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搜索 银行
  • 3546阅读
  • 0回复

佛祖统纪(54卷)---佛祖统纪卷第五

级别: 总版主
发帖
703
铜币
625
威望
175
贡献值
7
银元
0
好评度
0
西土二十四祖纪第二
 
    始祖摩诃迦叶尊者   二祖阿难陀尊者
   三祖商那和修尊者 (阿难旁出)末田地尊者
  
四祖优波鞠多尊者  五祖提迦多尊者
   六祖弥遮迦尊者       七祖佛駄难提尊
  
八祖佛陀密多尊者  九祖胁比丘尊者
   十祖富那夜奢尊者  十一祖马鸣尊者
   十二祖迦毘摩罗尊者  十三祖龙树尊者
   十四祖迦那提婆尊者  十五祖罗睺罗多尊者
      十六祖僧佉难提尊者  十七祖僧佉耶舍尊者
      十八祖鸠摩罗驮尊者  十九祖闍夜多尊者
         二十祖婆修槃驮尊者
      二十一祖摩拏罗尊者  二十二祖鹤勒

 那尊者 二十三祖师子尊者
止观论之辞曰。行人若闻付法藏。则识宗元。
付法藏人。始迦叶终师子。二十三人。末田地
与商那同时。取之则二十四人。诸师皆金
口所记(事出辅行)并是圣人能多利益(按法藏经。我灭度后。
有二十四尊者。出现于世。流传我法)辅行云。像末四依弘宣佛化传中既云并是圣人。故多是四依。亦可通
于三二。以初依属凡。不得名圣也(妙玄云。五品六根
为初依。十住为二依。十行十向为三依。十地等觉为四依。此约大乘论四依。若涅槃经云。有四种人能护正法为
世所依。初依小乘内外凡。二依初果。三依二三果。四依四果。此约小乘论四依。今言付法。乃是大乘。故辅行所
言。是大乘四依也。言传中者。即付法藏传。一根名付法藏因缘经)今论祖承传大
法。而鞠多诸祖。云证小果者。准荆溪意。谓
四果是真福田。化道易行。宜作此像。即是
四依为四果像。是知金口诸师皆破无明位
在四依。内弘大法而外示小像。为明付
法撰二十四祖纪
始祖摩诃迦叶尊者(此云大饮光。古仙人身光隐蔽余光。遂以为姓。此尊者是其后
裔。身亦光明。饮蔽余光。佛弟子中。有十力迦叶三迦叶等。于此同姓中最长故。标大字以简之)名毕
钵罗(此菩提树名。父母祷树神而生故。从树立名)罗阅只国人(此云王舍城。即摩
伽陀国中城名)父迦毘罗(此云头面金色。盖是古者金光仙人之后)世称大富
长者。十六大国无以为邻。千倍胜瓶沙王
(即频婆裟罗王。此云颜色端正)王有金犁千具。畏胜于王。
减一耕犁。但用九百九十九双牛金犁。有
六十库金粟。库容三百四十斛。昔毘婆尸佛
入灭之后(此云胜观)塔像金色少处阙坏时有贫
女。丐得金珠欲补像面。时迦叶为锻金师。
既为补治。因共立誓愿。我二人常为夫妇。
身真金色恒受胜乐。以是因缘。九十一劫生
天人中最后得生第七梵天(初禅大梵。居六欲上。正当第七)
时摩伽陀国(此云不害)有婆罗门。巨富无量而无
子息。舍侧有一树神。常往乞子。历年无应。
瞋忿曰。今更七日奉祀。若复无验必当烧
树。树神愁怖即诣梵天。梵王天眼见一梵
天临当命终劝其往生。满足十月生一男
儿身真金色。光明赫奕照四十里。身具三
十相(文句。应是阙白豪肉髻二相)相师占云。此儿宿福必当
出家。年至十五欲为聘妻。儿语父母。能为
我得紫金色女。我当纳之。父母即召诸婆
罗门。铸一金女。舆行村落高声唱言。若有
女人见金神者。后出嫁时必得好婿。女闻
悉出。唯一女躯体金色。独不肯出。诸女强将
共见金神。婆罗门见即为聘得。夫妇二人了
无欲意。各住一房父母知已。毁除一房令
其同室。迦叶语曰。我若眠时汝当经行。汝若
眠息我当经行。夫妇节操。深厌世间启求
出家。即舍家事深入山林。心念口言。诸
佛如来出家修道。我今亦当随佛出家。即
着坏色纳衣自剃须[髟/火]。空中天神而告之
曰。释迦如来今与千二百五十阿罗汉。在王
舍城竹园中住。迦叶闻语即趣竹园。佛往逆
之。至跋耆聚落。值佛奉上宝衣。佛即授以
粪扫大衣。初闻增上戒定慧即得无漏。时
已百二十岁。其妇相续亦得阿罗汉果。迦叶
受乞食法行十二头陀。至老不舍。常曰我
受佛衣。师想塔想。未曾头枕。况以覆卧。如
此大衣大进我行。佛语之曰。汝年老根弊。
可舍乞食及受长衣。迦叶答曰。我当尽寿
行兰若行(此云寂静处。十二头陀行之一)佛言善哉。若迦叶
行头陀行在世者。我法久住。迦叶头陀既
久。[髟/火]长衣弊。来诣佛所。诸比丘皆起慢心。
佛分半座令坐。迦叶不肯。佛即广赞迦叶
功德。与我不异。何故不坐。诸比丘闻为之
心惊。佛复为说本因。昔有文竭陀(辅行云即顶生王也)高
才绝伦。天帝钦其德。遣千马车造阙迎之。
天帝出候命王同坐。共相娱乐送王还宫。
昔迦叶以生死座命吾同坐。吾今成佛以
正法座报其往勋。迦叶共佛坐。时天人咸
谓佛师。即起呜佛足云。佛是我师。我是
弟子(云云)毘耶离城有长者维摩诘。方便示
疾饶益众生。佛告大迦叶。汝行诣维摩诘
问疾。迦叶白言。我不堪任诣彼问疾。所以
者何。忆念我昔贫里行乞。维摩诘来谓我言。
以一食施一切。供养诸佛及众贤圣。然后
可食。如是食者。非有烦恼非离烦恼。非
入定意非起定意。非住世间非住涅槃。
其有施者。无大福无小福。不为益不为
损。是为正入佛道。不依声闻。迦叶。若如
是食。为不空食人之施也。时我闻说是
语。即于一切菩萨深起敬心。不复劝人以
声闻辟支佛行。是故不任诣彼问疾(维摩经)
世尊。于法华会上告舍利弗。如是妙法诸
佛如来时乃说之。时舍利弗于此法说领
解。世尊授记。未来作佛号曰华光。复告舍
利弗。今当复以譬喻更明此义。遂说长者
大宅欻然火起。长者方便诱谕诸子。以羊鹿
牛三车玩好之具。引之令出。然后等赐高
广大白牛车。如来亦复如是。初说三乘引
导众生。然后但以大乘而度脱之。时大迦
叶等四大声闻于此领解。遂说穷子之譬。谓
如穷子舍父逃逝。五十余年。后虽遇会志
意下劣。二十年中常令除粪。过是已后心
相体信。结会父子正领家业。自言我等昔来
但乐小法。世尊以方便力说如来智慧。今
我方知。世尊于佛智慧无所吝惜。是故我
等说本无心有所希求。今法王大宝自然而
至。如佛子所应得者皆已得之。于是世尊
复告迦叶。说药草喻述成其解。而语之曰。
汝于未来当得成佛名曰光明(法华经○此通付法)佛
告诸比丘。我今所有无上正法。悉已付嘱迦
叶。当为汝等作大依止(涅槃经○此别付法○阿难问经。我入涅槃
大迦叶当与比丘比丘尼作大依止。如我无异)时大迦叶与五百弟子
在耆闍崛山。去拘尸城五十由旬。迦叶于
正受中心惊身颤。从定中出见地大动。即
知如来已入涅槃。即将弟子往拘尸城。至
佛棺所。如来大悲。为迦叶故棺自然开。显
出真金紫磨坚固色身。迦叶哀哽。即以香水
灌洗。千毡缠身。棺门即闭。迦叶说偈。如来
复现双足千辐轮相出于棺外。迦叶礼赞金
刚双足还自入棺。从心胸中火涌棺外。渐
渐荼毘。经于七日。香楼乃尽(涅槃后分○迦叶与弟子向拘尸城。路
见梵志手执曼陀罗华。谓曰。世尊涅槃已经七日。一切人天大设供养。吾从彼问得斯华来。出赴涅槃经)
佛荼毘已始经七日。迦叶告五百阿罗汉。
令诣十方集诸罗汉。得八亿八千。尽集双
树间听受法言(菩萨处胎经)至中夏安居初十五
日。迦叶共千罗汉。在王舍城。结集三藏。闍
王日给千人饭食。足满一夏(智论)迦叶弘持正法至二十年(当周懿王八年壬辰)以法藏付嘱阿难。
先礼四塔(出家成道转法轮入涅槃四处。各建七宝塔)次礼八塔(八国王所
建舍利塔)次入龙宫礼佛髭塔。次升天上礼佛
牙塔。去辞闍王。适值王寝。即往鸡足山
(其山三峰如仰鸡足即灵鹫山)。取草敷座而发三愿。一愿此身
及所持衣钵俱不坏。待至慈氏下生。二愿入
灭尽定已。三峰合一。三愿阿难闍王若至。
愿山暂开。时闍王梦屋梁折。王觉已悲叹。即
往鸡足山见迦叶全身俨然在定。王发声
哀哭。积诸香木欲闍维之。阿难为言。迦
叶以定住身以待弥勒。不可得烧。王供养
已还归本国。山合如故。至慈氏三会之后。
有无量憍慢众生将登此山。慈氏弹指山峰
即开。迦叶以所持衣授与慈氏。致辞礼敬
毕。涌身虚空示诸神变。化火焚身乃入寂
灭(付法藏经○梅溪集。荆公谓佛慧泉禅师曰。世尊拈花出自何典。泉云藏经所不载。公曰顷在翰苑。偶
见大梵王问佛决疑经三卷。有云。梵王在灵山会上。以金色波罗花。献佛请佛说法。世尊登座。拈花示众。人天百
万。悉皆罔措。独迦叶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分付迦叶)
 述曰。妙经言。世尊开显大法迦叶领解。
 此付法之通义也。涅槃经言。佛告诸比丘。
 我今所有无上正法。悉已付嘱迦叶。后分
 云。迦叶至佛棺所说偈。佛现双足。阿难
 问经。佛将涅槃告迦叶言。当与四众
 作大依止。此等诸文皆在涅槃。即付法之
 别义也。通则大众皆获领解。别则迦叶独
 任住持。今涅槃付嘱正当别义。是以祖祖
 相传住持不断也。有欲以法华领解为
 付法者。但得通意
二祖阿难陀尊者。佛叔父白饭王次子。以佛
成道二月八日生(阿难陀。此云庆喜。谓王心欢喜举国欣庆)即调达
之弟也。面如净满月。眼若青莲华。年八岁
从佛出家。得白四羯磨具足戒。多闻第一。
年三十一为佛侍者。闻持法藏。至法华会
上。佛告阿难。汝于来世。当得作佛。号山
海慧自在通王。复告诸菩萨曰。我与阿难。
于空王佛所。同时发菩提心。阿难常乐多
闻。我常勤精进。是故我已得成菩提。而阿
难护持我法。亦护将来诸佛法藏。佛灭度
后。大迦叶结集法藏选千阿罗汉。令阿难
升师子座宣说诸经。迦叶垂入灭时。以最
胜法付嘱阿难。而作是言。往古定光佛为
沙门时。畜一沙弥常令诵经。若经少阙即
便诃责。时沙弥为师乞食。若少稽留经不充
课。极为其师之所诃骂。沙弥愁恼且行且
诵。时有长者问知其故。语沙弥言勿生
忧恼。从今已后常相供给。时此沙弥不复
行乞专心读诵经常充足。时沙弥者即世尊
是。施食长者即阿难是。以斯福缘智慧深妙
总持多闻(述曰。沙弥课经。宜得总持之益。长者供食。亦擅多闻之功。信知世间造善造恶。随所作
事。资成之者。必当均获其报。气分所感。岂得免焉)阿难游行宣化几二十
年。尝至竹林中(即王舍城外竹林寺)闻比丘诵偈。若人
生百岁。不见水老鹤。不如生一日。时得
睹见之。阿难惨然曰。此非佛偈。当云。若人
生百岁。不解生灭法。不如生一日。而得
解了之。比丘向其师说。师曰。阿难老朽言
不可信。阿难后时闻彼比丘犹诵前偈。即
自思惟。今此比丘不受吾教。于世无益宜
入涅槃。即诣闍王适值其睡。王梦盖茎
折。即便惊觉。门人告言。阿难入灭故来相
见。王发声哭问何所在。答云。已向毘舍离
国。即严四兵(象马车步)追至恒河。阿难乘船在
河中流。王稽首白言。三界明灯愿勿涅槃。
时雪山有五百仙人。观见阿难将欲涅槃。
飞空而至求哀出家。即化恒河变成金地。
为诸仙人说法。成阿罗汉。俱时入灭(即末田地
五百仙人)阿难涌身虚空作十八变入风奋迅三
昧。分身四分。一分与释提桓因。一分与娑
伽龙王。一分与毘舍离子。一分与阿闍世
王。四处各起宝塔供养舍利(杂见法华。付法藏。大论。文
句。妙乐)
三祖商那和修尊者。王舍城长者也。过去世
为商主。路见辟支佛身婴重病。即为求药
治疗。见其衣极弊恶奉妙毡衣。辟支佛言。
此商那衣(或翻草衣。西域有九枝秀草。若罗汉生。则此草生于净地之上也)以此出
家成道。故当着此而入灭也。即飞空作十
八变。便取涅槃。商主悲哀。积诸香木闍维
舍利起塔供养。愿我来世功德威仪及以衣
服如今无异。由斯愿力于五百世身中阴。
恒服此商那衣。最后身衣从胎俱出。随身增
长。出家变为法服。具戒变为九条。因名商
那和修(按西域记。梵衍那国。度雪山东有伽蓝。藏商那九条衣缝赤色。商那入灭。留此袈裟。
谓弟子曰。法尽之后。方乃变坏。今已少损矣)如来昔游摩突罗国见
树林荣茂。告阿难曰。吾灭度后。当有比丘
商那和修于此山中起僧伽蓝说法教化。
后商那入海大获珍宝。往诣竹林设大施
会。闻佛世尊迦叶目连皆已灭度。即便严办
为般遮于瑟(此云五年大会)及造门楼。阿难告曰。汝
今已为财施。复当作于法施。出家学道利
益众生。商那答言。甚适我愿。即度出家成
阿罗汉。乃往曼陀山。以慈三昧化二毒龙
子。营建禅室。复往罽宾国象白山中安座
入定。时弟子优波鞠多有五百弟子。犹处
生死憍慢贡高。鞠多即入三昧。观此诸人
与己无缘。唯有吾师乃能化度。便至心念
商那和修。商那神力从空飞来。衣裳弊恶坐
鞠多座。弟子咸瞋。是何弊人处我师座。以
白鞠多。鞠多至房头面作礼。弟子念言。师
虽为礼盛德胜之。商那手指虚空。便下香
乳。如高山泉注。鞠多不晓是何三昧商那
为言。此是龙奋迅三昧。如是次第。五百三
昧都不了知。一一为说。又语鞠多。如来三
昧目连不识。目连三昧余声闻不识。吾师阿
难三昧我亦不知。今我三昧汝亦不知。我涅
槃后。七万七千本生诸经。一万阿毘昙藏。八
万清净毘尼。皆随我灭。时诸弟子方自责
悔。商那复为说法。皆得阿罗汉果。商那即
飞空作十八变。而入涅槃。鞠多积诸香木
以火邪旬(邪旬梵语也即火化之意)收取舍利起塔供养(付法
藏经)
(阿难旁出)末田地尊者。雪山五百仙人之导首也。
阿难欲入涅槃至恒河中。其地大动。诸仙
知之。飞空而至。俱求出家。阿难即化河水
悉成金地。五百仙人俱得出家成阿罗汉
(末田地。此翻为中。以诸仙在河中得戒也)时末田地欲先涅槃。阿难
嘱云。佛记汝当于罽宾国建立佛法。阿难
涅槃后。末田地乃往罽宾。降伏恶龙住持
佛法。临涅槃时涌身虚空作十八变。然后
入灭(付法藏经)
四祖优波鞠多尊者。摩突罗国人。容貌端正
聪慧辨才。商那初教系念。若起恶心当下
黑石。生善念时当下白石。鞠多如教摄念。
初黑偏多。次白黑等。至七日满唯有白石。
商那即为宣说四圣真谛。应时逮得须陀洹
果。时城中有婬女名婆须密。闻鞠多端丽
遣人延召。鞠多不许。有长者子共婬女
宿值贾客远来大齎珍宝求女交通。女贪
其宝杀长者子埋置舍内。长者之家推求
至舍。掘地得之。具陈国王。即取婬女斩
截手足。劓其耳鼻弃于冢间。鞠多往化至
婬女所。婆须密云。我以妙容相召不顾。今
既残毁何用来为。答言。我为观汝实相故
来。不为欲也。汝本以色诳惑众生。譬如画
瓶盛满臭秽。智者了之终不乐着。令应谛
观此色无常众苦积聚如痈如疮。宜勤方
便而求解脱。婬女心开得法眼净。命终生
天。鞠多因观诸法苦空无常。应时逮成阿
那含果。初见商那便求出家。商那问汝年
几。答云十七。商那曰。汝身十七。性十七。鞠
多曰。师发已白。发白耶。心白耶。商那知是
法器。即度出家受具戒已即得阿罗汉道
商那谓曰。佛记汝在百年后坐禅第一大
化众生。鞠多受教集众说法。魔王波旬化
作白象。七宝庄严。现为女人端正奇丽。举
会观视无听法心。鞠多知魔所为。以蛇狗
人三尸化作华鬘以加其颈。还见死尸虫
蛆臭烂。尽其神力去之不能。涌身虚空
问诸天众。梵王问曰。十力弟子所作神力
岂能解之。汝若归依尊者。容可得解。波旬
乃往尊者所。五体投地求解三尸。尊者谓
言。汝于正法更莫娆害。然后乃当为汝解
之。魔言受教。尊者乃为解去三尸。鞠多每
以不见佛为恨。因问魔曰。汝曾见佛其相
如何。汝能现否。曰能。于大林前现一佛形。
相好奇特如紫金山。光照十方梵释扈从。
鞠多欢喜不觉致拜。魔即复形前接曰。我
是凡夫何当圣礼。至第四日魔更下来。以
大音声普告一切。欲得富乐生人天中。欲
求涅槃第一安隐。不见如来大悲说法。悉
当往诣鞠多尊者。听受妙法至心修行。是
时城中男女皆共云集。随其所应说种种
法百千众生得须陀洹。万八千人成阿罗
汉。时阿恕迦王(即阿育王)闻尊者在忧陀山为
众说法。遣使白言。欲来问讯。尊者以处所
隘陋。躬自往诣至华氏城。为王摩顶说偈。
指示如来往昔游方行住之处。悉令起塔。
鞠多化度众生。夫妇俱得阿罗汉者。乃下
一筹。筹长四寸。满一石室。室高丈六。纵广
亦尔。神通化用与佛无异。但无三十二相。
举世号为无相好佛。化缘已毕。作十八变
而取灭度。以室中筹用为邪旬。人民号泣。
共收舍利起塔供养(付法藏经)
五祖提迦多尊者。摩突罗国人。初鞠多化缘
将毕。往至其父长者家。问言。大圣何以独
行。鞠多答曰。我出家人无有给侍。若有人
者当见垂惠。长者答言。若后生子必相奉
给。后生男名提迦多。善学经论。往从索之。
将至僧坊度令出家。年满二十为受具戒。
初日断见谛结得须陀洹。第一羯磨。薄婬
怒痴获斯陀含。第二羯磨。欲界结尽得阿
那含第三羯磨。顿断三界烦恼。建立梵行
成阿罗汉。三明远照六通具足。游步隐显自
在无碍。鞠多告曰。我涅槃时至。以此法宝
持用付汝。汝当流布。后提迦多化度世间。
于中印度而取涅槃。天人悲感。收取舍利
起塔于班茶山中(付法藏经)
六祖弥遮迦尊者。中印度人。八千仙人
导首。多闻博达有大辩才。往见提迦多曰。
我昔与师同生梵天。我遇阿私陀教授仙
法。师遇大善知识修习佛道。自此殊途已
经六劫。彼仙记曰。汝后六劫当遇同学获
证圣果。今日得遇非宿缘耶。提迦多。即为
说法得证无漏。仙众不信。提迦多为现神
变。众方信服俱得道果。提迦多。临欲入灭
以法付嘱。而告之曰。佛以正法付大迦叶。
如是展转乃至于我。我今付汝宜当流布。
弥遮迦受教宣流正法。于诸众生开涅槃
道。化缘已毕遂入涅槃。众取舍利起塔供
养(付法藏经)
七祖佛陀难提尊者。北天竺人。慧解善说胜
服当世。初弥遮迦至其国。望雉堞上金色
祥云。叹曰。此下必有大士可为法嗣。乃往
寻之。果于闤闠中见佛陀难提。而谓之曰。
我师提迦多说。世尊昔游北印度语阿难
曰。我灭后三百年。有一圣人名佛陀难提。
于此弘法。难提答曰。我思往劫尝献如来
宝座。彼因记我。当于贤劫释迦法中宜
弘教法。今符师语。愿求出家。才闻说法即
得四果。弥遮迦临欲入灭。即以正法付嘱
流布。后时难提化缘将毕。遂入涅槃。众取
舍利起塔供养(付法藏经)
八祖佛陀密多尊者。提伽国人。德力深固善
化群生。初难提行化至其国。见一家有白
光。谓其徒曰。此有圣人。有口不言。有足
不履。及至其舍。长者问其何来。难提即曰。
来求弟子。长者曰。我有一子。年五十岁。不
言不履。安能给侍。难提曰。真吾弟子。密多
遽起礼拜。行七步已口说偈曰。父母非我
亲。谁是最亲者。诸佛非我道。谁是最道者。
难提曰。汝言与心亲。父母非可比。汝行与
道合。诸佛心即是。外道有相佛。与汝不相
似。欲识汝本心。非合亦非离。又谓之曰。
此子昔曾值佛悲愿广大。虑父母爱情难舍
故不履不言。长者遽舍出家即证道果流
布正法。时有国王宗事异学轻毁三宝。密
多将欲调伏。躬持赤旛于十二年在王前
行。王后问曰。斯是何人。答曰。我是智人善能
谈论。王即宣令于正胜殿集诸婆罗门长者
居士。与一沙门共相议论。密多升座建无
方论。浅智之人一言即屈。其聪辨者再便辞
尽。王乃躬与密多以起言端。寻亦摧服。王
即回心为佛弟子。时国中有尼干毁谤正
法。善知算数(尼干此云自饿外道)密多往化。就受数述。
尼干常出恶声骂辱于佛。密多谓曰。汝今
造罪必堕地狱。若不见信可算知之。尼干
推算知堕地狱。白尊者言。我当云何得
免斯咎。密多告曰。如因地倒还从地起。汝
若归佛此罪可灭。时尼干即以五百偈。赞
叹如来改悔先罪。密多复告之曰。汝此善
业必生天上。若不见信可算知之。尼干下
算。自见己身罪灭生天。便大欢喜。遂与五
百人俱共出家。密多化缘将毕遂入涅槃。
弟子为奉全身起塔供养(付法藏经)
九祖胁比丘尊者。中印度人。由于昔业在
母胎六十年。既生须[髟/火]俱白。厌恶五欲不
乐居家。其父携见密多曰。此子处胎六十
年。因号难生。曾遇相者。言是法器。愿求出
家。受戒之日祥光烛座。感舍利三七颗。便
于座上得阿罗汉。精进苦行胁不至席。时
号胁比丘。有外道见师手放光明暗中
取经。即舍邪归正获证道迹。化缘将毕。
现十八变便入涅槃。众取舍利建塔供养
(付法藏经)
十祖富那夜奢尊者。华氏国人。智识深邃多
闻博记。初胁比丘至其国。止一树下指其
地曰。此地若变金色。当有圣人至矣。言已
地果成金。既而夜奢果至。遂纳为弟子付
以法藏。以善方便化度众生。所作已办便
入涅槃。众取舍利起塔供养(付法藏经)
十一祖马鸣尊者。东天竺桑岐多国婆罗门。
以刀贯杖铭曰。天下智士。能胜我者。截首
以谢。诸国之人莫有抗者。时富那夜奢于
闲林中坐。马鸣大慢贡高计实有我。闻夜
奢说诸法空无我无人。往谓之曰。一切世间
言论我能破坏。此言若虚斩首以谢。夜奢曰。
佛法之中凡有二谛。若就世谛假名为我。
第一义谛皆悉空寂。如是推求我何可得。马
鸣知义不胜便欲斩首。夜奢曰。我法仁慈
不斩汝首。如来记汝。后六百年当传法藏。
于是度令出家。内心犹有愧恨。时夜奢有
经在闇室。令马鸣往取。白言室暗。夜奢以
五指放光。马鸣心疑是幻。凡幻之法知之
则灭。而此光转更炽盛。即便心服。勤苦修行
仰受付嘱。于华氏城游行教化。作妙技乐
名赖吒和罗。其音清雅宣说苦空无我之法。
时此城中五百王子。同时开悟出家为道。时
华氏王恐国虚空。即便宣令勿令作乐。有
月氏国王(氏音支)攻华氏城。城中凡九亿人。即
从索九亿金钱。时华氏王。即以马鸣一佛钵
慈伈鸡。各当三亿。马鸣智慧殊胜。佛钵如
来功德。慈心鸡不饮虫水。悉能摧灭怨敌。
月氏王大喜。回兵归国。后安息国来伐月
氏。交战获胜杀安息人。凡有九亿。有一罗
汉欲令王悔。即以神力示其地狱。王见
惶怖。时马鸣即语王曰。王能听我说法。当
令此罪不入地狱。王后欲征北海。群臣
怨王贪虐无道。因王病疟以被镇之。人
坐其上须臾气绝。由听马鸣说法。生大海
中作千头鱼。剑轮回注斩截其首。续复生
头次第更斩。须臾之间头满大海。时有罗
汉为僧维那。王即告言。今此剑轮闻犍稚
音。即便停止苦痛小息。唯愿大德延令长久。
罗汉悲闵为长打之。过七日已受苦便毕。
至今此寺相传长打。马鸣传法已。即入龙
奋迅三昧。挺身虚空如日轮相。复还本位
以取涅槃。众收舍利起塔供养(付法藏经○摩诃衍论过去
轮陀王有千白鸟。若鸟出声王则增德。如是诸鸟。若见白马则鸣。王遍求白马不得。乃作言曰。若佛弟子。能令此
鸟鸣者。都破外道时菩萨神力现千白马鸣千白鸟。绍隆正法令不断绝。是故世尊名曰马鸣)
十二祖迦毘摩罗尊者。华氏国人。为外道师
有众三千。以神力求娆马鸣。鸣曰。汝之神
力更能如何。摩罗曰。我化大海极为小事。
鸣曰。汝能化性海否。问何谓性海。鸣曰。山
河大地依之建立。三昧六通由兹发现。摩罗
闻之即能信入。与三千众同时悟道。受师
付嘱宣布正法。于南天竺大兴饶益。造无
我论足一百偈。此论至处魔外摧折。时西印
度有太子名云自在。仰师道德请入宫中
供养。摩罗曰。佛戒沙门不得亲近王臣权
势。太子曰。城北有一山窟可往居否。摩罗
即往趣之。路见大蟒。为其说法授戒。其蟒
即隐。及至石窟。有素服老人出迎谢曰。我
昔为僧持戒好静。新学请益应答之际。多
起嗔心故报为蟒。今居此已千载。适闻说
法已得脱苦。故此拜谢(佛灭至此。方六百年。此蟒应是迦叶末法时为
僧。故云千载)摩罗化缘已毕现通入灭。众取舍利
起塔供养(付法藏经)
十三祖龙树尊者。南天竺国梵志之裔。始生
之日在于树下。由入龙宫始得成道。故号
龙树(西域记。梵云那迦阏树。此翻龙猛)佛去世后七百年出。
天姿聪悟。在乳哺中闻诸梵志诵四韦陀
典。有四万偈。偈各三十二字。皆达句义。弱
冠驰名独步诸国。天文地理星纬图谶。及余
道术无不综练。尝与契友三人议曰。世间
义理可以开神明发幽旨者。吾辈悉达之
矣。更以何方而自娱乐。复云。人生唯有追
求欲色为至乐耳。乃俱往术家学隐身法。
师念曰。此四梵志才智高远。今以术故屈辱
就我。若授其方则永见弃。乃各与青药一
丸水磨涂眼形自当隐。龙树闻香。便识此
药有七十种。名字两数皆如其方。师闻大
惊。即以其法具授四人。既得其药翳身游
行。相与入王后宫数月。美人怀妊者众。王
问智臣。臣曰。若非鬼魅则是方术。可以细
土置诸门中。若是方术其迹当见。设是鬼
魅入必无迹。人可兵除鬼当咒灭。王用其
计。果四人足迹。乃令勇士挥剑空中。斩三
人首。近王七尺刀所不至。龙树敛身依王
不能加害。始悟欲为苦本。即自誓曰。若
免斯难当诣沙门受出家法。既得出宫
便入山至一佛塔。摩罗来访。龙树迎之曰。
深山孤寂。大德至尊何枉神足。摩罗曰。我
非至尊来访贤者耳。龙树默念。此师得决
定性否。明道眼否。是大圣继真乘否。摩罗
曰。汝虽心语我已意知。但办出家何虑吾
之不圣。龙树悔谢即求出家。于九十日诵
通三藏。阎浮所有皆悉通达。辩才无碍。自谓
一切智人。欲从瞿昙门入。门神告曰。今汝
智慧。何异萤火齐于日月。以须弥山等亭
历子。我观仁者非一切智。云何欲从此门
而入。龙树情屈心自念言。世界佛经虽妙句
义未尽。我当更敷演之开悟后学。复欲
立师教戒。更造衣服令少不同。欲除众
情选择良日。便欲成造。独处静室水精房
中。大龙菩萨愍其心念。即以神力。接入大
海宫殿。开七宝函与诸方等经典。九十日
中通解甚多。龙曰。汝今阅经为遍未耶。师
曰。汝经无量不可得尽。我今所读。足过
阎浮十倍。龙曰。忉利天上诸经。复过此中
百千万倍。师于宫中修行豁然通达。善解
一相深入无生法忍。龙知悟道送师出宫
(辅行云。龙接入宫。一夏但诵七佛经目)南天竺国王深染邪见师欲
化之。躬持赤幡在王前行经历七载。王问
何人。答曰。我是一切智人。王曰。诸天今者何
所作为。答曰。天今正与阿修罗战。须臾空
中刀剑相继而坠。修罗耳鼻从空而下。王始
惊悟稽首作礼。是时殿上万婆罗门。叹其神
德除发出家。诸外道众来共议论。一言便屈
降伏出家。有婆罗门善知咒术。白王求与
捔力。婆罗门化大池莲华自坐其上。龙树
化白象入池。鼻绞莲华高举掷地。婆罗门
伤背。白师悔过。因求出家。龙树造大悲方
便论五千偈。大庄严论五千偈。大无畏论十
万偈(辅行云。大悲论明天文地理。作宝作药。大庄严论。明修一切功德法门。大无畏论。明第一义。中观论
者。是其一品○即大智度论也)优波提舍论十万偈。有小乘法
师。见师高明常怀忿嫉。师所作已办问小
乘言。汝今乐我久住世否。答曰。仁者实不
愿也。忽一日入月轮三昧。唯闻法音不见
形相。唯弟子提婆识之曰。师示佛性非声
色也。龙树乃付法提婆。复入闲室经日不
出。弟子破户视之。见入三昧蝉蜕而去。
天竺诸国并为立庙敬事如佛(付法藏经。摩诃摩耶经○智
者云。树生生身。龙生法身。故名龙树。孤山慈云皆称龙树为十三代。凡即西土正统。不收末田地也)
十四祖迦那提婆尊者。南天竺国婆罗门也。
国中有一天神。锻金为形立高六丈。号大
自在天。有求愿者令现获报。提婆入庙稽
首为礼。天动眼努视。提婆语曰。夫为神者
当以精灵偃服群类。而假金宝为饰。劳
费民物。何其鄙哉。即登高梯凿出其目。明
旦祠天化一肉形。其高数丈左眼枯涸。就
座告曰。善哉大士。供馔具足。汝之左眼宜
当垂给。提婆即以左手出眼与之。索之不
已出眼出于万数。天神赞曰。善哉摩纳。真
上施也。提婆后诣龙树。树以满钵水置座
前。提婆即以一钵投之。欣然契会。即剃发
出家仰受付法。时南天竺王信用邪道。国
法出钱顾人宿卫。提婆应募。为将荷戟前
驱。整肃部曲。王嘉其功。即召问之。答言。我
是智人善于言论。王即为建论座。提婆即
立三义。一切圣中佛最殊胜。诸法之中佛法
无比。世间福田僧为第一。八方论士能坏
斯语。我当斩首以谢。时诸外道辞理俱匮悉
求出家。有一外道。耻其师屈心结怨忿。提
婆于闲林造百论经。外道执刀穷之曰。汝
以空刀破我师义。我以铁刀破汝之腹。五
藏出外命犹未绝。谓外道曰。汝可取吾衣
钵急去。我弟子未得道者。必当相执。时弟
子来见发声悲哭。奔追要路。提婆告曰。诸
法本空无我我所。无有能害亦无受者。谁
亲谁怨。彼人所害害吾往报。非害吾也。
于是放身蝉蜕而去。众收舍利起塔供养
(付法藏经)
十五祖罗睺罗多尊者。迦毘罗国人。聪慧异
常。迦那提婆尊者至迦毘罗国。有长者净
德。园树生耳如菌。唯长者与子罗睺罗多。
取而食之。取已随生。自余亲属皆不能见。
尊者知其宿因。遂至其家谓之曰。汝家昔
曾供养一比丘。以道眼未明虚沾信施故。
报为木菌。唯汝与子。精诚供养故得享之。
又问长者年多少。曰七十九。尊者说偈曰。入
道不通理。覆身还信施。汝年八十一。此树不
生耳。长者叹服。即令其子出家。尊者曰。昔
如来记此子。当第二五百年为大教主。即
与剃[髟/火]仰受付嘱。大弘正法。有婆罗门造
鬼名书十万偈。甚为难解。龙树一闻便晓。
提婆再闻亦晓。罗睺闻提婆说亦得解了。
婆罗门大惊曰。沙门似若旧习。遂即信服。罗
睺化缘已毕遂取涅槃。众收舍利起塔供
养(付法藏经)
十六祖僧佉难提尊者。室罗筏城宝庄严王
太子。生而能言常读佛法。七岁厌俗。父王
每止之。九岁罗睺至金水河指之曰。此去
五百里。有圣者名难提。佛记一千年后当
绍圣位。即领众往见之。正值入定。三七日
方出。即求出家得道付法。罗睺一日手擎
金钵举至梵天。取饭以饷大众。众忽厌恶。
罗睺曰。非我之咎乃汝自业。即命难提分
座同食。众复讶之。罗睺曰。此难提即过去
娑罗王如来。愍物降迹。汝等亦庄严劫中已
至三果。但未证无漏耳。众曰。我师神力斯
则可信。彼过去佛窃有疑焉。难提曰。如来
在日地平水美。灭八百年人无至信。不信
真如唯爱神力。言讫手持琉璃瓶。渐展入
地至金刚轮际。取甘露水持至众前。众方
悔谢。有阿罗汉具诸功德。难提以一偈试
之云。转轮王种生。非佛非罗汉。不受后世
有。亦非辟支佛。罗汉不解。升天以问弥勒。
弥勒曰。世以泥团置轮成瓦。岂同诸圣
至后世乎。罗汉还以语之。难提曰。此必弥
勒为汝说耳。化缘将毕。以右手攀树而入
灭度。弟子欲移其尸坚不可动。大象负
之亦不能移。乃积香木为楼。就树闍维。
火焚身尽树更蓊郁。众取舍利建塔供养
(付法藏经)
十七祖僧佉耶舍尊者。摩提国人。母梦大神
持鉴。因而有娠。七日而诞。难提行化至其
国。见一峰紫云如盖。领众趣之。一童子
持圆鉴直造尊者前。尊者曰。汝手中当何
所表。童曰。诸佛大圆镜。内外无瑕翳。两人
同得见。心眼皆相似。父母闻子语。即舍出
家。他时闻风吹殿铃。师问。铃鸣风鸣耶。舍
曰。非风非铃我心鸣耳。尝游海边见七宝
宫殿。即往乞食说偈曰。饥为第一病。行为
第一苦。如是知法实。可得涅槃道。舍主迎
入就座。取钵施食。耶舍见其家内有二饿
鬼。裸形饥虚锁其身首。怪而问之。舍主答
曰。此鬼前世一是吾息。一是息妇。我昔布
施夫妻怀嗔。我数教诲不肯信受。因立誓
曰。如此罪业受恶报时。我当见汝。故致
斯报。复至一处堂阁严饰。众僧经行鸣锺
集食。食欲将讫变成脓血。便以钵器相打
流血。而相谓曰。何为惜食今受此苦。难提
前问。众中答曰。我等迦叶佛时。同止一处。
客比丘来咸相嗔恚。藏惜饮食而不共分。
以故今此受斯苦报。如是周游大海。遍观
五百地狱。即生怖畏方便求免。后时得阿
罗汉。见五百仙人林中修道。即往其处为
宣三偈赞佛法僧。五百仙人俱得道迹。化
缘将毕便入涅槃。众收舍利起塔供养(付法藏经)
十八祖鸠摩罗駄尊者。月氏国婆罗门子。邪
舍至其国往扣其门。鸠摩曰。此舍无人。邪
舍曰答无者谁。鸠摩知是异人。遽开门延
接。耶舍谓之曰。佛记灭后千年。有大士出
月氏国绍隆正化。遂即出家仰承嘱累。尝
至一国人不受教。即语之曰。汝今可集
铁马万骑在吾前过。鸠摩一见。人名马色
衣服相貌。一一分别更无错缪。于是举国咸
皆信服。有长者子名闍夜多。来问师曰。我
父母崇信而萦疾失意。邻家屠杀而身健和
合。彼何幸而我何辜。师曰。以造业有先后
故论报有不定。或仁夭而暴寿。或逆吉而义
凶。夫仁与义今身之现行善也。夭与凶前世
之恶。今身之受报也。暴与逆今身之现行恶
也。寿与吉前世之善。今身之受报也。善恶因
果随业受报。故先后不定也。闍夜多闻已
顿释所疑。鸠摩曰。汝虽已信三业。而未明
业从惑生。惑因识有。识依不觉。不觉依心。
心本清净。无生灭。无造作。无报应。无胜
负。寂寂然。灵灵然。汝若入此法门。当与诸
佛同矣。夜多领旨即发宿慧。鸠摩乃以爪
破[((牙-才+木)*ㄆ)/(厂@刀)]面门。如红莲初绽。放大光明。而入灭
度。众取舍利起塔供养(付法藏经)
十九祖闍夜多尊者。北天竺人。游化世间最
称善说。有比丘犯欲自悔。夜多语曰。能顺
我语罪可消灭。即化火阬令投其中。比丘
念欲灭罪举身投之。火成清流。夜多曰。汝
至诚悔过罪今已灭。即为说法成阿罗汉。尝
将弟子入尸罗城。惨然颦蹙小复前行。路
见一鸟欣然微笑。弟子白师。愿说此缘。师
曰。我至城门见饿鬼子。言母生吾已入城
求食。满五百年至今未反。我常饥虚不
能自济。及吾入城果见彼母。前白我言。
吾入城来经五百年。始于今日获一人唾。
欲持与子。门下大力鬼神虑其侵夺。愿尊
者持我出城。我即持母出于城外。问彼生
来为几时耶。答云。我见此城七反成坏。深
叹生死受苦长远。是以惨然。过去九十一劫。
毘婆尸佛在世教化我为长者子。常念出家。
父母不从。强为聘妻生一男子。年始六岁
复欲出家。父母教儿。汝父若欲作沙门者。
抱足啼泣。我以爱心不复出家。由彼儿故
九十一劫流转生死。于五道中未曾得见。
今以道眼观察。彼鸟乃我前世所生之子。愍
其婴愚久处生死。是以故笑。尊者化缘已毕
即入涅槃。众取舍利塔藏供养(付法藏经)
二十祖婆修槃駄尊者。罗阅国人。姓毘舍佉。
母梦吞明暗二珠。觉而有孕。经七日。有一
罗汉。名曰贤众。至其家。父光盖设礼。贤众
受之。母一出拜。贤众避席曰。回礼法身大
士。谓光盖曰。汝妇怀圣子。故吾避之。非
重女人也。又曰。汝妇当生二子。一名婆
修槃驮。二名刍尼(此云野鹊子)昔如来雪山修
道。刍尼巢于顶上。佛既成道。刍尼报为那
提国王。佛记第二五百年生罗阅城毘舍佉
家。与圣同胞今无爽矣。后一月果生二子。
槃驮后遇闍夜多。出家之日感毘婆诃菩萨。
为作羯磨。多闻善解普化群生。临涅槃时
升空半由旬。复还就座而取灭度。众收舍
利塔藏供养(付法藏经)
二十一祖摩拏罗尊者。那提国王次子也。槃
驮行化至其国。谓自在王曰。佛记一千有神
力大士当绍圣位。即王次子也。王乃令其
家仰受付嘱。于南天竺兴大饶益。有三藏
夜奢功德齐等。夜奢语曰。恒河以南二天竺
国。人多邪见。长老善解音声之论。可于彼
土自在教化。若恒河以北三天竺人。可以易
化。我当于此利益众生。尊者即如其语。至
二天竺。广宣毘罗无我之论(十二祖着无我论)摧伏
一切异道邪见。后游行至西印度。国王名得
度。因行路见一小塔众不能举。王召梵行
禅观咒术三众。以问所因。皆不能知。以问
尊者。对曰。此塔阿育王造。今出现者由王福
力。王曰。至圣难遇世乐非久。遂传位太子
依师出家。七日之间得证四果。师谓得
度曰。汝居此国度人。吾当游化异国。即
焚香嘱之。其香成穗至月氏国。其王以问
大臣。是何祥异。有鹤勒那比丘曰。此是西印
度祖师将至。先降信香也。王曰。神力何如。
曰远承佛记当阐大化。王与鹤勒那遥伸
礼拜。师既至。鹤勒那问曰。我止林间九年。
有弟子龙子。幼时聪慧。我于三世推穷莫
知其本。师曰。此子于第五劫中生妙喜国
婆罗门家。曾以旃檀施寺撞钟。故受此报。
师化缘已毕即加趺入灭。王与弟子造塔以
奉全身(付法藏经)
二十二祖鹤勒那尊者。月氏国人。年七岁。见
居民入庙祀神遽斥之曰。汝妄兴灾福
幻惑世人。岁费牲牢为害甚矣。其庙与像
忽然摧倒。年三十八。始遇摩拏罗谓之曰。
汝昔有弟子五百。以福德薄生于羽族。今
惑汝惠。故为鹤众相随。勒那曰。以何方
便令彼解脱。摩拏罗为说偈曰。心随万境
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认得性。无喜复无忧。
鹤众闻偈飞鸣而去。勒那行化至中印度。
有王无畏海。清鹤勒那说法。忽见绯衣素
服二人。俱至礼拜。良久复没。王问何人。师
曰。日月天子也。时师子比丘来听法。师指
东北问曰。汝见此气如何。师子曰。我见气
如白虹贯天。复有黑气横亘其中。师曰。
吾灭五十年。北天竺当有难起婴在汝身。
遂密示其事。现十八变而入灭度众取舍
利起塔供养(付法藏经)
二十三祖师子尊者。中印土人。得法游化至
罽宾国。有波利迦者。本习禅观。有禅定知
见。执相舍相不语五众。师子化之五众皆
服。声闻迩遐。外道摩目多部落遮二人。素
学幻术。乃盗为僧形。潜入王宫婬犯妃后
且曰。不成则归罪释子。既而事败。王大怒
曰。吾素重三宝。沙门何多辱我。即毁寺害
僧。自秉剑至尊者所。问曰。师得蕴空耶。
曰然。王曰。蕴既空当与我头。曰身非我
有何吝于头。王遂斩师首。白乳涌高数尺。
王臂寻堕。七日而亡。太子光首叹曰。我
父何故自取其祸。有象白山仙人。深明因
果。即为广说宿因。以尊者报体而建塔焉
(付法藏经)
 述曰。佛所得宿命记未来成道。虽累亿
 劫。必能前知。岂今记祖止二十四。窃原
 佛意当用二义。一者以师子遭命难。为
 传持佛法之一厄。二者此后诸祖。虽有其
 继。恐非四依大圣之比。以故金口齐此
 而言。非谓无继祖也。世或谓师子遭难
 不传法者。痴人之言耳。吾宗谓祖承止
 师子。而禅林加四人。于是竞相是非连代
 不息。试以大意决之。则无所为碍。谓
 师子虽遭命难。非无弟子可以传法。特
 不在金口预记之数耳。然则加以四人
 至于达磨。而始为东土之来。谓之二十
 八人。斯亦何害禅人欲实其事。但言四
 人相承。传之达磨则可矣。今乃妄引禅
 经之证。适足以自取其不实也。嵩明教
 作定祖图。谓禅经具载二十八祖。今检
 经但列九人。而名多不同。昉法师作止
 讹以斥之宜矣
佛祖统纪卷第五(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