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日记
明脱


    2009年2月25日到3月12日。15天的集训禅修开始了,每天从早5:00起床到晚上9:00,除了坐香就是行香。

    第一日:以前(03、04年)学习过帕奥禅师的修法,现在讲的都大同小异。
    前三天,心绪较杂乱,一直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到鼻端处。

    第四、五日:由于止语,除了坐香时可以住于鼻端,径行、休息、睡觉都在留意呼吸。径行时妄念较多,很难专注。睡下时身体放松了,比较观察得细一些。这样,呼吸能较稳定地观察到了,与鼻腔及人中处的接触也能觉察到。
屁股坐到酸痛。这几天很冷,有点感冒。

    第六日:腿还是痛,但已经能忍受了。呼吸也稳定了,杂想也少了,就这样坐着,平静地觉察息的出入,并不是为了完成什么。佛陀讚叹的就是这种安静地生活,无有乱想,住心一境,当下安然。
原来呼吸时,由于胸腹的扩张和收缩,空气被动地被呼出及吸进,鼻端的呼吸是被动的!
忽然,胸部的呼吸起伏转移到了腹部,呼吸的气直入腹部,全身好适服。

    第七日:农历二月初八,释迦佛出家日,下午放二支香。阴雨冷冷地一直下。

    成就定力是必须的!
    佛陀悟道后说:“我法甚深难思议”,欲无说而入涅槃。难道佛陀的表达能力不如我们?也就是说,绝不是凡夫俗子靠思维可以理解的。有人说解脱靠的是智慧,六祖没修过禅定不也一样得果?这几天在我身边经历了件事:一个初学的女居士,学静坐三天就入定了,要不是这样,谁能知道她有如此深的定力?
   《六祖坛经》从问世到现在,读过的人以亿数计,有几人成就?阅佛经藏的人如恒河沙数,又有多少证果?没有深厚的定力,很难透视到人性和世事的真相,最多只是一个心态平和的凡夫罢了。而且我们所谓的“好心态”与修行解脱是无关的,这点我有篇短文《美丽的误区》可供参考。

    第八日:合理的生活,不要有额外的嗔恨
    合理的生活,不要有过分的贪求
    -----------慈心禅
    老老实实,不需要任何“花巧”!!!丝毫没有必要,当下踏实了。呼吸那么清楚平静地就在那儿。。。。。

    第九日:这几天一直很冷,室温约17°C,体温与环境温度相差近20°C。呼的气与吸的气之间的温度应该能觉察到,昨晚就开始这样觉察呼吸的温差变化。慢慢能觉知到了,但温差并不象那么大的感觉。

    第十日:有生命就有呼吸,有呼吸就能知道!
    修行人不用作事,放下了一切,就留意呼吸一件事,淡淡地、密密地行下去。。。。。。

    第十一日:她与我同在,不离不弃。寸步不离,不论散步、爬山、吃饭、静坐。。。。。我体验她的温度,观察她的长短,了解她、分析她、随顺她。。。。。。她——————呼吸!

    第十二日:水落石出!
    波涛汹涌石不显
    风平浪静矗目前
    呼吸是那么稳定自然地显现着,除了呼吸,没有了别的,就那么宁静地安然地!清凉啊!

    第十三日:腿也不那么痛了,可能是坐习惯了,到时间就去坐,没有别的想法。

    第十四日:观音在洛伽岛屿修了二十七年;地藏在九华山静修了十九年。我要用二十年来修安般念一法! 依一法普广,依一法成就!

    第十五日:圆满日,和同修们到太姥山平兴寺去瞻仰。那里有我很多同学、朋友们和熟悉的面孔。

    禅修总结:觉受的生起,凡圣是一样的,所不同的在于对感受的反应、面对的态度和处理方法。修习安般念十五天来,主要是培养对触受的捕捉能力,这就是定力。对于受进行识别、价值定位、认定,然后对它作出处理反应,这就是慧。

   第十六日:他们大多数都走了,我和定静师,还有两位居士,照常坐香。

    出家人以简单的生活方式,低调的处事态度走完生命的路程,以此为基础,探求生命的终极价值和了解生命的真实状态。但更多人关注的却是宗教中的神秘现象。其实很多超常现象和能力完全可以依科学的方法引导和培养出来。跟信仰毫无关系。它只是生命潜能的开发。利用信仰对训练中保持积极心态有很大帮助。而且,信仰本身就是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单纯的信仰完全可以引发禅定和神通,信仰更能使人自律、高尚!

   第十七日:告别了定静法师,离开海燕禅寺,坐长途车回汕头。

   2009年3月15日星期日 于水仙古寺


上一篇     返回     下一篇
 
 
佛法实践网版权所有  ◎ 2009-2010
(辽ICP备0900095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