阿罗汉共行。”
时,诸长老皆往毘舍离,阿难在毘舍离住,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私国王大臣种种沙门外道,皆来问讯,多人众集。
时,有跋阇子比丘,有大神力,已得天眼,知他心智,作如是念:“今阿难在毘舍离,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私国王大臣种种沙门外道,皆来问讯多人众集,我今宁可观察阿难,为是有欲无欲耶?”即便观察阿难,是有欲非是无欲。复念言:“我今当令其生厌离心。”将欲令阿难生厌离心,即说偈言:
 “静住空树下  心思于涅盘
  坐禅莫放逸  多说何所作?”
时,阿难闻跋阇子比丘说厌离已,即便独处精进不放逸寂然无乱,是阿难未曾有法。时,阿难在露地敷绳床夜多经行,夜过明相欲出时,身疲极,念言:“我今疲极,宁可小坐。”念已即坐,坐已方欲亚卧,头未至枕顷于其中间心得无漏解脱,此是阿难未曾有法。时,阿难得阿罗汉已,即说偈言:
 “多闻种种说  常供养世尊
   已断于生死  瞿昙今欲卧”
时,诸比丘,从毘舍离往王舍城作如是言:“我等先当作何等,为当先治房舍卧具,先论法、毘尼耶?”
皆言:“先当治房舍卧具。”即便治房卧具。
时,大迦叶以此因缘集比丘僧,中有陀酰罗迦叶作上座,长老婆婆那为第二上座,大迦叶为第三上座,长老大周那为第四上座。
时,大迦叶,知僧事,即作白:[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今集论法、毘尼,白如是。]
时,阿难即从坐起偏露右肩右膝着地合掌,白大迦叶言:“我亲从佛闻,忆持佛语:自今已去,为诸比丘舍杂碎戒。”
迦叶问言:“阿难,汝问世尊否,何者是杂碎戒?”
阿难答言:“时,我愁忧无赖,失不问世尊,何者是杂碎戒?”
时,诸比丘皆言:“来,我当语汝杂碎戒。”
中或有言除四波罗夷,余者是杂碎戒,或有言除四波罗夷十三事,余者皆是杂碎戒,或有言除四波罗夷十三事二不定法,余者皆是杂碎戒,或有言除四波罗夷十三事二不定法三十事,余者皆是杂碎戒,或有言除四波罗夷乃至九十事,余者皆是杂碎戒。
时,大迦叶告诸比丘言:“诸长老,今者众人言各不定,不知何者是杂碎戒。自今已去,应共立制:若佛先所不制,今不应制,佛先所制,今不应却,应随佛所制而学。”时,即共立如此制限。
大迦叶语阿难言:“汝于佛法中先求度女人得突吉罗罪,今应忏悔。”
阿难答言:“大德,此非我故作。摩诃波阇波提于佛有大恩,佛母命过长养世尊。大德迦叶,我今于此不自见有罪,以信大德故,今当忏悔。”
大迦叶复言:“汝令世尊三反请,汝作供养人,而言不作,得突吉罗罪,今当忏悔。”
阿难答迦叶言:“我不故作。为佛作供养人难,是故言不能耳。我于此中不自见有罪,以信大德故,今当忏悔。”
迦叶复言:“汝为佛缝僧伽梨,脚蹑而缝,得突吉罗罪,今应忏悔。”
阿难答言:“大德迦叶,非我慢而故作,更无人捉故尔耳。我于此不自见有罪,信大德故,今当忏悔。”
迦叶复言:“世尊欲取涅盘三反告汝,汝不请世尊住世若一劫若过一劫令无数人得利益,慈愍世间诸天人民令得安乐,汝得突吉罗罪,今应忏悔。”
阿难答言:“大德迦叶,非我故作。魔在我心,令我不请佛住世。我于此中不自见有罪,信大德故,今当忏悔。”
迦叶复言:“世尊在时,从汝索水,汝不与,得突吉罗罪,今应忏悔。”
阿难答言:“非我故作。时,有五百乘车从水中过,其水甚浊,恐世尊饮之作患,是故不与。”
迦叶复言:“汝但应与,若佛威神或复诸天能令水清净。”
阿难言:“我于此中不自见有罪,信大德故,今当忏悔。”
迦叶复言:“汝不问世尊,何者是杂碎戒,得突吉罗罪,今应忏悔。”
阿难言:“我非故作。时,我愁忧无赖失不问世尊,何者是杂碎戒。我于此中不自见有罪,信大德故,今当忏悔。”
迦叶复言:“汝不遮女人,令污佛足,得突吉罗罪,今应忏悔。”
阿难答言:“非我故作,女人心软礼佛足时,泣泪手污佛足,我于此中不自见有罪,信大德故,今当忏悔。”
时,大迦叶即作白言:[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今问优波离法、毘尼,白如是。]
时,优波离即作白僧:[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今令上座大迦叶问,我答,白如是。]
时,大迦叶即问言:“第一波罗夷,本起何处,谁先犯?”
优波离答言:“在毘舍离,须提那迦兰陀子初犯。”
“第二复本起何处?”
答言:“在王舍城,陀尼伽比丘陶师子初犯。”
复问:“第三本起何处?”
答言:“在毘舍离,婆裘河边比丘初犯。”
复问:“第四本起何处?”
答言:“在毘舍离,婆裘河边比丘初犯。”
复问:“第一僧残本起何处?”
答言:“在舍卫国,迦留陀夷初犯。”如是展转随所起处,如初分说。复问:“第一不定法本起何处?”答言:“在舍卫国,迦留陀夷初犯,第二亦尔。”复问:“尼萨耆本起何处?”答言:“在舍卫国六群比丘初犯。”如是展转亦如初分说。
复问:“初波逸提本起何处?”
答言:“在释翅瘦,象力释子比丘初犯。”如是展转如初分说。
复问:“波罗提提舍尼本起何处?”
答言:“在舍卫国,因莲花色比丘尼起。”第二第三第四如初分说。
复问:“第一众学法本起何处?”
答言:“在舍卫国,六群比丘初犯。”如是展转如初分说,比丘尼别戒如律所说。
复问:“最初听受大戒,本起何处?”
答言:“在波罗奈五比丘。”
复问:“最初听说戒在何处?”
答言:“在王舍城,为诸少年比丘。”
复问:“初听安居本起何处?”
答言:“在舍卫国,因六群比丘起。”
复问:“初自恣本起何处?”
答言:“在舍卫国,因六群比丘起。”如是展转问乃至毘尼增一。
时,彼即集比丘一切事并在一处,为比丘律;比丘尼事并在一处,为比丘尼律;一切受戒法集一处为受戒犍度;一切布萨法集一处,为布萨犍度;一切安居法集一处,为安居犍度;一切自恣法集一处,为自恣犍度;一切皮革法集一处,为皮革犍度;一切衣法集一处,为衣犍度;一切药法集一处,为药犍度;一切迦絺那衣法集一处,为迦絺那衣犍度。二律并一切犍度、调部毘尼、增一都集为毘尼藏。(律藏)
时,大迦叶即作白:[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今问阿难法、毘尼,白如是。]
时,阿难即复作白:[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今令大迦叶问,我答,白如是。]
大迦叶即问阿难言:“梵动经在何处说,增一在何处说,增十在何处说,世界成败经在何处说,僧只陀经在何处说,大因缘经在何处说,天帝释问经在何处说?”
阿难皆答,如长阿含说。
彼即集一切长经,为长阿含;一切中经,为中阿含;从一事至十事从十事至十一事,为增一;杂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私诸天杂帝释杂魔杂梵王,集为杂阿含。如是生经、本经、善因缘经,方等经、未曾有经、譬喻经,优婆提舍经、句义经,法句经、波罗延经,杂难经、圣偈经,如是集为杂藏。(经藏)
有难无难系相应作处,集为阿毘昙藏(论藏)。
时,即集为三藏。
四分律卷第五十四
描述
快速回复

您目前还是游客,请 登录注册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验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