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搜索 银行
  • 4498阅读
  • 3回复

人施设论

级别: 学士
发帖
706
铜币
734
威望
108
贡献值
1
银元
0
好评度
0
人施设论
皈依彼世尊 阿罗汉 正等正觉者
一人施设
 

1.什么人是时解脱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以适当时问,用(名)身证得八解脱之後而住,以(道)智看到之後,他的一些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时解脱者」。
2.什么人是无时解脱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实在不是以适当时问,用(名)身证得八解脱之後而住,而是以(道)智看到之後,他的诸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无时解脱者」。所有的圣人在圣解脱里都是无时解脱者。
3.什么人是动法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诸色俱行或无色俱行定的得利者,他既是不随欲得、不容易得、不顺利得,又不能在想要的地方、想要的方法及想要的时问(随意)入定和出定。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一对於那个人来说,因为放逸的原因,那些定会摇动一这个人被称为「动法者」。
4.什么人是不动法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诸色俱行或无色俱行定的得利者,他既是随欲得、容易得、顺利得,又能在喜欢的地方、喜欢的方法及喜欢的时问(随意)入定和出定。这种情况不会有机会一对於那个人来说,因为放逸的原因,那些定会摇动一这个人被称为「不动法者」所有的圣人在圣解脱中都是不动法者。
5.什么人是退法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诸色俱行或无色俱行定的得利者,他既是不随欲得、不容易得、不顺利得,又不能在想要的地方、想要的方法及想要的时问(随意〉入定和出定。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一那个人因为放逸的原因,他会从那些定退离一这个人被称为「退法者」
6.什么人是不退法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诸色俱行或无色俱行定的得利者,他既是随欲得、容易得、顺利得,又能在想要的地方、想要的方法及想要的时问(随意)入定和出定。这种情况不会有机会一那个人因为放逸的原因,会从那些定退离。这个人被称为「不退法者」。所有的圣人在圣解脱中都是不退法者。
7.什么人是思不能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诸色俱行或无色俱行定的得利者,他既是不随欲得、不容易得、不顺利得,又不能在想要的地方、想要的方法及想要的时间(随意)入定和出定。假如他随思的话,不会从那些定退离;假如他不随思的话,会从那些定退离一这个人被称为「思不能者」
8.什么人是护不能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诸色俱行或无色俱行定的得利者,他既是不随欲得、不容易得、不顺利得,又不能在想要的地方、想要的方法及想要的时间(随意)入定和出定。假如他随护的话,不会从那些定退离;假如他不随护的话,会从那些定退离一这个人被称为「护不能者」。
9.什么人是凡夫呢?
  哪个人的三结既没被舍断,又没有为了舍断那些法而修行一这个人被称为「凡夫」。
10.什么人是种性者呢?
  因为那些法的无间(修习)而出现圣法,因为具足那些法一这个人被称为「种性者」。
11.什么人是布畏止息者呢?
  七个有学和那些具有持戒的凡夫是怖畏止息者。阿罗汉是不怖畏止息者。
12.什么人是不能行者呢?
  哪些人具足业障、具足烦恼障、具足果报障、不信、无希望、劣慧、鲁钝,在诸善法中不能进入正性决定一这些人被称为「不能行者」。
13.什么人是能行者呢?
  哪些人不具足业障、不具足烦恼障、不具足果报障、有信、希望、具慧、不鲁钝,在诸善法中能进入正性决定一这些人被称为「能行者」。
14.什么人是确定者呢?
  五种人(具足)无间(业)和那些持有邪见的人是确定者,八种圣人是确定者。剩下的人是不确定者。
15.什么人是向道者呢?
  具足道的四种人是向道者,具足果的四种人是住果者(住立在果上)。
16.什么人是同首者呢?
  哪个人的漏灭尽和命灭尽是不前不後(同时)一这个人被称为「同首者」。
17.什么人是住劫者呢?
  这个人为了作证预流果而修行,而且应是劫的被燃烧时间,在这个人未作证预流果之前,劫不会被燃烧一这个人被称为「住劫者」。所有具足道的人都是住劫者。
18.什么人是圣者呢?
  八个圣人是圣者,其余的人是非圣者。
19.什么人是有学呢?
  具足道的四种人和具足果的三种人是有学。阿罗汉是无学,其余的人既不是有学也不是无学。
20.什么人是三明者呢?
  具足三明的人是「三明者」
21.什么人是六通者呢?
  具足六神通的人是「六通者」。
22.什么人是正等正觉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在以前还未听闻的诸法中,自己彻底了解诸谛,在那里既得到一切智性,而且在诸力中得自在一这个人被称为「正等正觉者」。
23.什么人是独正觉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在以前还未听闱的诸法中,自己彻底了解诸谛,在那里既没有得到一切智性,而且没在诸力中得自在一这个人被称为「独正觉者」。
24.什么人是双分解脱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以(名)身证得八解脱之後而住,以(道)智看到之後,他的诸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双分解脱者」。
25.什么人是慧解脱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实在不是以(名)身证得八解脱之後而住,而是以(道)智看到之後,他的诸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慧解脱者」。
26.什么人是身证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以(名)身证得八解脱之後而住,以(道)智看到之後,他的一些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身证者」
27.什么人是见至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如实地了知「这是苦」;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以他的智慧彻见和实践了如来所教的法,以智慧看到之後,他的一些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见至者」。
28.什么人是信解脱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如实地了知「这是苦」;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以他的智慧彻见和实践了如来所教的法,以智慧看到之後,他的一些漏完全被灭尽,但是不同於见至者一这个人被称为「信解脱者」。
29.什么人是随法行者呢?
  哪个人为了作证预流果而修行者的慧根是非常强,他修习带领慧、以慧为前行的圣道一这个人被称为「随法行者」。为了作证预流果而修行的人是随法行者,
住果者是见至者。
30.什么人是随信行者呢?
  哪个人为了作证预流果而修行者的信根是非常强,他修习带领信、以信为前行的圣道一这个人被称为「随信行者」。为了作证预流果而修行的人是随信行者,住果者是信解脱者。
31.什么人是极七次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完全灭尽三结而成为预流者,不堕恶趣、决定、趋向究竟正觉。他在天和人间轮回流转七次之後,苦的作尽一这个人被称为「极七次
者」。
32.什么人是家家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完全灭尽三结而成为预流者,不堕恶趣、决定、趋向究竟正觉。他轮回流转二或三家之後,苦的作尽一这个人被称为「家家者」。
33.什么人是一种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完全灭尽三结而成为预流者,不堕恶趣、决定、趋向究竟正觉。他只一次转生人类之後,苦的作尽一这个人被称为「一种者」。
34.什么人是一来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完全灭尽三结、薄贪瞋痴性而成为一来者。只要来这个世间一次後,苦的作尽一这个人被称为「一来者」。
35.什么人是不还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完全灭尽五下分结而成为化生者,在那里完全寂灭了,不会从那个世界回来一这个人被称为「不还者」。
36.什应人是中圆寂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完全灭尽五下分结而成为化生者,在那里完全寂灭了,不会从那个世界回来,他在被生之後,或者还未到达寿量的中问,为了最上结的舍断,而使得生起圣道一这个人被称为「中圆寂者」。
37.什么人是生圆寂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完全灭尽五下分结而成为化生者,在那里完全寂灭了,不会从那个世界回来,他超过寿量的中间之後,或者接近死时,为了最上结的舍断,而使得生起圣道一这个人被称为「生圆寂者」。
38.什么人是无行圆寂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完全灭尽五下分结而成为化生者,在那里完全寂灭了,不会从那个世界回来,他为了最上结的舍断,以无行使得生起圣道一这个人被称为「无行圆寂者」。
39.什么人是有行圆寂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完全灭尽五下分结而成为化生者,在那里完全寂灭了,不会从那个世界回来,他为了最上结的舍断,以有行使得生起圣道一这个人被称为「有行圆寂者」。
40.什么人是上流至色究竟天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完全灭尽五上分结而成为化生者,在那里完全寂灭了,不会从那个世界回来,他从无烦天死後去到无热天,从无热天死後去到善现天,从善现天死後去到善见天,从善见天死後去到色究竟天,在色究竟天为了最上结的舍断而使得生起圣道一这个人被称为「上流至色究竟天者」。
41.什么人是预流者和为了作证预流果而修行呢?
  为了舍断三结而修行的人是为了作证预流果而修行者。哪个人的三结已被灭尽了一这个人被称为「预流者」。
42.为了淡薄欲贪、瞋恨而修行的人是为了作证一来果而修行者。哪个人的欲贪、瞋恨是淡薄性一这个人被称为「一来者」。
43.为了完全的舍断欲贪、瞋恨而修行的人是为了作证不还果而修行者。哪个人的欲贪、瞋恨是完全的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不还者」。
44.为了完全的舍断色贪、无色贪、慢、掉举、无明而修行的人是为了作证阿罗汉果而修行者。哪个人的色贪、无色贪、慢、掉举、无明是完全的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阿罗汉」
 

二人施设
 

45.什么人是忿怒者呢?在其中什么是忿怒呢?
  哪个忿怒、激怒、激怒性、瞋、污秽、污秽性、瞋害、恼害、恼害性、敌对、敌意、凶暴、鲁莽、心的不可意性一这个被称为忿怒。哪个人的这个忿怒未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忿怒者」。
46.什么人是瞋恨者呢?在其中什么是瞋恨呢?
   忿怒在前,瞋恨在后。哪个就像这个样子的瞋恨、时常瞋恨、时常瞋恨性、固定·放置、确立、结合在一起、纠缠不清、根深蒂固一这个被称为「瞋恨」。哪个人的这个瞋恨未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瞋恨者」。
47.什么人是覆盖者呢?在其中什么是覆盖呢?
  哪个覆盖、时常覆盖、时常覆盖性、冷酷(无意义)、做冷酷的事(做无意义的事)一这个被称为覆盖。哪一个的这个覆盖未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覆

盖者」。
48.什么人是欺瞒者呢?在其中什么是欺瞒呢?
  哪个欺瞒、时常欺瞒、时常欺瞒性、食草者、争论处、打仗、不放弃一这个被称为欺瞒。哪个人的这个欺瞒未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欺瞒者」。
49.什么人是嫉妒者呢?在其中什么是嫉妒呢?
  在别人得到、恭敬、尊重、敬意、礼拜、供养上,有任何嫉妒、时常嫉妒、时常嫉妒性、严重嫉妒、时常严重嫉妒、时常严重嫉妒性一这个被称为嫉妒。哪个人的这个嫉妒未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嫉妒者」。
50.什么人是悭贪者呢?在其中什么是悭贪呢?
  有五种悭贪:住所悭贪、族姓悭贪、得到悭贪、容貌(称赞)悭贪、法悭贪。任何就像这个样子的悭贪、时常悭贪、时常悭贪性、贪、贪婪、刻薄、心没有防护性一这个被称为贪。哪个人的这个悭贪未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悭贪者」。
51.什磨人是狡诈者呢?在其中什么是狡诈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狡诈和完全狡诈。在其中那种狡诈、邪恶、谄曲、欺诈、粗糙、虚伪、假装一这个被称为狡诈。哪个人的这个狡诈未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狡诈者」。
52.什么人是伪善者呢?在其中什么是伪善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以身行恶行,以语行恶行,以意行恶行之後,那个人为了覆盖原因而怀有恶欲望一想要「不要知道我」,思惟「不要知道我」,说话「不要知道我」,以身表达「不要知道我」。任何就像这个样子的伪善、伪善性、超过、欺瞒、伪瞒、散布、秘匿、隐瞒、完全隐瞒、覆藏、完全覆藏、没有阐述、没有打开、掩盖、恶行一这个被称为伪善。哪个人的这个伪善未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伪善者」。
53.什么人是无惭者呢?在其中什么是无惭呢?
  那个应羞而没有羞的人,没有羞於诸恶不善法的违犯一这个被称为无惭。具足这个无惭的人是「无惭者」。
54.什么人是无愧者呢?在其中什么是无愧呢?
  那个应愧而没有愧的人,没有愧於诸恶不善法的违犯一这个被称为无愧。具足这个无愧的人是「无愧者」。
55.什么人是恶口者呢?在其中什么是恶口性呢?
  当被如法说时,是不受谏、恶口、恶口性、采取敌对、喜欢敌对、不尊敬、不尊敬性、不恭敬性、不顺从性一这个被称为恶口性。具足这恶口性的人是「恶口者」
56.什么人是恶友呢?在其中什么是恶友性呢?
  那些人是不信、劣戒、少闻性、悭吝、恶慧,而对他们有那种亲近、实行、一起亲近、亲昵、一起亲昵、信仰、一起信仰、崇拜一这个被称为恶友性。具足这恶友性的人是「恶友」
57.什么人是在诸根门上不保护呢?在其中什么是在诸根门上不保护性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以眼看到色之後,执取相、执取微细相。就是这个原因,诸贪忧、恶不善法渗透不保护眼根而住的人,没有修习那种防护,没有守护眼根,在眼根上没有到达防护。
  以耳听到声音之後,乃至…以鼻嗅到香之後,乃至…以舌尝到味之後,乃至…以身接触到触(觉)之後,乃至…以意了知法之後,执取相、执取微细相。就是这个原因,诸贪忧、恶不善法渗透不保护意根而住的人,没有修习那种防护,没有守护意根,在意根上没有到达防护一这个被称为在诸根门上不保护性。在诸根上具足这不保护性的人是「在诸根门上是不保护者」。
58.什么人是在饮食上不知量者呢?在其中什么是在饮食上不知量性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没有如理省思食用食物一为了好玩、为了骄逸、为了打扮、为了迷人,在其中有任何不知足性、不知量性、在饮食上没有省思一这个被称为在饮食上不知量性。在饮食上具足这不知量性的人是「在饮食上不知量者」。
59.什么人是失念者呢?在其中什磨是失念呢?
  哪种无念、无随念、无专念、无忆念性、无受持性、恍惚性、失念性一这个被称为失念。具足这失念的人是「失念者」。
60.什么人是无正知者呢?在其中什么是无正知呢?
  哪种无智、无见、不觉悟、不随觉、不正觉、不通达、心不集中、不深入、不正确考察、不省察、缺乏省察的行为、劣慧、愚钝、不正知、愚痴、蒙昧、强烈的痴、无明的瀑流、无明的轭、无明的随眠、无明的烦恼、无明的障碍、愚痴、不善根一这个被称为无正知。具足这无正知的人是「无正知者」
61.什么人是戒失坏者呢?在其中什么是戒失坏呢?
  身的违犯、口的违犯、身口的违犯一这个被称为戒失坏。所有的恶戒都是戒失坏。具足这戒失坏的人是「戒失坏者」。
62.什么人是见失坏者呢?在其中什么是见失坏呢?
 「没有布施、没有供养、没有祭祀、没有诸善恶业的异熟果报、没有这个世界、没有他方世界、没有妈妈、没有爸爸、没有化生的有情、在世界上没有正行正道的诸沙门婆罗门,他们自己证知这个世界和他方世界、作证之後而宣说」。任何就像这个样子的见。走到见里头、见的稠林、见的沙漠、见的歪曲、见的纷争、见的系缚、执见、领受、执持、取著、崎路、邪道、邪恶性、外道的所依处、颠倒而拿一这个被称为见失坏。所有的邪见都是见失壤。具足这见失壤的人是「见失壤者」。
63.什磨人是内结者呢?
  哪个人的五下分结未被舍断—这个人被称为「内结者」。
64.什磨人是外结者呢?
  哪个人的五上分结未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外结者」。
65.什么人是无忿怒者呢?在其中什么是忿怒呢?
  哪个忿怒、激怒、激怒性、镇、汚秽、汚秽性、危害、日常危害、时常危害性、敌对、敞意、凶暴、鲁莽、心的不可意性一这个被称为忿怒。哪个人的这个忿怒已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无忿怒者」。
66.什么人是无瞋恨者呢?在其中什么瞋恨呢?
  忿怒在前,瞋恨在後,任何像这个样子的瞋恨、时常瞋恨、时常瞋恨性、固定、放置、确立、结合在一起、绑在一起、根深蒂固一这个被称为瞋恨。哪个人的这个瞋恨已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无瞋恨者」。                       
67,什么人是无覆盖者呢?在其中什么是覆盖呢?
  哪种覆盖、时常覆盖、时常覆盖性、冷酷、冷酷的行为一这个被称为覆盖。哪个人的这个覆盖已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无覆盖者」。
68.什么人是无欺瞒者呢?在其中什么是欺瞒呢?
  哪种欺瞒、时常欺瞒、时常欺瞒性、食草者、争论处、打仗、不放弃一这个被称为欺瞒。哪个人的这个欺瞒已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无欺瞒者」
69.什么人是无嫉妒者呢?在其中什么是嫉妒呢?
  对别人得到、恭敬、尊重、敬意、礼拜、供养上,有任何嫉妒、时常嫉妒、时常嫉妒性、严重嫉妒、时常严重嫉妒、时常严重嫉妒性一这个被称为嫉妒。哪个人的这个嫉妒已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无嫉妒者」。
70.什么人是无悭贪者呢?在其中什么是悭贪呢?
  有五种悭贪:住所悭贪、族姓悭贪、得到悭贪、容貌(称赞)悭贪、法悭贪。任何像这样子的悭贪、时常悭贪、时常悭贪性、贪、贪婪、刻薄、心没有防护性一这个被称为惶贪。哪个人的这个悭贪已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无悭贪者」。
71.什么人是无狡诈者呢?在其中什么是狡诈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狡诈和完全狡诈。在其中那种狡诈、邪恶、谄曲、欺诈、粗糙、虚伪、假装一这个被称为狡诈。哪个人的这个狡诈已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无狡诈者」。
72.什么人是无伪善者呢?在其中什么是伪善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以身行恶行,以语行恶行,以意行恶行之後,那个人为了覆盖原因而怀有恶欲望一想要「不要知道我」,思惟「不要知道我」,说话「不要知道我」,以身表达「不要知道我」。任何像这个样子的伪善、伪善性、超过、欺瞒、伪瞒、散布、秘匿、隐瞒、完全隐瞒、覆藏、完全覆藏、没有阐述、没有打开、掩盖、恶行一这个被称为伪善。哪个人的这个伪善已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无伪善者」。
73.什么人是惭者呢?在其中什么是惭呢?
  那个应羞而有羞的人,羞於诸恶不善法的违犯一这个被称为惭。具足这些惭的人是「惭者」。
74.什么人是愧者呢?在其中什么是愧呢?
  那个应愧而有愧的人,愧於诸恶不善法的违犯一这个被称为愧。具足这些愧的人是「愧者」。
75.什么人是善口者呢?在其中什么是善口性呢?
  当被如法说时,是受谏、善口、善口性、不采取敌对、不喜欢敌对、尊敬、尊敬性、恭敬性、顺从性一这个被称为善口性。具足这善口性的人是「善口者」。
76.什么人是善友呢?在其中什么是善友性呢?
  那些人是信、具有戒、多闻、具有施舍、具有慧,而对他们有那种亲近、实行、一起亲近、亲昵、一起亲昵、信仰、一起信仰、崇拜一这个被称为善友性。具足这善友性的人是「善友」。
77.什么人是在诸根门上保护者呢?在其中什么是在诸根门上保护性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以眼看到色之後,不执取相、不执取微细相。就是这个原因,诸贪忧、恶不善法渗透不保护眼根而住的人,修习那种防护,守护眼根,在眼根上到达防护。
  以耳听到声音之後,乃至…以鼻嗅到香之後,乃至…以舌尝到味之後,乃至…以身接触到触(觉)之後,乃至…以意了知法之後,不执取相、不执取微细相。就是这个原因,诸贪忧、恶不善法渗透不保护意根而住的人,修习那种防护,守护意根,在意根上到达防护一这个被称为在诸根门上保护性。在诸根上具足这保护性的人是「在诸根门上保护者」
78.什么人是在饮食上知量者呢?在其中什么是在饮食上知量性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如理省思食用食物一既不是为了好玩、也不是为了骄逸、打扮、迷人,仅仅只是为了这个身体的住续维持,为了停止(饥饿)的伤害,为了支持(清净)的梵行。如此,我将灭除旧的(饥饿)苦受,又不令新的(太饱的苦)受产生,我将维持生命,不(因饥饿而引生)过失而且生活安乐。在其中有任何知足性、知量性、在饮食上省思一这个被称为在饮食上知量性。在饮食上具足这知量性的人是「在饮食上知量者」。
79.什么人是念现前者呢?在其中什么是念呢?
  任何念是随念、卑念、忆念性、受持性、不恍惚性、不失念性;念、念根、念力、正念一这个被称为念。具足这念的人是「念现前者」
80.什么人是正知者呢?在其中什么是正知呢?
  哪种慧、知识、调查、考察、法的拣择、观察、识别力、精察、贤明、善巧、伶俐、审思、思惟、观察、明智、智慧、指导者、洞察力、正智、刺棒、慧根、慧力、慧的剑、慧的宫殿、慧的光明、慧的光泽:慧的灯火、慧的宝石、无痴、择法、正见一这个被称为正知。具足这正知的人是「正知者」。
81.什么人是戒具足者呢?在其中什么是戒具足呢?
  身的不违犯、口的不违犯、身口的不违犯一这个被称为戒具足。所有的戒律仪都是戒具足。具足这戒具足的人是「戒具足者」。
82.什么人是见具足者呢?在其中什么是见具足呢?
  「有布施、有供养、有祭祀、有诸善恶业的异熟果报、有这个世界、有他方世界、有妈妈、有爸爸、有化生的有情、在世界上有正行正道的诸沙门婆罗门,他们自己证知这个世界和他方世界,作证之後而宣说」。就像这个样子的那种慧、知,乃至…没有痴、法的检择、正见一这个被称为见具足。所有的正见都是见具足。具足这见具足的人是「见具足者」。
83.哪二种人是在世间上难得者呢,?
  哪个先施恩者和哪个知恩感恩者一这二种人是在世间上难得者。
84.哪二种人是难被满足者呢?
  哪个放置任何已得到的和舍弃任何已得到的,这二种人是「难被满足者」
85.哪二种人是易被满足者呢?
  哪个人不放置已得到的和哪个不拾弃已得到的,这
二种人是「易被满足者」
86.哪二种人的诸漏会增长呢?
  哪个人後悔不应後悔的(地方),和哪个人不後悔应後悔的(地方)一这二种人的诸漏会增加。
87.哪二种人的诸漏不会增长呢?
  哪个人不後悔不应後悔的(地方),和哪个後悔应後悔的(地方)一这二种人的诸漏不会增长。
88.什么人是劣意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恶戒、恶法者,他亲近、奉侍、尊敬其他的恶戒、恶法者一这个人被称为「劣意者」。
89.什么人是胜意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具有戒、善法者,他亲近、奉侍、尊敬其他的有戒、善法者一这个人被称为「胜意者」。
90.什么人是被满足者呢?
  独觉和如来的声闻、阿罗汉们是被满足者。正等正觉者是被满足者和令他满足者。
 

三人施设
 

91.什磨人是无希望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恶戒、恶法、不净、疑行者、作隐密的行为、非沙门而自称为沙门、非梵行而自称为梵行、里面腐败、排泄、污秽生起。他听到:「真的,某某比丘,由於诸漏的灭尽,而无漏心解脱、慧解脱,就在现法中自己证知、作证、具足之後而住。」他没有如此的想法:「什么时候我也会由於诸漏的灭尽,而无漏心解脱、慧解脱,就在现法中自己证知、作证、具足之後而住呢?」一这个人被称为「无希望者」
92.什么人是希望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有戒、善法者。他听到:「真的,某某比丘,由於诸漏的灭尽,而无漏心解脱、慧解脱,就在现法中自己证知、作证、具足之後而住。」他有如此的想法:「什么时候我也会由於诸漏的灭尽,而无漏心解脱、慧解脱,就在现法中自己证知、作证、具足之後而住呢?」一这个人被称为「希望者」
93.什么人是离希望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诸漏的灭尽,而无漏心解脱、慧解脱,就在现法中自己证知、作证、具足之後而住。他听到:「真的,某某比丘,由於诸漏的灭尽,而无漏心解脱、慧解脱,就在现法中自己证知、作证、具足之後而住。」他没有如此的想法:「什么时候我也会由於诸漏的灭尽,而无漏心解脱、慧解脱,就在现法中自己证知、作证、具足之後而住呢?」这是什么原因呢?当以前还未解脱时,希望已经解脱,那个(希望)已经止息了一这个人被称为「离希望者」
94.在这里,哪三种譬喻病的人呢?
三种病人是:
  在这里有一种病人,得到适当食物或没得到适当食物;得到适当药物或没得到适当药物;得到合适看护或没得到合适看护,那个病就是不能起色。
  在这里有一种病人,得到适当食物或没得到适当食物;得到适当药物或没得到适当药物;得到合适看护或没得到合适看护,那个病能起色。
  在这里有一种病人,得到适当食物,不是没得到;得到适当药物,不是没得到;得到合适看护,不是没得到,那个病能起色。
  然後这个病人得到适当食物,不是没得到;得到适当药物,不是没得到;得到合适的看护,不是没得到,那个病会起色,因为这个病,病的食物被世尊允许、病的药物被允许、病的看护被允许。因为这个病,其他的病也应被看护。
  就像这样,有这三种譬喻病的人存在世界上。哪三种呢?在这里有一种人得见如来或不得见如来;得听闻如来所说的法律或不得听闻如来所说的法律,在诸善法中就是不能进入正性决定。
  在这里有一种人得见如来或不得见如来;得听闻如来所说的法律或不得听闻如来所说的法律,在诸善法中进入正性决定。
  在这里有一种人得见如来,不是不得(见);得听闻如来所说的法律,不是不得(听闻),在善法中进入正性决定。
  然後这个人得见如来,不是不得见;得听闻如来所说的法律,不是不得听闻,在诸善法中进入正性决定,因为这个人,法的教导被世尊允许,因为这个人,其他人也应被教导法。有这三种譬喻病的人存在世界上。
95.什么人是身证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以(名)身证得八解脱之後而住,以智慧看见之後,他的一些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身证者」。
96.什么人是见至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如实地了知「这是苦」;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以他的智慧彻见和实践了如来所教的法,以智慧看见之後,他的一些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见至者」。
97.什么人是信解脱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乃至…以他的智慧彻见和实践了如来所教的法,以智慧看见以後,他的一些漏完全被灭尽,但是不同於见至者一这个人被称为「信解脱者」。
98.什么人是责语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妄语者一当走到大众,或走到人群中,或走到亲属中,或走到法庭中问,或走到王家中,带来当证人被质问时一「喂!人,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他不知道而说「我知道」或知道而说「我不知道」;没见到而说「我见到」或见到而说「我没见到」。如此为了自己的原因、为了别人的原因或为了少数利益的原因而故意说妄语者一这个人被称为「粪语者」。
99.什么人是花语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舍断妄语之後,成为离妄语者一当走到大众,或走到人群中,或走到亲属中,或走到法庭中,或走到王家中,带来当证人被质问时一「喂!人,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他不知道就说「我不知道」或知道就说「我知道」;没见到就说「我没见到」或见到就说「我见到」。如此为了自己的原因、为了别人的原因或为了少数利益的原因而不故意说妄语者一这个人被称为「花语者」
100.什么人是蜜语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说话柔和、悦耳、可爱、深入心坎里、优雅、众人听到会喜欢、众人听到会合意,说像那样子话的人一这个人被称为「蜜语者」。
101.什么人是心譬喻漏疮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时常忿怒、许多恼害,当稍微地被说时生气、怒、瞋害、敌对,明显表现出忿怒、瞋和不满。例如恶漏疮用木棒或砂砾磨擦,带来更大的漏泄,就像这样,在这里有一种人时常忿怒、许多恼害,当稍微地被说时,生气、怒、瞋害、敌对,明显表现出忿怒、瞋和不满一这个人被称为「心譬喻漏疮者」
102.什么人是心譬喻电光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如实地了知「这是苦」;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例如一个有眼的人,在黑
夜的电光中,可以见到东西,就像这样,在这里有一种人,如实地了知「这是苦」;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
向灭苦之道」一这个人被称为「心譬喻电光者」。
103.什么人是心譬喻金钢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诸漏的灭尽,而无漏心解脱、慧解脱,就在现法中自己证知、作证、具足之後而住。例如宝石或石头对於金钢而言是没有任何不能切断的,说像这样,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诸漏的灭尽,而无漏心解脱、慧解脱,就在现法中自己证知、作证、具足之後而住一这个人被称为「心譬喻金钢者」
104.什么人是盲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没有像那样子的眼睛一用像这样子的眼睛会得到还未得到的财产,或会增加已得到的财产;没有像那样子的眼睛一用像这样的眼睛,会知道诸善、不善法,会知道诸有罪、无罪法,会知道诸劣、胜法,会知道诸黑白相随之法一这个人被称为「盲者」。
105.什么人是一眼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有像那样子的眼睛一用像这样子的眼睛会得到还未得到的财产,或会增加已得到的财产;没有像那样子的眼睛一用像这样的眼睛,会知道诸善、不善法,会知道诸有罪、无罪法,会知道诸劣、胜法,会知道诸黑白相随之法一这个人被称为「一眼者」。
106.什么人是两眼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有像那样子的眼睛一用像这样子的眼睛会得到还未得到的财产,或会增加已得到的财产;有像那样子的眼睛一用像这样的眼睛,会知道诸
善、不善法,会知道诸有罪、无罪法,会知道诸劣、胜法,会知道诸黑白相随之法一这个人被称为「两眼者」。
107.什么人是倒慧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为了在比丘们的面前听闻法,而时常的去僧园。比丘们对他教导法,初善、中善、後善、有义、有文、完全圆满、清净、说明梵行。
  他坐在那个座位上,对於那个话既不思维初,又不思维中,又不思维後。从那个座位起来,对於那个话既不思维初,又不思维中,又不思维後。
  例如颠倒的水瓶,在那个地方灌入水会倒流,不会停留(在水瓶内);就像这样,在这里有一种人,为了在比丘们的面前听闻法,而时常的去僧园。比丘们对他教导法,初善、中善、後善、有义、有文、完全圆满、清净、说明梵行。
  他坐在那个座位上,对於那个话既不思维初,又不思维中,又不思维後。从那个座位起来,对於那个话既不思维初,又不思维中,又不思维後一这个人被称为「倒慧者」。
108.什么人是膝慧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为了在比丘们的面前听闻法,而时常的去僧园。比丘们对他教导法,初善、中善、後善、有义、有文、完全圆满、清净、说明梵行。
  他坐在那个座位上,对於那个话既思维初,又思维中,又思维後。从那个座位起来,对於那个话既不思维初,又不思维中,又不思维後。
  例如种种的硬食被散落在人的膝盖上一胡麻、米、糖果、枣子,当他正从那个座位起来,因为失念,而会使得散落;就像这样,在这里有一种人,为了在比丘们的面前听闻法,而时常的去僧园。比丘们对他教导法,初善、中善、後善、有义、有文、完全圆满、清净、说明梵行。
  他坐在那个座位上,对於那个话既思维初,又思维中,又思维後。从那个座位起来,对於那个话既不思维初,又不思维中,又不思维後一这个人被称为「膝慧者」。
109.什么人是广慧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为了在比且们的面前听闻法,而时常的去僧园。比丘们对他教导法,初善、中善、後善、有义、有文、圆满、清净、说明梵行。
他坐在那个座位上,对於那个话既思维初,又思维中,又思维後。从那个座位起来,对於那个话既思维初,又思维中,又思维後。
例如直立的水瓶,在那个地方灌入水会停留(在水瓶内),而不会倒流(出来);就像这样,在这里有一种人,为了在比丘们的面前听闻法,而时常的去僧园。比丘们对他教导法,初善、中善、後善、有义、有文、完全圆满、清净、说明梵行。
他坐在那个座位上,对於那个话既思维初,又思维中,又思维後。从那个座位起来,对於那个话既思维初,又思维中,又思维後一这个人被称为「广慧者」。
110.什么人是在诸欲和诸有上未离欲者呢?
预流、一来者一这些人被称为「在诸欲和诸有上未离欲者」。
111.什么人是在诸欲上离欲,在诸有上未离欲者呢?
一来者一这个人被称为「在诸欲上离欲,在诸有上未离欲者」。
112.什么人是在诸欲上和诸有上离欲者呢?
阿罗汉-这个人被称为「在诸欲上和诸有上离欲者」。
113.什么人是譬如石刻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时常生气,他的那个忿怒是潜伏长夜。例如在石头上雕刻,不会很快地被风或水破坏,而会久住;就像这样,在这里有一种人时常生气,他的那个忿怒是潜伏长夜一这个人被称为「譬如石刻者」。
114.什么人是譬如地刻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时常生气,他的那个忿怒是不潜伏长夜。例如在地上雕刻,很快地被风和水破坏,而不会久住;就像这样,在这里有一种人时常生气,他的那个忿怒是不潜伏长夜一这个人被称为「譬如地刻者」。
115.什么人是譬如水刻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被顽固的说、又被粗暴的说、又被不可意的说,仍然交往、被交往、令人欢喜。例如在水上雕刻(划过)很快地被破坏,而不会久住;就像这样,在这里有一种人,被顽固的说、又被粗暴的说、又被不可意的说,仍然交往、被交往、令人欢喜一这个人被称为「譬如水刻者」。
116.在这里,哪三种人是譬如树皮衣者呢?
三种树皮衣一新的树皮衣既丑陋,又触觉粗糙,又少价值;中的树皮衣也是又丑陋,又触觉粗糙,又少价值;老旧的树皮衣也是又丑陋,又触觉粗糙,又少价值。使用老旧的树皮衣来擦锅,或者将它舍弃在垃圾堆里头。就像这样,有这三种譬喻树皮衣的人存在诸比丘之中。
哪三种呢?假如新的比丘是恶戒、恶法者,这是他的丑陋性。例如那树皮衣丑陋,这个人就像那譬喻。那些人跟他交往、依靠、侍奉、到达跟随见,那件事情对他们而言是导致长夜没利益、痛苦。这是他的触觉粗糙性。又例如那树皮衣触觉粗糙,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他接受那些人的袈裟、钵食、住所、生病因缘所需的药,他们的那件事(布施)是没有大果报、大利益。这是他的少价值性。又例如那树皮衣是少价值,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假如中比丘是…乃至…假如老比丘是恶戒、恶法者,这是他的丑陋性。例如那树皮衣丑陋,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那些人跟他交往、依靠、侍奉、到达跟随见,那件事情对他们而言是导致长夜没利益、痛苦。这是他的触觉粗糙性。又例如那树皮衣触觉粗糙,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他接受那些人的袈裟、钵食、住所、生病因缘所需的药,他们的那件事(布施)是没有大果报、大利益。这是他的少价值性。又例如那树皮衣是少价值,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假如这样的比丘在僧团中说话。那些比丘会这样告诉他「什么是被笨蛋、没技巧的你所说的呢?你真的认为应该说话吗?」他生气、不可意,说出那样子的话,僧团以那样子的话,就如那树皮衣舍弃在垃圾堆一样的开除他。有这三种譬如树皮衣的人存在诸比丘之中。
117.在这里,哪三种人警如迦尸衣者呢?
三种迦尸衣一新的迦尸衣既色泽美,又触感细滑,又多价值;中的迦尸衣也是色泽美,又触感细滑,又多价值;旧的迦尸衣也是色泽美,又触感细滑,又多价值。
旧的迦尸衣,他们拿来包裹宝物,或者把它保存在香盒里。就像这样,有这三种譬如迦尸衣的人存在诸比丘之中。哪三种呢?假如新的比丘是具戒者、善法者,这是他的色泽美性,例如那迦尸衣色泽美,这个人就像
那譬喻。
那些人跟他交往、依靠、侍奉、到达跟随见,对他们而言这件事导致长夜利益、安乐。这是他的触感细滑性。例如那迦尸衣触感细滑,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他接受那些人的袈摹⒉?场⒆∷?⑸?∫蛟邓?璧牡囊??他们的那件事是有大果暴、大利益。这是他的多价值性。例如那迦尸衣多价值,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假如中的比丘也…乃至…假如长老比丘也是具戒者、善法者,这是他的色泽美性。例如那迦尸衣色泽美,这个人就像那譬喻。那些人跟他交往、依靠、侍奉、到达跟随见,封他们而言这件事导致长夜利益、安乐。这是他的触感细滑性。例如那迦尸衣镯感细滑,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他接受那些人的袈裟、钵食、住所、生病因缘所需的药,他们的那件事是有大果报、大利益。这是他的多价值性。例如那迦尸衣多价值,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假如像这样子的长老比丘在僧团中开示,比丘们会这样的告诉他们:「尊者们,你们小声吧!长老比丘开示法典律。」他的那个话储存(心中),就像在香盒里的那个迦尸衣。有这三撞譬如迦尸衣的人存在诸比丘之中。
118.什么人是易被衡量者呢?
在这里有一撞人是掉举、骄慢、亲躁、饶舌、散乱语者、失念者、不正知、无定、散乱的心、放纵诸根一这个人被称为「易被衡量者」。
119.什么人是难被衡量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不掉举、不骄慢、不轻躁、不饶舌、不散乱语者、念现前、正知、定、心专一、防护诸根一这个人被称为「难被衡量者」。
120.什么人是不被衡量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诸漏的灭尽,而无漏心解脱、慧解脱,就在现法中自己证知、作证、具足之後而住一这个人被称为「不被衡量者」。
121.什么人是不应被结交、不应被深交、不应被敬奉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比较戒、定、慧是下劣的,就像这样子的人是不应被结交、不应被深交、不应被敬奉,除了同情、悲。
122.什么人是应被结交、应被深交、应被敬奉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比较戒、定、慧是同等的,就像这样子的人是应被结交、应被深交、应被敬奉。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善戒的相同,既会有我们法的讨论、又会有我们的安乐,又会有我们的成长;善定的相同,既会有我们定的讨论、又会有我们的安乐,又会有我们的成长;善慧的相同,既会有我们慧的讨论、又会有我们的安乐,又会有我们的成长。」因此,就像这样子的人是应被结交、应被深交、应被敬奉。
123.什么人是恭敬、专敬之後,应被结交、应被深交、应被敬奉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比较戒、定、慧是殊胜的,就像这样子的人是恭敬、尊敬之後,应被结交、应被深交、应被敬奉。这是什么原因呢?「我将圆满还未圆满的戒蕴,或在其中我将以慧摄受圆满的戒蕴;我将圆满还未圆满的定蕴,或在其中我将以慧摄受圆满的定蕴;我将圆满还未圆满的慧蕴,或在其中我将以慧摄受圆满的慧蕴。」因此,就像这样子的人是恭敬、尊敬之後,应被结交、应被深交、应被敬奉。
124.什么人是应被回避、不应被结交、不应被深交、不应被敬奉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恶戒、恶法、不净、疑行者、作隐密的行为、非沙门而自称为沙门、非梵行而自称为梵行、里面腐败、漏泄、污秽生起,就像这个样子的人是应被迥避、不应被结交、不应被深交、不应被敬奉。那是什么原因呢?对於就像这样子的人虽然没有到达跟随见,但是恶名声扬生起到他身上一「这个人是恶友、恶同伴、恶密友。」就如蛇已经跑到粪堆,虽然没有咬,也会弄脏它:就像这样,像那样子的人,虽然没有到达跟随见,恶名声扬还是生起到他身上一「这个人是恶友、恶同伴、恶密友!」因此,就像这样子的人是应被回避、不应被结交、不应被深交、不应被敬奉。
125.什么人是应被舍弃,不应被结交、不应被深交、不应被敬奉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时常忿怒、许多恼害,当稍微地被说时生氛、怒、瞋害、敌对,明显表现出忿怒、瞋和不满。例如恶漏疮用木棒或沙砾磨擦,带来更多的漏泄;就像这样,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时常忿怒、许多恼害,当稍微地被说时生气、 害、敌对,明显表现出忿怒、瞋和不满。
例如木麻黄用木棒或沙砾磨擦,发出更大的嘶嘶声;就像这样,在这里有一种人是峙常忿怒、许多恼害,赏稍微地被说时生氛、怒、瞋害、敌对,明显表现
出忿怒、瞋和不满。
又例如粪坑用木棒或沙砾搅拌,会産生更大量的臭味;就像这样,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时常忿怒、许多恼害,当稍微地被说时生氛、怒、瞋害、敌对,明显表现出忿怒、瞋和不满。像这样子的人是应被弃舍,不应被结交、不应被深交、不应被敬奉。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会恶骂我、会毁谤我、会对我造成伤害!」因此,就像这样子的人是应被舍弃、不应被结交、不应被深交、不应被敬奉。
126.什么人是应被结交、应被深交、应被敬奉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有戒、善法者一就像这个样子的人是应被结交、应被深交、应被敬奉。这是什么原因呢?对於就像这样子的人虽然没有到达跟随见,但是善名声扬生起到他身上一「这个人是善友、善同伴,善密友!」因此,就像这样子的人是应被结交、应被深交、应被敬奉。
127.什么人在诸戒上是完全圆满作者,在定上是有限量作者,在慧上是有限量作者呢?
预流、一来者一这些人被称为在诸戒上是完全圆满作者,在定上是有限量作者,在慧上是有限量作者。
128.什么人在诸戒上既是完全圆满作者,在定上也是完全圆满作者,在慧上是有限量作者呢?
不还者一这个人被称为在诸戒上既是完全圆满作者,在定上也是完全圆满作者,在慧上是有限量作者。
129.什么人在诸戒上既是完全圆满作者,在定上也是完全圆满作者,在慧上也是完全圆满作者呢?
阿罗汉一这个人被称为在诸戒上既是完全圆满作者,在定上也是完全圆满作者,在慧上也是完全圆满作者。
130.在这里,哪三种老师呢?
在这里有一种老师,使人知道诸欲的完全了知,不使人知道诸色的完全了知,不使人知道诸受的完全了知。
在这里有一种老师,既使人知道诸欲的完全了知,也使人知道诸色的完全了知,不使人知道诸受的完全了知。
在这里有一种老师,既使人知道诸欲的完全了知,也使人知道诸色的完全了知,也使人知道诸受的完全了知。
在这里,这个老师使人知道诸欲的完全了知,不使人知道诸色的完全了知,不使人知道诸受的完全了知,(这样的)老师因此应被知道(他)是色界定的得利者。
在这里,这个老师既使人知道诸欲的完全了知,也使人知道诸色的完全了知,不使人知道诸受的完全了知,(这样的)老师因此应被知道——(他)是无色界定的得利者。
在这里,这个老师既使人知道诸欲的完全了知,也使人知道诸色的完全了知,也使人知道诸受的完全了知,(这样的)老师因此应被知道一(他)是正等正觉者。有这三种老师。
131.在这里,另外有哪三种老师呢?
在这里,有一种老师不但在现法中使人知道自己是当作真的、永久的,而且未来也使人知道自己是当作真的、永久的。
在这里,有一种老师就在现法中使人知道自己是当作真的、永久的,但是未来不使人知道自己是当作真的、永久的。
在这里,有一种老师不但在现法中不使人知道自己是当作真的、永久的,而且未来也不使人知道自己是当作真的、永久的。
在这里,这个老师不但在现法中使人知道自己是当作真的、永久的,而且未来也使人知道自己是当作真的、永久的,(这样的)老师因此应被知道一(他)是常住论者。
在这里,这个老师就在现法中使人知道自己是当作真的、永久的,但是未来不使人知道自己是当作真的、永久的,(这样的)老师因此应被知道(他)是断灭论者。
在这里,这个老师不但在现法中不使人知道自己是当作真的、永久的,而且未来也不使人知道自己是当作真的、永久的。(这样的)老师因此应被知道一(他)是正等正觉者。这是另外三种老师。
级别: 学士
发帖
706
铜币
734
威望
108
贡献值
1
银元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09-11-07
四人施设
 

132.什么人是不善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欲邪行者,妄语者,饮谷酒、果酒放逸住者一这个人被称为「不善者」。
133.什么人是比不善者更不善的人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自己既是杀生者,又鼓励别人杀生;自己既是不与取者,又鼓励别人不与取;自己既是欲邪行者,又鼓励别人欲邪行;自己既是妄语者,又鼓励别人妄语;自己既是饮谷酒、果酒放逸住者,又鼓励别人饮谷酒、果酒放逸住一这个人被称为「比不善者更不善的人」。
134.什么人是善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远离杀生,远离不与取,远离欲邪行,远离妄语,远离饮谷酒、果酒放逸处一这个人被称为「善者」。
135.什么人是比善者更善的人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自己既远离杀生,又鼓励别人远离杀生;自己既远离不与取,又鼓励别人远离不与取;自己既远离欲邪行,又鼓励别人远离欲邪行;自己既远离妄语,又鼓励别人远离妄语;自己既远离饮谷酒、果酒放逸处,又鼓励别人远离饮谷酒、果酒放逸处一这个人被称为「比善者更善的人」
136.什么人是恶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欲邪行者,妄语者,两舌者,粗恶语者,绮语者,贪爱者,瞋恚心者,邪见者一这个人被称为「恶者」。
137.什么人是比恶者更恶的人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自己既是杀生者,又鼓励别人杀生;自己既是不与取者,又鼓励别人不与取;自己既是欲邪行者,又鼓励别人欲邪行;自己既是妄语者,又鼓励别人妄语;自己既是两舌者,又鼓励别人两舌;自己既是粗恶语者,又鼓励别人粗恶语;自己既是绮语者,又鼓励别人绮语;自己既是贪爱者,又鼓励别人贪爱;自己既是瞋恚心者,又鼓励别人瞋恚心;自己既是邪见者,又鼓励别人邪见一这个人被称为「比恶者更恶的人」
138.什么人是善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远离杀生、远离不与取、远离欲邪行、远离妄语、远离两舌、远离粗恶语、远离绮语、无贪爱、无瞋息心、正见一这个人被称为「善者」
139.什么人是比善者更善的人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自己既远离杀生,又鼓励别人远离杀生;自己既远离不与取,又鼓励别人远离不与取;自己既远离欲邪行,又鼓励别人远离欲邪行;自己既远离妄语,又鼓励别人远离妄语;自己既远离两舌,又鼓励别人远离两舌:自己既远离粗恶语,又鼓励别人远离粗恶语;自己既远离绮语,又鼓励别人远离绮语;自己既无贪爱,又鼓励别人无贪爱;自己既无瞋恚心,又鼓励别人无瞋恚心;自己既是正见,又鼓励别人正见一这个人被称为「比善者更喜的人」。
140,什么人是雇法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杀生者,不与取者…乃至…邪见者一这个人被称为「恶法者」。
141. 什么人是比恶法者更恶法的人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自己既是杀生者,又鼓励别人杀生;自己既是不与取者,又鼓励他人不与取…乃至…自己既是邪见者,又鼓励别人邪见一这个人被称为「比恶法者更恶法的人」。
142.什么人是善法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远离杀生,远离不与取…乃至…正见一这个人被称为「善法者」。
143.什么人是比善法者更善法的人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自己既是远离杀生,又鼓励别人远离杀生…乃至…自己既是正见,又鼓励别人正见一这个人被称为「比善法者更善法的人」。
144.什么人是有罪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具足有罪的身业,具足有罪的口业,具足有罪的意业一这个人被称为「有罪者」。
145.什么人是多罪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具足很多有罪的身业而少无罪(的身业),具足很多有罪的口业而少无罪(的口业)具足很多有罪的意业而少无罪(的意业)一这个人被称为「多罪者」。
146.什么人是少罪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具足很多无罪的身业而少有罪(的身业),具足很多无罪的口业而少有罪(的口业)具足很多无罪的意业而少有罪(的意业)一这个人被称为「少罪者」。
147.什么人是无罪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具足无罪的身业,具足无罪的口业,具足无罪的意业一这个人被称为「无罪者」。
148.什么人是略解知者呢?
哪个人是在被说的同时(产生)法现观一这个人被称为「略解知者」。
149.什么人是广解知者呢?
哪个人是在正被详细分析所简略地说的意义时(产生)法现观一这个人被称为「广解知者」。
150.什么人是应被引导者?
哪个人从诵经、从遍问,而如理作意、被结交、被深交、敬奉诸善友,如此依次第(的产生)法现观一这个人被称为「应被引导者」。
151.什么人是文句为最首要者呢?
哪个人有多闻、多说、多忆持、多教导,他没有在此生中得到法现观一这个人被称为「文句为最首要者」。
152.什么人是适当应辩,而不快速应辩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正被询问问题时,他回答的适当而不快速一这个人被称为「适当应辩,而不快速应辩者」。
153.什么人是快速应辩,而不适当应辩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正被询问问题时,他回答的快速而不适当一这个人被称为「快速应辩,而不适当应辩者」
154.什么人既是适当应辩,也是快速应辩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正被询问问题时,他回答的既适当又快速一这个人被称为「既是适当应辩,也是快速应辩者」
155.什么人既不是适当应辩,也不是快速应辩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正被询问问题时,他回答的既不适当又不快速一这个人被称为「既不是适当应辩,也不是快速应辩者」
156.在这里,哪四种说法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说法者,说的既少又不恰当,他的群众对於恰当、不恰当不能善巧。这样的说法者在这样的群众中,说法者(与群众)混在一起。
在这里有一种说法者,说的既少又恰当,他的群众对於恰当、不恰当能善巧。这样的说法者在这样的群众中,说法者(与群众)混在一起。
在这里有一种说法者,说的既多又不恰当,他的群众对於恰当、不恰当不能善巧。这样的说法者在这样的群众中,说法者(与群众)混在一起。
在这里有一种说法者,说的既多又恰当,他的群众对於恰当、不恰当能善巧。这样的说法者在这样的群众中,说法者(与群众)混在一起。有这四种「说法
者」。
157.在这里,哪四种警喻云的人呢?
四种云一打雷而不下雨,下雨而不打雷,既打雷又下雨,既不打雷又不下雨。就像这样,有这四种譬喻云的人存在世间上。哪四种呢?打雷而不下雨,下雨而不打雷,既打雷又下雨,既不打雷又不下雨。
〔1〕什么人是打雷而不下雨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说者,而不是做者一这样的人是打雷而不下雨者。例如那个云打雷而不下雨,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2〕什么人是下雨而不打雷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做者,而不是说者一这样的人是下雨而不打雷者。例如那个云下雨而不打雷,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3〕什么人既是打雷,也是下雨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既是说者,也是做者一这样的人既是打雷也是下雨者。例如那个云既打雷又下雨,这个人说像那譬喻。
〔4〕什么人是既不打雷,也不下雨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既不是说者,也不是做者一这样的人是既不打雷,也不下雨者。例如那个云既不打雷也不下雨,这个人就像那譬喻。有这四种譬喻云的人存在世间上。
158.在这里,哪四种譬喻老鼠的人呢?
四种老鼠一挖洞而不住者,住而不挖洞者,既是挖洞也是住者,既不挖洞也不是住者。就像这样,有这四种譬喻老鼠的人存在世间上。哪四种呢?挖洞而不住者,住而不挖洞者,既是挖洞也是住者,既不挖洞也不是住者。
〔1〕什么人是挖洞而不住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学成法一经、应颂、记说、愒颂、无问自说、如是说、本生、未曾有法、吠陀罗法。他不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不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不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不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是挖洞而不住者。例如那老鼠是挖洞而不住,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2〕什么人是住而不挖洞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没有学成法一经、应颂、记说、愒颂、无问自说、如是说、本生、未曾有法、吠陀罗法。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苦」;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是住而不挖洞者。例如那老鼠是住而不挖洞,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3〕什么人既是挖洞也是住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学成法一经、应颂、记说、偈颂、无问自说、如是说、本生、未曾有法、吠陀罗法。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苦」;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既是挖洞也是住者。例如那老鼠是既挖洞又住,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4〕什么人既是不挖洞也不是住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没有学成法一经、应颂、记说、偈颂、无问自说、如是说、本生、未曾有法、吠陀罗法。他不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不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不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不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既是不挖洞,也不是住者。例如那老鼠既是不挖洞也不住,这个人就像那譬喻。有这四种譬喻老鼠的人存在世间上。
159.在这里,哪四种警喻芒果的人呢?
四种芒果一生而色熟,熟而色生,生而色生,熟而色熟。就像这样,有这四种譬如芒果的人存在世间上。哪四种人呢?生而色熟,熟而色生,生而色生,熟而色熟。
〔1〕什磨人是生而色熟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有端正一前行、後退、前看、後看、屈、伸、著僧伽梨衣、持钵,他不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不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不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不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是生而色熟。例如那芒果生而色熟,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2〕什么人是熟而色生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有不端正一前行、後退、前看、後看、屈、伸、著僧伽梨衣、持钵,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苦」;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是熟而色生。例如那芒果是熟而色生,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3〕什么人是生而色生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有不端正一前行、後退、前看、後看、屈、伸、著僧伽梨衣、持钵,他不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乃至…不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是生而色生。例如那芒果是生而色生,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4〕什么人是熟而色熟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有端正一前行、後退、前看、後看、屈、伸、著僧伽梨衣、持钵,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乃至…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是熟而色熟。例如那芒果是熟而色熟,这个人就像那譬喻。有这四种譬喻芒果的人存在世间上。
160.在这里,哪四种譬喻瓶子的人呢?
四种瓶子一空而被覆盖,满而被打开,空而被打开,满而被覆盖。就像这样,有这四种譬喻瓶子的人存在世间上。哪四种呢?空而被覆盖,满而被打开,空而被打开,满而被覆盖。
〔1〕什么人是空而被覆盖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有端正一前行、後退、前看、後看、屈、伸、著僧伽梨衣、持钵,他不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乃至…不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是空而被覆盖者。例如那瓶子是空而被覆盖,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2〕什么人是满而被打开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有不端正一前行、後退、前看、後看、屈、伸、著僧伽梨衣、持钵,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乃至…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是满而被打开者。例如那瓶子是满而被打开,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3〕什么人是空而被打开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有不端正一前行、後退、前看、後看、屈、伸、著僧伽梨衣、持钵,他不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乃至…不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是空而被打开。例如那瓶子是空而被打开,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4〕什么人是满而被覆盖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有端正一前行、後退、前看、後看、屈、伸、著僧伽梨衣、持钵,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乃至…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是满而被覆盖者。例如那瓶子是满而被覆盖,这个人就像那譬喻。有这四种譬喻瓶子的人存在世间上。
161.在这里,哪四种誉喻湖的人呢?
四种湖一浅而见深,深而见浅,浅而见浅,深而见深,就像这样,有这四种譬喻湖的人存在世间上。哪四种呢?浅而见深,深而见浅,浅而见浅,深而见深。
〔1〕什么人是浅而见深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有端正一前行、後退、前看、後看、屈、伸、著僧伽梨衣、持钵,他不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乃至…不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是浅而见深者。例如那湖是浅而见深,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2〕什么人是深而见浅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有不端正一前行、後退、前看、後看、屈、伸、著僧伽梨衣、持钵,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乃至…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是深而见浅者。例如那湖是深而见浅,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3)什么人是浅而见浅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有不端正一前行、後退、前看、後看、屈、伸、著僧伽梨衣、持钵,他不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乃至…不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是浅而见浅者。例如那湖是浅而见浅,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4〕什么人是深而见深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有端正一前行、後退、前看、後看、屈、伸、著僧伽梨衣、持钵,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苦」,…乃至一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一这样的人是深而见深者。例如那湖是深而见深,这个人就像那譬喻。有这四种譬喻湖的人存在世间上。
162.在这里,哪四种譬喻牡牛的人呢?
四种牡牛一对自己的牛群凶暴,而不对别的牛群凶暴;对别的牛群凶暴,而不对自己的牛群凶暴;既对自己的牛群凶暴,也对别的牛群凶暴;既不对自己的牛群凶暴,也不对别的牛群凶暴;就像这样,有这四种譬喻牡牛的人存在世间上。
哪四种呢?对自己的牛群凶暴,而不对别的牛群凶暴;对别的牛群凶暴,而不对自己的牛群凶暴;既对自己的牛群凶暴,又对别的牛群凶暴;既不对自己的牛群凶暴,又不对别的牛群凶暴。
(1)什么人是对自己的牛群凶暴,而不对别的牛群凶暴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令自己的群体颤栗,但不令别人的群体(颤栗)一这样的人是对自己的牛群凶暴,而不对别的牛群凶暴。例如那牡牛对自己的牛群凶暴,而不对别的牛群凶暴,这个人就说像那譬喻。
(2)什么人是对别的牛群凶暴,而不对自己的牛群凶暴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令别人的群体颤栗,但不令自己的群体(颤栗)一这样的人是对别的牛群凶暴,而不对自己的牛群凶暴。例如牡牛对别的牛群凶暴,而不对自己的牛群凶暴,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3)什么人是既对自己的牛群凶暴,也对别的牛群凶暴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既令自己的群体颤栗,也令别人的群体(颤栗)一这样的人是既对自己的牛群凶暴,也对别的牛群凶暴。例如那牡牛对自己的牛群凶暴,也对别的牛群凶暴,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4)什么人是既不对自己的牛群凶暴,也不对别的牛群凶暴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既不令自己的群体颤栗,也不令别人的群体(颤栗)一这样的人是既不对自己的牛群凶暴,也不对别的牛群凶暴。例如那牡牛既不对自己的牛群凶暴,也不对别的牛群凶暴,这个人就像那譬喻。有这四种譬喻杜牛的人存在世间上。
163.在这里,哪四种警喻蛇的人呢?
四种蛇一毒出而毒不激烈,毒激烈而毒不出来,毒出而且毒激烈,毒既不出来又毒不激烈,就像这样,有这四种譬喻蛇的人存在世间上。哪四种呢?毒出而毒不激烈,毒激烈而毒不出,毒出而且毒激烈,毒既不出又毒不激烈。
〔1〕什么人是毒出而毒不激烈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时常生气,他的那个忿怒不会潜伏长夜一这样的人是毒出而毒不激烈。例如那蛇毒出而毒不激烈,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2〕什么人是毒激烈而毒不出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真的不时常生气,他的那个忿怒是潜伏长夜一这样的人是毒激烈而毒不出。例如那蛇毒激烈而毒不出,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3〕什么人是毒出又毒激烈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时常生气,他的那个忿怒是潜伏长夜一这样的人是毒出又毒激烈。例如那蛇毒出又毒激烈,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4〕什么人是既毒不出又毒不激烈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真的不时常生气,他的那个忿怒不会潜伏长夜一这样的人是毒既不出又毒不激烈。例如那蛇是毒既不出又毒不激烈,这个人就像那譬喻。有这四种譬喻蛇的人存在世间上。
164.
〔1〕什么人是没衡量、没彻底了解之後,而说不值得称赞者的称赞之处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说诸恶行道、邪行道的外道、外道弟子们的称赞处一如此「善行道」和如此「正行道」。这样的人是没衡量、没彻底了解之後,而说不值得称赞者的称赞之处者。
〔2〕什么人是没衡量、没彻底了解之後,而说值得称赞者的不称赞之处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说诸善行道、正行道的佛陀、佛陀的声闻弟子们的不称赞之处一如此「恶行道」和如此「邪行道」。这样的人是没衡量、没彻底了解之後,而说值得称赞者的不称赞之处者。
〔3〕什么人是没衡量、没彻底了解之後,在不应相信的地方表现相信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在恶行道、邪行道产生相信一如此「善行道」和如此「正行道」。这样的人是没衡量、没彻底了解之後,在不应相信的地方表现相信者。
〔4〕什么人是没衡量、没彻底了解之後,在应相信的地方表现不相信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在善行道、正行道产生不相信——如此「恶行道」和如此「邪行道」。这样的人是没衡量、没彻底了解之後,在应相信的地方表现不相信者。
165.
〔1〕什么人是衡量、彻底了解之後,而说不值得称赞者的不称赞之处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说诸恶行道、邪行道的外道、外道弟子们的不称赞之处一如此「恶行道」和如此「邪行道」。这样的人是衡量、彻底了解之後,而说不值得称赞者的不称赞之处者。
〔2〕什么人是衡量、彻底了解之後,而说值得称赞者的称赞之处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说诸善行道、正行道的佛陀、佛陀的声闻弟子们的称赞之处一如此「善行道」和如此「正行道」。这样的人是衡量、彻底了解之後,而说值得称赞者的称赞之处者。
〔3〕什么人是衡量、彻底了解之後,在不应相信的地方表现不相信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在恶行道、邪行道产生不相信一如此「恶行道」和如此「邪行道」。这样的人是衡量、彻底了解之後,在不应相信的地方表现不相信者。
〔4〕什么人是衡量、彻底了解之後,在应相信的地方表现相信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在善行道、正行道产生相信一如此「善行道」和如此「正行道」。这样的人是衡量、彻底了解之後,在应相信的地方表现相信者。
166.
〔1〕什么人是适时地说出不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不称赞之处者,而不适时地说出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称赞之处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当称赞存在,不称赞也存在(者),其中他适时地说出真实、正当的任何不称赞之处;其中他不适时地说出真实、正当的任何称赞之处一这样的人是适时地说出不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不称赞之处者,而不适时地说出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称赞之处者。
〔2〕什么人是适时地说出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称赞之处者,而不适时地说出不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不称赞之处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当称赞存在,不称赞也存在(者)其中他适时地说出真实、正当的任何称赞之处;其中他不适时地说出真实、正当的任何不称赞之处一这样的人是适时地说出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称赞之处者,而不适时地说出不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不称赞之处者。
〔3〕什么人既是适时地说出不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不称赞之处者,也是适时地说出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称赞之处者呢?
在这里一种人,当称赞存在,不称赞也存在(者)其中他既适时地说出真实、正当的任何不称赞之处;其中他也适时地说出真实、正当的任何称赞之处,在这里他知道那个解答问题的适当时间一这样的人既是适时地说出不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不称赞之处者,也是适时地说出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称赞之处者。
〔4) 什么人是既不适时地说出不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不称赞之处者,也不适时说出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称赞之处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当称赞存在,不称赞也存在(者)其中他既不适时地说出真实、正当的任何不称赞之处;其中他也不适时地说出真实、正当的称赞之处。舍、正念、正知而住一这样的人是既不适时地说出不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不称赞之处者,也不适时地说出值得称赞者的真实、正当的称赞之处者。
167.
〔1〕什么人是动奋果生活者,而不是功德果生活者呢?
哪个人是从勤劳、努力、拼命而得到资生物,而不是从功德一这个人被称为「勤奋果生活者,而不是功德果生活者」。

〔2〕什么人是功德果生活者,而不是勤奋果生活者呢?
他化自在天包括上面的天是功德果生活者,而不是勤奋果生活者。
〔3〕什么人既是勤奋果生活者,也是功德果生活者呢?
哪个人既是从勤劳、努力、拼命而得到资生物,也是从功德(而得到资生物)一这个人被称为「既是勤奋果生活者,也是功德果生活者」
〔4〕什么人既不是勤奋果生活者,也不是功德果生活者呢?
诸地狱既不是勤奋果生活者,也不是功德果生活者。
168.
〔1〕什么人是黑暗到黑暗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被生在卑贱的家里一在贱民之家、猎师之家、竹匠之家、车匠之家或除粪者之家,在贫穷、没有食物也没有喝的、辛苦的生活,在那里辛苦的得到温饱。他丑陋、难看、矮小、多病,或瞎眼或手弯曲或跛脚或半身不遂,是食物、饮料、衣服、车、花、香、涂油、卧床、住处、灯具的没得到者。他以身行恶行、以口行恶行、以意行恶行之後,从身坏死後投生无幸处、恶趣、险难处、地狱一这样的人是黑暗到黑暗。
〔2〕什么人是黑暗到光明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被生在卑贱的家里一在贱民之家、猎师之家、竹匠之家、车匠之家或除粪者之家,在贫穷、没有食物也没有喝的、辛苦的生活,在那里辛苦的得到温饱。他丑陋、难看、矮小、多病,或瞎眼或手弯曲或跋脚或半身不遂,是食物、饮料、衣服、车、花、香、涂油、卧床、住处、灯具的没得到者。他以身行善行、以口行善行、以意行善行之後,从身坏死後投生善趣、天界一这样的人是黑暗到光明。
〔3〕什么人是光明到黑暗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被生在高贵之家一在富有的刹帝利之家、富有的婆罗门之家或在富有的居士之家,有钱、多财富、多富裕、多黄金和银、多财产的资助、多财物和谷物。他端正、好看、清净、具足莲花般的最上容貌,是食物、饮料、衣服、车、花、香、涂油、卧床、住处、灯具的得到者。他以身行恶行、以口行恶行、以意行恶行;他以身行恶行、以口行恶行、以意行恶行之後,从身坏死後投生无幸处、恶趣、险难处、地狱一这样的人是光明到黑暗。
〔4〕什么人是光明到光明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被生在高贵之家一在富有的刹帝利之家、富有的婆罗门之家或在富有的居士之家,有钱、多财富、多富裕、多黄金和银、多财产的资助、多财物和谷物。他端正、好看、清净、具足莲花般的最上容貌,是食物、饮料、衣服、车、花、香、涂油、卧床、住处、灯具的得到者。他以身行善行、以口行善行、以意行善行;他以身行善行、以口行善行、以意行善行之後,从身坏死後投生善趣、天界一这样的人是光明到光明。
169.什么人是下而下呢…乃至…这样的人是下而下。
什么人是下而上呢…乃至…这样的人是下而上。
什么人是上而下呢…乃至…这样的人是上而下。
什么人是上而上呢…乃至…这样的人是上而上。
170.在这里,哪四种譬喻树的人呢?
四种树一烂树而有坚实树群,坚实的树而有烂树群,烂树而有烂树群,坚实的树而有坚实的树群。就像这样,有这四种譬喻树的人存在世间上。哪四种呢?烂树而有坚实树群,坚实的树而有烂树群,烂树而有烂树群,坚实的树而有坚实的树群。
〔1〕什么人是烂而有坚实的随众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恶戒、恶法者,他的群体是有戒、善法者一这样的人是烂而有坚实的随众。例如那树是烂(树)而有坚实的树群,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2〕什么人是坚实而有烂的随众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有戒、善法者,他的群体是恶戒、恶法者一这样的人是坚实而有烂的随众。例如那树是坚实而有斓树群,这个人就像那譬喻。
〔3〕什么人是烂而有烂的随众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恶戒、恶法者,他的群体是恶戒、恶法者一这样的人是烂而有烂的随众。例如那树是烂而有烂树群,这个人说像那譬喻。
〔4〕什么人是坚实而有坚实的随众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有戒、善法者,他的群体是有戒、善法者一这样的人是坚实而有坚实的随众。例如那树是坚实而有坚实的树群,这个人就像那譬喻。有这四种警喻树的人存在世间上。
171.
〔1〕什么人是以色衡量、以色生信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看见身高、看见(腰身等)围长、或看见样子、或看见圆满之後,在其中取得衡量之後而产生相信一这个人被称为「以色衡量、以色生信者」。
〔2〕什么人是以声音衡量、以声音生信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对於别人的称赞、别人的表扬、别人的推荐、别人的宣扬,在其中取得衡量之後而产生相信一这个人被称为「以声音衡量、以声音生信者」。
172.
〔1〕什么人是以破烂衡量、以破烂生信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看见衣破烂、或看见钵破烂、或看见住所破烂、或看见种种苦行之後,在其中取得衡量之後而产生相信一这个人被称为「以破烂衡量、以破烂生信者」
〔2〕什么人是以法衡量、以法生信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看见戒、或看见定、或看见慧,在其中取得衡量之後而产生相信一这个人被称为「以法衡量、以法生信者」
173.
(1)什么人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行道,而不是为了别人的利益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自己具足戒,而不劝导别人成就戒;自己具足定,而不劝导别人成就定;自己具足慧,而不劝导别人成就慧;自己具足解脱,而不劝导别人成就解脱;自己具足解脱知见,而不劝导别人成就解脱知见一这样的人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行道,而不是为了别人的利益。
(2)什么人是为了别人的利益行道,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自己没具足戒,而劝导别人成就戒;自己没具足定,而劝导别人成就定;自己没具足慧,而劝导别人成就慧;自己没具足解脱,而劝导别人成就解脱;自己没具足解脱知见,而劝导别人成就解脱知见一这样的人是为了别人的利益行道,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3)什么人既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行道,也是为了别人的利益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自己既具足戒,又劝导别人成就戒;自己既具足定,又劝导别人成就定;自己既具足慧,又劝导别人成就慧;自己既具足解脱,又劝导别人成就解脱;自己既具足解脱知见,又劝导别人成能解脱知见一这样的人既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行道,也是为了别人的利益。
(4)什么人是既不为了自己的利益行道,也不为了别人的利益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自己既没具足戒,也不劝导别人成统戒;自己既没具足定,也不劝导别人成就定;自己既没具足慧,也不劝导别人成就慧;自己既没具足解脱,也不劝导别人成就解脱;自己既没具足解脱知见,也不劝导别人成说解脱知见一这样的人是既不为了自己的利益行道,也不为了别人的利益。
174.什么人是折磨自己,而从事於自我折磨的实践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裸行者、放荡的习气、用舌头舔手,招呼而不来、招呼而不停留,不接受被人拿来的(食物)、已为他准备的(食物)、招待,他不从瓮口拿、不从锅口拿、不拿门槛中间的(食物)、不拿杖中间的(食物)、不拿杵中间的(食物)、不拿两个人正在吃的、不从怀孕者拿、不从正在授乳的妇女拿、不从已走到男子中间的(女子)拿、在公布栏上公告而得的食物不拿、母狗之处不拿、苍蝇群之处不拿、不拿鱼、肉、不喝谷酒、果酒、酸粥。
他是一家一团食或二家二团食…乃至…或七家七团食;对於一个布施也令得生活,二个布施也令得生活…乃至…七家也令得生活;一日吃食物,二日吃食物…乃至…七日吃食物。如此,甚至从事这样子定期半个月吃食物的实践而住。
他是吃野菜者、栗者、野生的谷类者、皮之削屑者、藓苔者、糠、烧焦的饭者(锅巴)、胡麻粉者、茅草者或吃牛粪者,吃掉下水果者,吃森林的根果者而生存。
他穿麻衣、粗布衣、屍衣、粪扫衣、树皮、羊皮、羊皮衣、草衣、树皮衣、木片衣、毛发的衣、马毛的衣、猫头鹰毛的衣,拔除发须而从事於拔除发须的实践,是舍弃坐具的常立行者,蹲踞而从事於专心蹲踞,是躺在荆棘床上的卧荆棘者,从事一日洗三次澡的实践而住,从事这样种种身体的折磨、彻底折磨的实践而住一这样的人是折磨自己,而从事於自我折磨的实践。
175.什么人是折磨他人,而从事於折磨他人的实践?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屠羊者、屠豚者、补乌者、捕鹿者、猎师、捕鱼者、盗贼、刑吏、屠牛者、狱使,或者是其他任何的残忍行为者一这样的人是折磨他人,而从事於折磨他人的实践。
176.什么人既是折磨自己,而从事於自我折磨的实践;也是折磨他人,而从事於折磨他人的实践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国王、刹帝利灌顶者或婆罗门大家。他在城市的东方令人做了新的祭祀堂,剃除须发,穿了粗的兽皮衣,以酥油涂抹身体之後,以鹿角磨擦背部,跟皇后、婆罗门和祭师一起进入祭祀堂。
在那里他准备直接地卧在涂满绿色的草地上。一头牡牛与同色的小牛,在第一个地方有那个牛乳,国王藉由那个(牛乳)而生存;在第二个地方有那个牛乳,皇后藉由那个而生存;在第三个地方有那个牛乳,婆罗门祭司藉由那个而生存;在第四地方有那个牛扎,藉由那个(牛乳)火供,小牛藉由残余的(牛乳)而生存。
他如此地命令说:为了祭祀的目的而这么多的牡牛被杀,为了祭祀的目的而这么多的小牛被杀,为了祭祀的目的而这么多的牡山羊被杀,为了祭祀的目的而这么多的羚羊被杀,为了祭祀的目的而这么多的马被杀,为了绑牺牲的柱子而这么多的树被砍,为了牺牲草座之目的而这么多的茅草被割。
他有那些奴仆或下人或打工的人,他们因刑罚的胁迫、恐惧的胁迫,泪流满面地哭著而做种种准备一这样的人是既折磨自己,而从事於折磨自己的实践;也是折磨他人,而从事於折磨他人的实践。
177.什么人是既不折磨自己,也不从事於自我折磨的实践;既不折磨他人,也不从事於折磨他人的实践呢?
他不折磨自己、不折磨别人,在现法中没有欲求、熄灭烦恼、清凉、感受乐者,藉由自己梵行的状态而住。在这里如来出生在世间上一(他是)阿罗汉、正等正觉、具足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的调御丈夫、天和人的导师、觉者、世尊。他自己证知这个世界、共天、共魔、共梵、沙门婆罗门、共天人的人众作证之後而宣说。
他教导法一是初善、中善、後善、有义、有文、完全圆满、清净、说明梵行。
居士或居士的儿子或被生在任何一家的人听那个法,他听了那个法之後,在如来身上获得信,他因为具备信的得到而思惟如此一「家居是障碍和尘道,出家是宽广。住在家里面的人想要行完全圆满、完全清净、像被磨的贝壳那样清净梵行这是不容易。那么我剃除须发,穿袈裟衣之後,从家出家到非家。」他以後舍弃少的财聚,或舍弃多的财聚,或舍弃少的亲属,或舍弃多的亲属团体之後,剃除须发,穿上袈裟衣之後,从家出家到非家。
178.
他这样地出家,具足比丘们的生活规则,舍弃杀生之後,成为离杀生者一舍离杖、舍离刀、有耻、怜悯一切生命、众生的利益而住。
舍弃不与而取之後,成为远离不与而取者一给与而取、给予才会想拿,藉由自己不盗取、清净的状态而住。
舍弃非梵行之後,成为梵行者一远行者(从非梵行远离者),从淫欲、粗俗的行为远离。
舍弃妄语之後,成为远离妄语者一实语者、确实者、正直、诚信、对世间不诈欺。
拾弃离间语之後,成为远离离间语者一从这里听了之後,不是对这些人破坏而在某地方说者;或在某一处听了之後,不是对那些人破坏而在这里说者。如此成为种种破坏的和解者或和合的促进者一和合的僧园、爱好和合、欢喜和合、说作和合的话者。
舍弃粗暴语之後,成为远离粗暴语者一那种说话柔和、悦耳、可爱、深入心坎、优雅、众人听到会喜欢、众人听到会合意、说像那样子的话者。
舍弃绮语之後,成为远离绮语者一是时语者、实语者、益语者、法语者、律语者,以时问、合理、范围、伴随利益而说值得被珍藏的话者。
179.
他是远离破坏种子、草、树者;是一食者一避开晚冬、远离非时食;远离跳舞、唱歌、音乐、看表演;远离香花环、涂油、装饰、打扮之处;远离高床、大床;远离接受金银;远离接受生谷;远离接受生肉;远离接受妇女、童女;远离婢女、奴隶;远离接受牡羊、山羊;远离接受鸡、豚;远离接受象、牛、马、骡马;远离接受田地;远离传达讯息、作信差;远离买卖;远离伪秤、伪货、伪量;远离贿赂、欺瞒、诈欺、伪造;远离砍、杀、绑、埋伏、掠夺、强盗。
180.
他是以足够保护身体的衣、支撑肚子的钵食而被满足者。无论去到哪里,他拿了之後而去,就如母鸟、公鸟不论飞到哪里,说以自己翅膀的负担而飞。就像这样,比丘是以足够保护身体的衣、支撑肚子的钵食而被满足者。无论去到哪里,他拿了之後而去。他因为具足这圣戒蕴而经验内在无罪之乐。
181.
他以眼看到色之後,不执取相、不执取微细相。就是这个原因,诸贪忧、恶不善法渗透不保护眼根而住的人,修习那种防护,守护眼根,在眼根上到达防护。以耳听到声音之後,乃至…以鼻嗅到香之後,乃至…以舌尝到味後,乃至…以身接触到触(觉)之後,乃至…以意了知法之後,不执取相、不执取微细相。就是这个原因,诸贪忧、恶不喜法渗透不保护意根而住的人,修习那种防护,守护意根,在意根上到达防护。他因为具足这圣根律仪而经验内在无恼害之乐。
182.
他在前行後退时,是正知而作的人;前顾後视时,是正知而作的人;伸手屈臂时,是正知而作的人;著僧伽梨衣、持用钵时,是正知而作的人;吃、喝、嚼、尝时,是正知而作的人;大、小便时,是正知而作的人;行走、站立、坐下、睡眠、醒著、说话、沉默时,是正知而作的人。他因为具足这圣戒蕴、具足这根律仪、具足这圣正念正知和具足这知足而受用远离的住所一森林、树下、山、石洞、山洞、墓地、山林、旷野、稻草堆等。
他乞食回来食後,结踟趺而坐,放好正直的身体(端身),击正念於面前之後,他舍断世间的贪欲之後,用离去贵欲的心而住;舍断瞋恚之後,无瞋恚心而住,怜悯一切生命、众生的利益,使得心从瞋恚中净化出来;舍断昏沉、睡眠,离去昏沉、睡眠而住,有光明想、正念、正知,使得心从昏沉、睡眠中净化出来;舍断掉举、恶作之後,没有掉举而住,内在寂静的心,使得心从掉举、恶作中净化出来;舍断疑之後,度脱疑惑而住,在诸善法上没有疑,使得心从疑里净化出来。
183.
他舍断这些五盖、心的秽垢(随烦恼)削弱智慧、从欲乐远离、从不善法远离之後,具足有寻、有伺、离生喜乐的第一禅之後而住;由於止息了寻伺,具足内在净信、心趣於专一的状态、无寻无伺、定生喜乐第二禅之後而住;由於离喜、舍、正念正知而住,以身经睑安乐,圣者们宣说:「舍、具有正念、乐住者」成就第三禅而住;由於舍断苦和舍断乐,由於之前灭除喜忧,具足不苦不乐、舍念清净的第四禅之後而住。
当入定的心是这样地清净、皎洁、无斑点、离去随烦恼、柔软、适业性、确立、达到不动时,他使心转到宿住随念智。他忆念种种的宿住,也就是: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百千生、无量坏劫、无量成劫、无量坏成劫一「在那里我有这样的名、这样的种性、这样的容貌、这样的食、这样乐苦的经验、这样命终,那(个我)从其处死了,我出生在别处,在那里我也有这样的名、这样的种性、这样的容貌、这样的食、这样乐苦的经脸、这样的命终,他从那里死了,又出生在这里。」有这样的行相及境遇,他忆念种种的宿住。
184.
当入定的心是这样地清净、皎洁、无斑点、离去随烦恼、柔软、适业性、确立、达到不动时,他使心转到有情的生死之智。他以清净、超人的天眼,看到有情的生死。了知有情的下劣、胜妙、美丽、丑陋、幸福、不幸,依照著业而走-「朋友!这些实在是存在的有情们,因为具足了身恶行、具足了口恶行、具足了意恶行、恶骂圣人、怀有邪见、受持邪业。他们身体毁坏、命终之後,受生於苦界、恶趣、堕趣、地狱。朋友!或者这些实在是存在的有情,因为具足了身善行、具足了口善行、具足了意善行、不恶骂圣人、怀有正见、受持正业。他们身体毁坏、命终之後,受生於善趣、天界。」如此他以清净、超人的天眼,看到有情的生死,了知有情的下劣、胜妙、美丽、丑陋、幸福、不幸,依照著业而走。
185.
当入定的心是这样地清净、皎洁、无斑点、离去随烦恼、柔软、适业性、确立、达到不动时,他使心转到漏灭尽智。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苦」;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如实地了知「这 是导向灭苦之道」;如实地了知「诸漏」;如实地了知「这是漏集」;如实地了知「这是漏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漏之道」
当这样知、这样见时,他的心从欲漏解脱,也从有漏解脱,也从无明漏解脱。在解脱中有解脱的知识。他了知「生已被灭尽,梵行已被住立,应该做的已被做了,更不会有轮回到後世的状态」
这样的人是既不折么自己,而不从事自我折磨的实践;也不折磨他人,而不从事折么他人的实践。他不折磨自己、不折么别人,在现法中没有欲求、寂灭、经验乐者,藉由自己梵行的状态而住。
186.
〔1〕什磨人是有贪者呢?
哪个人的贪未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有贪者」。
〔2〕什么人是有瞋者呢?
哪个人的瞋未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有瞋者」。
〔3〕什么人是有痴者呢?
哪个人的痴未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有痴者」。
〔4〕什么人是有慢者呢?
哪个人的慢未被舍断一这个人被称为「有慢者」
187.
〔I〕什么人是内心寂止的得利者,而不是增上慧法之观的得利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诸色俱行或无色俱行定的得利者,而不是出世间道或果的得利者一这样的人是内心寂止的得利者,而不是增上慧法之观的得利者。
〔2〕什么人是增上慧法之观的得利者,而不是内心寂止的得利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出世间道或果的得利者,而不是诸色俱行或无色俱行定的得利者一这样的人是增上慧法之观的得利者,而不是内心寂止的得利者。
(3) 什么人既是内心寂止的得利者,也是增上慧法之观的得利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既是诸色俱行或无色俱行定的得利者,也是出世间道或果的得利者一这样的人既是内心寂止的得利者,也是增上慧法之观的得利者。
〔4〕什么人既不是内心寂止的得利者,也不是增上慧法之观的得利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既不是诸色俱行或无色俱行定的得利者,也不是出世间道或果的得利者一这样的人既不是内心寂止的得利者,也不是增上慧法之观的得利者。
188.
〔I〕什么人是顺流而行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既受用欲又做恶业一这个人被称为「顺流而行者」
〔2〕什么人是逆流而行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既不受用欲又不做恶业。他即使和苦一起,即使和忧一起,即使泪流满面而哭泣著,也行圆满、清净的梵行一这个人被称为「逆流而行者」
〔3〕什么人是自住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完全灭尽五下分结而成为化生者,在那里完全寂灭了,不会从那个世界回来一这个人被称为「自住者」
〔4〕什么人是已度越彼岸而住立在高地上的婆罗门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诸漏的灭尽,而无漏心解脱、慧解脱,在现法中自己证知、作证、具足之後而住一这个人被称为「已度越彼岸而住立在高地上的婆罗门」
189.
〔I〕什么人是少闻而不具备已聪闻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少闻一经、应颂、记说、记颂、无问自说、如是说、本生、未曾有法、吠陀罗法。他有那个少闻一不知道意义、不知道法的跟随法而行道(随法行)。这样的人是少闻而不具备已听闻者。
〔2〕什么人是少闻而具备已聪闻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少闻一经、应颂、记说、记颂、无问自说、如是说、本生、未曾有法、吠陀罗法。他有那个少闻一知道意义、知道法的跟随法而行道(随法行)。这样的人是少闻而具备已听闻者。
〔3〕什么人是多闻而不具备已听闻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多闻一经、应颂、记说、记颂、无问自说、如是说、本生、未曾有法、吠陀罗法。他有那个多闻一不知道意义、不知道法的跟随法而行道(随法行)。这样的人是多闻而不具备已听闻者。
〔4〕什么人是多闻而具备已听闻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多闻一经、应颂、记说、记颂、无问自说、如是说、本生、未曾有法、吠陀罗法。他有那个多闻一知道意义、知道法的跟随法而行道(随法行)这样的人是多闻而具备已听闻者。
190.
〔I〕什么人是不动沙门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因为完全灭尽三结而成为预流者,不堕恶趣、决定、趋向究竟正觉一这个人被称为「不动沙门」
〔2〕什么人是运花沙门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因为完全灭尽三结、薄贪、瞋、痴性而成为一来者,只要来这个世间一次之後,苦的作尽一这个人被称为「莲花沙门」
〔3〕什么人是白莲沙门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完全灭尽五下分结而成为化生者,在那里完全寂灭了,不会从那个世界回来一这个人被称为「白莲沙门」
〔4〕什么人是在诸沙门中的柔软沙门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由於诸漏的灭尽,而无漏心解脱、慧解脱,在现法中自己证知、作证、具足之後而住一这个人被称为「在诸沙门中的柔软沙门」
 



五人施设
 

191.
〔1〕在这里,这个人是违犯而成为追悔者,他不如实地了知那种心解脱、慧解脱一在那里他的那些已生起的诸恶不善法完全被灭去。他是这样被说一「尊者违犯而生起的诸漏存在,追悔而生起的诸漏增加。实在很好,尊者舍断违犯而生起的诸漏、灭除追悔而生起的诸漏之後,就修习心和慧吧!如此,尊者将会变成跟某个第五人相同。」
(2〕在这里,这个人是违犯而不成为追悔者,他不如实地了知那种心解脱、慧解脱一在那里他的那些已生起的诸恶不善法完全被灭去。他是这样被说一「尊者违犯而生起的诸漏存在,追悔而生起的诸漏不增加。实在很好尊者舍断违犯而生起的诸漏之後,就修习心和慧吧!如此,尊者将会变成跟某个第五人相同。」
〔3〕在这里,这个人是不违犯而成为追悔者,他不如实地了知那种心解脱、慧解脱一在那里他的那些已生起的诸恶不善法完全被灭去。他是这样被说一「尊者违犯而生起的诸漏不存在,追悔而生起的诸漏增加。实在很好,尊者舍断追悔而生起的诸漏之後,就修习心和慧吧!如此,尊者将会变成跟某个第五人相同。」
〔4〕在这里,这个人既不违犯,也不成为追悔者,他不如实地了知那种心解脱、慧解脱一在那里他的那些已生起的诸恶不善法完全被灭去。他是这样被说一「尊者违犯而生起的诸漏不存在,追悔而生起的诸漏不增加。实在很好,就修习心和慧吧!如此,尊者将会变成跟某个第五人相同。」这四种人被某个第五种人这样地教诫、这样地确告,次第地达到诸漏的灭尽。
192.
(1〕什么人给了之後而轻视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给哪个人衣、钵食、住所、生病因缘所必需的药,而对他有这样的想法一「我给,他接受这个」,给了那个之後而轻视一这样的人是给了之後而轻视。尊者舍断违犯而生起的诸漏之後,就修习心和慧吧!如此,尊者将会变成跟某个第五人相同。」
〔2〕什么人是共住之後而轻视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与人一起住二或三个雨安期,共住之後而轻视他一这样的人是共住之後而轻视。
〔3〕什么人是轻信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当别人称赞或毁谤被说时,很快就相信一这样的人是轻信者。
〔4〕什么人是不确定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少信、少尊敬、少爱、少欢喜一这样的人是不确定者。
〔5〕什么人是迟钝、蒙昧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不知道诸善、不善之法,不知道诸有罪、无罪之法,不知道诸劣、胜之法,不知道诸黑白相对之法一这样的人是迟钝、蒙昧者。
193.在这里,哪五种譬喻职业军人者呢?
五种军人一
在这里有一种职业军人,只看到灰尘上扬之後,便丧失勇气、沮丧、不能控制自己、不能进入战场。在这里也有一种像这样的职业军人。有这第一种职业军人存在於世间上。
再进一步地,在这里有一种职业军人,忍耐灰尘上扬,但是只看到旗子的顶端之後,便丧失勇气、沮丧、不能控制自己、不能进入战场。在这里也有一种像这样的职业军人。有这第二种职业军人存在於世间上。
再进一步地,在这里有一种职业军人,忍耐灰尘上扬、忍耐旗子的顶端,但是只听到呐喊的声音之後,便丧失勇气、沮丧、不能控制自己、不能进入战场。在这里也有一种像这样的职业军人。有这第三种职业军人存在於世间上。
再进一步地,在这里有一种职业军人,忍耐灰尘上扬、忍耐旗子的顶端、忍耐呐喊的声音,但是在混战时被杀和忧虑。在这里也有一种像这样的职业军人。有这第四种职业军人存在於世间上。
再进一步地,在这里有一种职业军人,忍耐灰尘上扬、忍耐旗子的顶端、忍耐呐喊的声音、忍耐混战。他征服那个混战之後,而成为战胜者,主控那个(混战)而住。在这里也有一种像这样的职业军人。有这第五种职业军人存在於世间上。有这五种职业军人存在於世间上。
194.
就像这样,有这五种譬喻职业军人的人存在於比丘们之中。哪五种呢?
在这里有一种比丘看见灰尘上扬之後,便丧失勇气、沮丧、不能控制自己、不能把握梵行,表现学处赢弱,放弃学处之後而还俗。
什么是他在灰尘之中呢?在这里,比丘听到一「在某某村落或城市里有端正、好看、让人欢喜、具足最上漂亮容貌的妇女或童女。」他听了那个之後,便丧失勇气、沮丧、不能控制自己、不能把握梵行,表现学处赢弱,放弃学处之後而还俗。这是他在灰尘之中。
例如那个职业军人只看到灰尘上扬之後,便丧失勇气、沮丧、不能控制自己、不能进入战场,这个人就像那譬喻。在这里也有一种像这样的人。有这第一种譬喻职业军人的人存在於比丘们之中。
195.
再进一步地,在这里有一种比丘,忍耐灰尘上扬,但是只看见旗子的顶端之後,便丧失勇气、沮丧、不能控制自己、不能把握梵行,表现学处赢弱,放弃学处之後而还俗。
什么是他在旗子的顶端之中呢?在这里,比丘听到一「在某某村落或城市里有端正、好看、让人欢喜、具足最上漂亮容貌的妇女或童女」。但是当自己看到端正、好看、让人欢喜、具足最上漂亮容貌的妇女或童女时。他看到了那个之後,便丧失勇气、沮丧、不能控制自己、不能把握梵行,表现学处赢弱,放弃学处之後而还俗。这是他在旗子的顶端之中。
例如那个职业军人忍耐灰尘,但是只看到旗子顶端之後,便丧失勇气、沮丧、不能控制自己、不能进入战场,这个人就像那譬喻。在这里也有一种像这样的人。有这第二种譬喻职业军人的人存在於比丘们之中。
196.
再进一步地,在这里有一种比丘,忍耐灰尘上扬、忍耐旗子的顶端,但是只听到呐喊的声音之後,便丧失勇气、沮丧、不能控制自己、不能把握梵行,表现学处赢弱,放弃学处之後而还俗。
什么是他在呐喊的声音之中呢?在这里,女人靠近已走到森林,或已走到树下,或已走到空闲处的比丘之後,嘲笑、讲话、拍手戏笑。当他被女人嘲笑、讲话、拍手戏笑、嘲弄时而丧失勇气、沮丧、不能控制自己、不能把握梵行,表现学处赢弱,舍弃学处之後而还俗。这是他在呐喊的声音之中。
例如那个职业军人忍耐灰尘、忍耐旗子的项端,但是只听到呐喊的声音之後,便丧失勇气、沮丧、不能控制自己、不能进入战场,这个人就像那譬喻。在这里也有一种像这样的人。有这第三种譬喻职业军人的人存在於比丘们之中。
197.再进一步地,在这里有一种比丘,忍耐灰尘、忍耐旗子的顶端、忍耐呐喊的声音,但是在混战时被杀和忧虑。
什么是他在混战之中呢?在这里,女人靠近已走到森林,或已走到树下,或已走到空闲处的比丘之後,紧贴著坐、紧贴著卧、遮盖在一起。当他被女人紧贴著坐、紧贴的卧、遮盖在一起,没有舍弃学处,没有表现出赢弱之後而从事淫欲法。这是他在混战之中。
例如那个职业军人忍耐灰尘、忍耐旗子的顶端、忍耐呐喊的声音,但是在混战时被杀和忧虑,这个人就像那譬喻。在这里也有一种像这样的人。有这第四种譬喻职业军人的人存在於比丘们之中。
198.
再进一步地,在这里有一种比丘,忍耐灰尘、忍耐旗子的顶端、忍耐呐喊的声音、忍耐混战。他征服那个混战之後,而成为战胜者,主控那个(混战)而住。
什么是他在胜利战场之中呢?在这里,女人靠近已走到森林,或已走到树下,或已走到空闲处的比丘之後,紧贴著坐、紧贴著卧、遮盖一起。当他被女人紧贴著坐、紧贴的卧、遮盖在一起时,打闭、脱离之後,因此而离闭欲。
他受用远离的住所一森林、树下、山、石洞、山洞、墓地、山林、旷野、稻草堆等。他走到森林或走到树下或走到空旷处,结踟趺而坐,放好正直的身体,系正念於面前之後。
他舍断世问的贪欲之後,用离去贪欲的心而住,使心从贪欲中净化出来;舍断瞋恚之後,无瞋恚心而住,怜悯一切生命、众生的利益,使心从瞋恚中净化出来;舍断昏沉、睡眠之後,离去昏沉、睡眠而住,有光明想、正念、正知,使心从昏沉、睡眠中净化出来;舍断掉举、恶作之後,没有掉举而住,内在寂静的心,使心从掉举、恶作中净化出来;舍断疑之後,度脱超越疑惑而住,在诸善上没有疑,使心从疑里净化出来。
他舍断这些五盖、心的秽垢(随烦恼)削弱智慧、从欲乐远离、从不善法远离之後,具足有寻、有伺、离生喜乐的第一禅之後而住;由於止息寻伺…第二禅…乃至…第三禅…乃至具足第四禅之後而住。
当入定的心是这样地清净、皎洁、无斑点、离去随烦恼、柔软、适业性、确立、达到不动时,他使心转到漏灭尽智。
他如实地了知「这是苦」;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如实地了知「诸漏」;如实地了知「这是漏集」;如实地了知「这是漏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漏之道」
当这样知、这样见时,他的心从欲漏解脱,也从有漏解脱,也从无明漏解脱。在解脱中有解脱的知识。他了知「生已被灭尽,梵行已被住立,应该做的已被做了,更不会有轮回到後世的状态。」这是他在胜利的战场之中。
例如那个职业军人忍耐灰尘上扬、忍耐旗子的顶端、忍耐呐喊的声音、忍耐混战,他征服那个混战之後,而成为战胜者,主控那个(混战)而住。这个人就像那譬喻。在这里也有一种像这样的人。有这第五种职业军人存在於比丘们之中。有这五种譬喻职业军人的人存在於比丘们之中。
199.在这里,哪五种常乞食者呢?
因为愚昧、迟钝而常乞食者;恶欲、欲的习气而常乞食者;因为疯狂、心散乱而常乞食者;因为「诸佛、诸佛的声闻弟子之称赞」而常乞食者;另外,只是因为少欲、知足、节俭、这必需品而常乞食者。
在这里,这个常乞食者只是因为少欲、知足、节俭、这必需品之後的常乞食者,这个是这五种常乞食者的第一、最上、重要、最好和崇高。
例如从母牛到牛乳,从牛乳到优酪乳,从优酪乳到奶油,从奶油到精纯奶油,从精纯奶油到醍醐,在那里出现最上的醍醐;就像这样,这个常乞食者只是因为少欲、知足、节伦、这必需品的常乞食者,这是这五种常乞食者的第一、最上、重要、最好和崇高。有这五种常乞食者。
200.
在这里,哪五种过午不食者…乃至…五种一坐食
者…乃至…五种粪扫衣者…乃至…五种三衣者…乃至…
五种住林者…乃至…五种树下住者…乃至…五种旷野住
者…乃至…五种常坐者…乃至…五种随处住者…乃
至…。
201.在这里,哪五种塚间住者呢?
因为愚昧、迟钝而塚间住者;恶欲、欲的习气而塚间住者;因为疯狂、心散乱而塚间住者;因为「诸佛、诸佛的声闻弟子之称赞」而塚间住者;另外,只是因为少欲、知足、节伦、这必需品而塚间住者。
在这里,这个塚间住者只是因为少欲、知足、节伦、这必需品的塚间住者,这是这五种塚间住者的第一、最上、重要、最好和崇高。
例如从母牛到牛乳,从牛乳优酪乳,从优酪乳到奶油,从奶油到精纯奶油,从精纯奶油到醍醐,在那里出现最上的醍醐;能像这样,这个塚间住者只是因为少欲、知足、节伦、这个必需品之後的塚间住者,这是这五种塚间住者的第一、最上、重要、最好和崇高。有这五种塚间住者。


 

六人施设
 

202.
(1)在这里这个人,在以前还未听闻的诸法中,自己彻底了解诸谛,在那里既得到一切智性,也在诸力中得自在,因这个而被认为是正等正觉者。
(2)在这里这个人,在以前还未听闻的诸法中,自己彻底了解诸谛,在那里既没有得到一切智性,也没在诸力中得自在,因这个而被认为是独正觉者。
(3〕在这里这个人,在以前还未听闻的诸法中,自己没彻底了解诸谛,在现法中就成为苦的作尽者,而且得到声闻波罗蜜,因这个而被认为是舍利佛、目犍连。
(4)在这里这个人,在以前还未听闻的诸法中,自己没彻底了解诸谛,在现法中就成为苦的作尽者,但没得到声闻波罗蜜。其余因这个而被认为是阿罗汉。
(5)在这里这个人,在以前还未听闻的诸法中,自己没彻底了解诸谛,并没有在现法中成为苦的作尽者,是不还者一不回来这里(轮回)的状态者。因这个而被认为是不还者。
(6)在这里这个人,在以前还未听闻的诸法中,自己没彻底了解诸谛,并没有在现法中成为苦的作尽者,是还者一回来这里(轮回)的状态者,因这个而被认为是预流、一来者。
 



七人施设
 

203.
〔1〕什么人是一次沉下而为沉下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具足诸纯黑、不善之法一这样的人是一次沉下而为沉下者。
〔2〕什么人是浮出之後而为沉下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浮出「在诸善法中有善信,在诸善法中有善惭,在诸善法中有善愧,在诸善法中有善精进,在诸善法中有善慧。」他的那个信既不住立,也不增长,而会减少;他的那个惭既不住立,也不增长,而会减少;他的那个愧既不住立,也不增长,而会减少;他的那个精进既不住立,也不增长,而会减少;他的那个慧既不住立,也不增长,而会减少一这样的人是浮出之後而为沉下者。
〔3〕什么人是浮出之後而成为住立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浮出「在诸善法中有善信,在诸善法中有善惭,在诸善法中有善愧,在诸善法中有善精进,在诸善法中有善慧。」他的那个信既不减少,也不增长,而会住立;他的那个惭既不减少,也不增长,而会住立;他的那个愧既不减少,也不增长,而会住立;他的那个精进既不减少,也不增长,而会住立;他的那个慧既不减少,也不增长,而会住立一这样的人是浮出之後而成为住立者。
〔4〕什么人是浮出之後而观察、省察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浮出「在诸善法中有善信,在诸善法中有善惭,在诸善法中有善愧,在诸善法中有善精进,在诸善法中有善慧。」他因为完全灭尽三结而成为预流者,不堕恶趣、决定、趋向究竟正觉一这样的人是浮出之後而观察、省察者。
〔5〕什么人是浮出之後而前进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浮出「在诸善法中有善信,在诸善法中有善惭,在诸善法中有善愧,在诸善法中有善精进,在诸善法中有善慧。」他因为完全灭尽三结、薄贪、瞋、痴性而成为一来者,只来这个世界一次之後,成为苦的作尽者一这样的人是浮出之後而前进者。
〔6〕什么人是浮出之後而成为得立足处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浮出「在诸善法中有善信,在诸善法中有善惭,在诸善法中有善愧,在诸善法中有善精进,在诸善法中有善慧。」他由於完全灭尽五下分结而成为化生者,在那里完全寂灭了,不会从那个世界回来一这样的人是浮出之後而成为得立足处者。
(7)什么人是浮出之後,成为已度越彼岸而住立在高地上的婆罗门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是浮出「在诸善法中有善信,在诸善法中有善惭,在诸善法中有善愧,在诸善法中有善精进,在诸善法中有善慧。」他由於诸漏的灭尽,而无漏心解脱、慧解脱,在现法中自己证知、作证、具足之後而住一这样的人是浮出之後,成为已度越彼岸而住立在高地上的婆罗门。
204.什么人是双分解脱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以(名)身证得八解脱之後而住,以(道)智看到之後,他的诸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双分解脱者」
205.
什么人是慧解脱者呢?…乃至…身证者…乃至…见至者…乃至…信解脱者…乃至…随法行者。
206.什么人是随信行者呢?
哪个人为了作证预流果而修行者的信根是非常强,他修习带领信、以信为前行的圣道一这个人被称为「随信行者」。为了作证预流果而修行的人是随信行者。住果者是信解脱者。
 





八人施设
 

207.在这里,哪四种具足道,具足果者呢?
预流者,为了作证预流果而行道者;一来者,为了作证一来果而行道者;不来者,为了作证不来果而行道者;阿罗汉,为了作证阿罗汉果而行道者;这四种是具足道者,这四种是具足果者。
 





九人施设
 

208.
〔1〕什么人是正等正觉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在以前还未听闻的诸法中,自己彻底了解诸谛,在那里既得到一切智性,而且在诸力中得自在一这个人被称为「正等正觉」。
〔2〕什么人是独正觉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在以前还未听闻的诸法中,自己彻底了解诸谛,在那里既没得到一切智性,而且没在诸力中得自在一这个人被称为「独正觉者」
〔3〕什么人是双分解脱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以(名)身证得八解脱之後而住,以(道)智看到之後,他的诸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双分解脱者」
〔4〕什么人是慧解脱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实在不是以(名)身证得八解脱之後而住,而是以(道)智看到之後,他的诸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慧解脱者」
〔5〕什么人是身证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以(名)身证得八解脱之後而住,以(道)智看到之後,他的一些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身证者」。
〔6〕什么人是见至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如实地了知「这是苦」;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以他的智慧彻见和实践了如来所说的法,以智慧看到之後,他的一些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见至者」
〔7〕什么人是信解脱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如实地了知「这是苦」;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以他的智慧彻见和实践了如来所教的法,以智慧看到之後,他的一些漏完全被灭尽,但是不同於见至者一这个人被称为「信解脱者」
〔8〕什么人是随法行者呢?
哪个为了作证预流果而修行者的慧根是非常强,他修习带领慧、以慧为前行的圣道一这个人被称为「随法行者」。为了作证预流果而修行的人是随法行者,住果者是见至者。
〔9〕什么人是随信行者呢?
哪个为了作证预流果而修行者的信根是非常强,他修习带领信、以信为前行的圣道一这个人被称为「随信行者」。为了作证预流果而修行的人是随信行者,住果者是信解脱者。
十人施设
 

209.哪五种是在这里终结者呢?
极七次者、家家者、一种者、一来者和哪个在现法中的罗汉一这五种是在这里终结者。
哪五种是在这里舍弃之後而为终结者呢?
中圆寂者、生圆寂者、无行圆寂者、有行圆寂者、上流至色究竟天者一这五种是在这里舍弃之後而为终结者。在这个范围是诸人的人施设
 
级别: 大学生
发帖
343
铜币
354
威望
66
贡献值
3
银元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09-11-09
引用
引用第1楼huiqian于2009-11-07 19:15发表的 :
27.什么人是见至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如实地了知「这是苦」;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以他的智慧彻见和实践了如来所教的法,以智慧看到之後,他的一些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见至者」。
28.什么人是信解脱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如实地了知「这是苦」;如实地了知「这是苦集」;如实地了知「这是苦灭」;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灭苦之道」,以他的智慧彻见和实践了如来所教的法,以智慧看到之後,他的一些漏完全被灭尽,但是不同於见至者一这个人被称为「信解脱者」。


这两种人 好象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为何叫法不同?
愿你智慧、幸福、吉祥
级别: 大学生
发帖
343
铜币
354
威望
66
贡献值
3
银元
0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09-11-16
引用
引用第1楼huiqian于2009-11-07 19:15发表的 :
四人施设
24.什么人是双分解脱者呢?
  在这里有一种人,以(名)身证得八解脱之後而住,以(道)智看到之後,他的诸漏完全被灭尽一这个人被称为「双分解脱者」。


这种圣人是不是就是《杂阿含经》中所说的“心解脱”的圣人?
愿你智慧、幸福、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