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八 張西鎮居士白話譯解        自依止 --]

佛法实践网 -> 〖白话阿含经〗 ->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八 張西鎮居士白話譯解        自依止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数据恢复. 2009-08-24 20:52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八 張西鎮居士白話譯解        自依止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八
  七六○、本经叙说正见能起其余正道,而得心善解脱。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就如太阳要升起前先显现的相状,那就是光明之相的初光。同样地,比丘将正确度尽苦海,彻底地脱离苦海之前的征兆,就是所谓的正见。这正见能引发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的生起。由于生起禅定的正受之故,圣弟子的内心就能正确地解脱贪欲、瞋恚、愚痴。如此得到心灵完善解脱的圣弟子,可得到正确的知见:我再生的因素已灭尽,清净的梵行已建立,所应做的事已做好,自己知道此生是最后身,不再流转于生死轮回中了。」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六一、本经叙说若无明为前相,则会生起八邪道;若起明为前相,则能生八正道诸善法,而得解脱。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如果以愚痴无明为前相,就会因而生起各种邪恶不善法来。这时,会随着生起无惭、无愧,无惭、无愧生起后,随着会生起邪见;邪见生起后,便能引发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的生起。如果是以光明的智慧为前相,就能生起各种的善法。这时,惭、愧之心会随着生起;惭、愧之心生起后,就能生起正见;正见生起后,就能引发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等法的次第生起。正定生起后,圣弟子就能正确地解脱贪欲、瞋恚、愚痴的结缚了。圣弟子如此地得到正确解脱后,就能得到正确的知见:我再生的因素已灭尽,清净的梵行已建立,所应做的事都已做好,自己知道此生是最后身,不再流转于生死轮回中了。」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六二、本经叙说无明为诸不善法生起的根本,而明则为一切善法生起的根本,能使人得到解脱。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如果比丘生起各种邪恶不善之法,那一切都是以愚痴无明为根本,依无明而集,依无明而生,依无明而起。为什么呢?因为愚痴无明的话,就无法知道事理,不能如实知道善法或不善法,对于有罪或无罪、下法或上法、染污或不染污、分别或不分别、缘起或非缘起等都不能如实知道;由于不能如实知道的缘故,就会生起邪见;邪见生起后,就能引发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的生起。
  如果比丘生起各种的善法,那一切都是以明(智慧)为根本,依明而集,依明而生,依明而起。有明的话,就能如实知道善法或不善法,对于有罪或无罪、亲近或不亲近、卑法或胜法、秽污或白净、有分别或无分别、缘起或非缘起等都能如实知道;能如实知道的话,这就是正见。有正见的话,就能引发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的生起。正定生起后,圣弟子就能正确地解脱贪欲、瞋恚、愚痴的结缚了。解脱贪欲、瞋恚、愚痴的结缚后,这位圣弟子就可得到正确的知见:我再生的因素已灭尽,清净的梵行已建立,所应做的事都已做好,自己知道此生是最后身,不再流转于生死轮回中了。」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六三、本经叙说世尊不称说起邪事者,以其不乐正法;而赞叹起正事者,以其乐于正法。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在家居士或出家比丘,如果生起邪事的话,那是我所不称说的。为什么呢?因为在家居士或出家比丘若生起邪事的话,就不能喜乐正法。什么是邪事呢?就是邪见……乃至邪定。如果在家居士或出家比丘生起正事的话,这是我所赞叹的。为什么呢?因为生起正事的话,就会喜乐正法,善于修习正法。什么是正事呢?就是正见……乃至正定。」
  当时,世尊就唱诵诗偈说:
  「在家及出家人,如果生起邪事的话,
    他就必定不会喜乐无上的正法。
     在家及出家人,如果生起正事的话,
     他的心就会常喜乐这无上的正法了。」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六四、本经叙说八正道可断除五欲。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迦摩比丘去到佛陀住处,向佛陀顶礼后,退坐一边,问佛陀说:「世尊啊!所谓欲,到底怎样叫欲呢?」
  佛陀告诉迦摩说:「欲,就是五妙欲。是那五种呢?就是眼睛识取色境时,觉得可爱、可意、可念,而长养着欲乐;同样地,耳识声、鼻识香、舌识味、身识触时,也都觉得可爱、可意、可念,而长养着欲乐,这样就叫做欲。然而那些尘境并非就是欲,对于那些尘境生起贪着的,这才叫做欲。」
  当时,世尊就唱诵诗偈说:
  「世间纷杂的色等五境,这些并非就是爱欲;
   贪欲的觉想,这才是人们的爱欲。
   各种色境常住于世间,修行的人要断除内心的爱欲。」
  迦摩比丘又问佛陀说:「世尊啊!是否有方法、途径,断除这爱欲么?」
  佛陀告诉比丘说:「有八种正道,能断除爱欲,就是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六五、本经叙说修习八正道可得甘露法。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有一位名叫阿梨瑟咤的比丘,他去到佛陀住处,向佛陀顶礼后,退坐一边,问佛陀说:「世尊啊!所谓甘露,到底怎样叫甘露呢?」
  佛陀告诉阿梨瑟咤说:「所谓甘露,就是涅盘界的名称,这是我为灭尽烦恼的人,现说这个名称。」
  阿梨瑟咤比丘又问佛陀说:「世尊啊!是否有一种方法、途径,修习又多修习后,就能得到甘露法的吗?」
  佛陀告诉比丘说:「有的,就是八圣道之法,即正见……乃至正定。」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六六、本经叙说八正道之前七正道,乃为最后正道〡〡正定之基础。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舍利弗尊者去到佛陀住处,向佛陀顶礼后,退坐一边,问佛陀说:「世尊啊!所谓贤圣等三昧的根本与众具,什么是贤圣等三昧的根本与众具呢?」
  佛陀告诉舍利弗说:「就是七正道法,它就是贤圣等三昧的根本与众具。是那七种呢?就是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舍利弗啊!对这七种道法修习而成基业后,就能专一他的心思,所以这些道法就叫做贤圣等三昧的根本与众具。」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第七六六经注释:
1、等三昧:即正定。
  七六七、七六八、七六九
  就如前面三篇经文所叙述一样,有佛问诸比丘的三篇经文,也是同样的说法。


  七七○、本经叙说凡夫所说「无母子畏」,其实是「有母子畏」;佛陀说老、病、死乃真「无母子畏」。唯有修习八正道,才能断除这些怖畏。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有无母子的怖畏,也有有母子的怖畏,这是愚痴无闻凡夫的说法,然而他却不能了知无母子的怖畏,以及有母子的怖畏之意义。
  众比丘啊!有三种无母子的怖畏,这是愚痴无闻凡夫所说的。是那三种呢?众比丘啊!就是有时兵灾乱起,残害国土,人民流离失所,儿子失去了母亲,母亲也失去了儿子,这就是愚痴无闻凡夫所说的第一种无母子的怖畏。(因兵灾而母子相失的怖畏)
  其次,比丘啊!有时忽然发生了大火灾,焚烧整个城邑村落,人民四处奔逃,母子互相离失,这就是愚痴无闻凡夫所说的第二种无母子的怖畏。(因火灾而母子相失的怖畏)
  其次,比丘啊!有时山中下大雨,洪水流出后,淹没了整个村落,人民四处奔逃,母子互相离失,这就是愚痴无闻凡夫所说的第三种无母子的怖畏。(因水灾而母子相失的怖畏)
  然而这三种怖畏,其实是有母子的怖畏,而愚痴无闻凡夫却说是无母子的怖畏。有时虽然兵凶乱起,残害国土,人民流离失所,母子相离失了;然而有时候,在某处母子却又相见了。这就是第一种有母子的怖畏(母子皆在而生起怖畏),而愚痴无闻凡夫却说是无母子的怖畏。
  其次,虽然大火突然烧起,焚烧了整个城邑村落,人民四处奔逃,母子相离失,然而或许又彼此相会见了。这就是第二种有母子的怖畏,而愚痴无闻凡夫却说是无母子的怖畏。
  其次,虽然山中下大雨,洪水流出,淹没了整个村落,这里的人民四处奔逃,母子相离失,但或许不久便又相见了。这是第三种有母子的怖畏,而愚痴无闻凡夫却说是无母子的怖畏。
  比丘啊!有三种无母子的怖畏,这是我自己觉悟成为等正觉者所讲说的。是那三种呢?比丘啊!儿子如果年老时,没有母亲能说:『儿子啊!你不要衰老,我将代替你!』他的母亲年老时,也没有儿子能说:『母亲啊!你不要衰老,我将代替你衰老!』这就是我自己觉悟成为等正觉者所说的第一种无母子的怖畏。(母子不能替代衰老的怖畏)
  其次,比丘啊!有时儿子生病了,做母亲的不能说:『儿子啊!你不要生病,我将代替你生病!』母亲生病之时,做儿子的也不能说:『母亲啊!你不要生病,我将代替你生病!』这就是我自己觉悟成为等正觉者所说的第二种无母子的怖畏。(母子不能替代生病的怖畏)
  其次,儿子如果将死之时,没有母亲能够说:『儿子啊!你不要死,我现在就来代替你死!』母亲将死之时,也没有儿子能说:『母亲啊!你不要死,我将代替你死!』这就是我自己觉悟成为等正觉者所说的第三种无母子的怖畏。(母子不能替代死的怖畏)
  众比丘问佛陀说:「有一种方法、途径,修习又多修习后,能断除前三种有母子的怖畏,也断除后三种无母子的怖畏吗?」
  佛陀告诉比丘说:「有一种方法、途径,可断除那三种怖畏。是什么方法、途径,修习又多修习后,能断除前三种有母子的怖畏,也能断除后三种无母子的怖畏呢?就是八圣道法││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七一、本经叙说修习八正道可断除三受。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有三种感受,是生灭无常,由因缘所造作,缘于心而产生的。是那三种呢?就是快乐的感受、痛苦的感受、不苦也不乐的感受。」
  众比丘又问佛陀说:「世尊啊!是否有一种方法、途径,修习又多修习后,就能断除这三种感受的呢?」
  佛陀告诉比丘说:「那就是八圣道││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七二、本经叙说修习八正道,可断除老、病、死三法。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世间有三种法是不可喜、不可爱、不可念的。是那三种呢?就是老、病、死,这三种法不可喜、不可爱、不可念。世间如果没有这三种不可喜、不可爱、不可念之法的话,就不会有如来、应供、等正觉出现于世间,而世间人也不会知道有如来的说法教诫与教授。因为这三种不可喜、不可爱、不可念之法存在的缘故,所以如来、应供、等正觉才会出现于世间,而世间人也才能知道有如来的说法教诫与教授。」
  众比丘又问佛陀说:「是否有一种方法、途径,能断除这三种不可喜、不可爱、不可念之法呢?」
  佛陀告诉比丘说:「是有一种方法、途径,修习而又多修习后,就能断除这三种不可喜、不可爱、不可念之法。是什么方法、途径,修习而又多修习后,就能断除这三种不可喜、不可爱、不可念之法呢?就是八圣道││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七三、本经叙说成就有学之八正道者,名为有学;成就无学之八正道者,名为无学。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我将讲说有学及无学的意义。你们要仔细地听!好好地思考!怎样叫做有学呢?就是成就有学者的正见,成就有学者的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这样就叫做有学。怎样叫做无学呢?就是成就无学者的正见,成就无学者的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这样就叫做无学。」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学、无学」的经文所述,像这正士、如是大士等经文,也是同样的说法。
第七七三经注释:
1、学:又称「有学」,即在学地上修持者。预流、一来、不还等果均是。
2、无学:即阿罗汉,阿罗汉已修成正果,烦恼已尽,所应学的皆已修毕,故叫无学。


  七七四、本经叙说成就无学者的八正道,谓之圣漏尽。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我将讲说『圣漏尽』的意义。怎样叫『圣漏尽』呢?就是成就了无学者的正见,……乃至成就了无学者的正定,这样就叫做『圣漏尽』。」
  佛陀说完这段的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七五、本经略说八正道内容。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我现在将讲说八圣道法。是那八种呢?就是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七六、本经叙说若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而修习,是名修八圣道。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我现在将讲说修习八圣道。你们要仔细地听!好好地思考!怎样叫修习八圣道呢?就是这比丘修习正见时,能依于远离,依于无欲,依于寂灭,而向于舍;修习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时,也能依于远离,依于无欲,依于寂灭,而向于舍,这样就叫做修习八圣道。」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七七、本经叙说过去、未来、现在皆应当修习八圣道。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我现在将说比丘过去已修习八圣道,未来也将修习八圣道。……乃至……。」
  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七八、本经叙说若修习八圣道清净鲜白,则能离诸烦恼,使未起不善法不起,未起善法能起。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如果比丘的正见清净鲜白,就不会有各种的过患,能远离一切的烦恼,使未起的不善法不起,只除了佛陀所调伏者之外,……乃至正定也是同样地说法。如果正见清净鲜白,就不会有各种的过患,能远离一切的烦恼,使未起的善法能生起,……乃至正定也是同样地说法。」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除佛所调」的经文所述,「除善逝所调」的经文,也是同样地说法。


  七七九、本经叙说五盖为不善聚;八圣道为善法聚。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祗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说不善所聚之法,就是五盖,这是正确的说法。为什么呢?因为纯一不善所聚之法,就是所谓五盖。是那五种呢?就是贪欲盖、瞋恚盖、睡眠盖、掉悔盖、疑盖。说是由善法所积聚的,就是八圣道,这是正确的说法。为什么呢?因为由纯一圆满清净的善法所积聚的,就是八圣道。是那八种呢?就是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八○、本经叙说阿难以为半梵行者即是善知识,佛告其全梵行者才是善知识,可参阅第七三八经。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王舍城的山谷精舍里。
  那时,阿难尊者独自处于僻静之处,这样地想着;受持一半梵行的人,就可算是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了。……乃至佛陀告诉阿难说:「要纯一圆满清净具足梵行的人,才叫善知识。为什么呢?因为我是善知识的缘故,能使一切众生修习正见,依于远离,依于无欲,依于寂灭,而向于舍。……乃至修习正定,依于远离,依于无欲,依于寂灭,而向于舍。」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八一、本经叙说婆罗门之行持,其实乃是世人乘,唯佛所说八正道能调伏烦恼军,乃是正法律乘、天乘、婆罗门乘、大乘。(巴利本无「天乘、大乘」之句,唯作「梵乘、法乘、无上的胜伏」。)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那时,阿难尊者在晨朝穿着法衣,手拿着钵,要进入舍卫城中乞食。
  这时有位名叫生闻的婆罗门乘坐着白马车,有众多的年轻人随从着他。所乘为白马、白车白鞚、白鞭,头戴白帽,顶着白伞盖,手拿白色拂尘,穿着白色衣服,挂着白璎珞,以白香涂身,随从之人也都是白色,走出舍卫城,想到林中去教授、读诵。众人看到了都说:「善乘!善乘!就是婆罗门乘。」
  当时,阿难尊者看见婆罗门与随从及一切器具都是白色的,看见之后,就走入城内乞食。当他回到精舍,收好了衣钵,洗完脚,就去到佛陀住处,向佛陀顶礼后,退坐一边,问佛陀说:「世尊啊!今天早晨,我穿着法衣,手拿着钵盂,要进入舍卫城乞食时,看见生闻婆罗门乘坐白马车,他的随从及所用器具都是白色,众人看了都赞叹着说:『善乘!善乘!就是婆罗门乘。』怎样呢?世尊啊!从您所教说的正法与戒律来看,您认为这是世人乘呢?还是婆罗门乘呢?」
  佛陀告诉阿难说:「这是世人之乘,不是我所教说的正法、戒律所谓的婆罗门乘。阿难啊!我所教说的正法与戒律之乘,是天乘,是婆罗门乘,是大乘,为能调伏烦恼军之法。你要仔细地听!好好地思考!我将为你解说。阿难啊!什么是正法、戒律之乘,是天乘,是婆罗门乘,是大乘,为能调伏烦恼军之法呢?就是八正道,正见……乃至正定。阿难啊!这就是正法、戒律之乘,是天乘,是梵乘(即婆罗门乘)是大乘,为能调伏烦恼军之法。」
  当时,世尊就唱诵诗偈说:
  「以净信及戒律来做为正法的车轭,惭和愧做为约束的长绳,
   要用正念善加护持,做为一个善于驾驭的人。
   舍与三昧做车辕,智慧和精进就是轮子,
   以不贪着和忍辱做为铠甲,安稳地循着正法而行。
   如此直进而不退还,永远迈向无忧之处(涅盘寂静),
   智士乘驾着这辆战车,去摧伏没有智慧的怨敌。」
第七八一经注释:
1、鞚:音ㄎㄨㄥˋ,拴马的绳子,即马勒。
2、白拂:白色的拂尘。拂尘,用麈尾或马尾做成,古人用来拭尘之器。
3、乘:乘者,乘载之义,用以称名行法。能乘载修行人,使至其果地。
4、婆罗门乘:婆罗门译为净裔,也译为梵。古代印度人以能上升梵天之法为「梵行」、「梵乘」,即此句婆罗门乘之义。
5、为是婆罗门乘:此句以后之「婆罗门乘」或「梵乘」,乃指佛教以八正道证涅盘之清净行法而言,与前面之「婆罗门乘」虽用字相同,而义却不同。
6、轭:在车衡两端扼住牛马颈项,以便拉车的东西。
7、縻:音ㄇ一ˊ,牵引或拘束牲畜之绳子。
8、辕:驾车之木。


  七八二、本经叙说当远离八邪道,修习八正道,则能以义饶益,常得安乐。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应该要远离邪见,应该要断除邪见。如果邪见是不可以断除的,我就不会说应远离、断除邪见;因为邪见是可以断除的缘故,所以我才说比丘应该要远离邪见。如果不能远离邪见的话,邪见将会造作出不合真义而没有利益的痛苦来,所以我说应该要远离邪见。像这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等,也是同样地说法。
  众比丘啊!远离邪见后,就应该要修习正见。如果不能修得正见的话,我就不会说应修习正见;因为能够修得正见的缘故,所以我才说比丘应修习正见。如果不修习正见的话,将会造作出不合真义而没有利益的痛苦来;因为不修习正见,就会造作出不合真义而没有利益的痛苦之故,所以我说应当要修习正见,由于真义的增长,常可得到安乐。所以,比丘啊!你们应当要修习正见。像这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等,也是同样地说法。」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八三、本经叙说八邪道为非彼岸;八正道为彼岸。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有位名叫生闻的婆罗门来到佛陀住处,和世尊见面彼此问讯慰劳,问讯慰劳后,退坐一边,问佛陀说:「瞿昙啊!所谓非彼岸及彼岸。瞿昙!到底什么是非彼岸?什么是彼岸呢?」
  佛陀告诉婆罗门说:「邪见就是非彼岸;正见就是彼岸。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等也是非彼岸;正见是彼岸,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等也是彼岸。」
  当时,世尊便唱诵诗偈说:
  「众人之中很少有人,能渡到安乐的涅盘彼岸;
   所有一切的世间人,大多徘徊而游于不安乐的此岸。
   对这所教说的正法、戒律,能善于随顺修习的人,
   这些人就能安渡那难渡的生死轮回,而到达彼岸。」
  这时,生闻婆罗门听闻佛陀的说法,内心欢喜不已,就从座席起来离去。
七八三经注释:
1、彼岸:生死之境界譬之此岸,业烦恼譬之中流,涅盘譬之彼岸。


  七八四、七八五、七八六
  就像这样,有异比丘问尊者阿难、问佛、问诸比丘,这三经也同前面经文的内容一样。
 
  七八七、本经叙说不正思惟,会生起且增广八邪道;能正思惟则能息灭八邪道。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在自身诸法中,我不曾看见有一种法,能使还未生起的邪恶不善法生起,已生起的话,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就如已经说过「不正思惟」的经文(见第七二八经)那样。众比丘啊!不能正确思惟的话,就会使未生起的邪见生起,已生起的话,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同样地,不正思惟会生起增广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也是同样地说法。
  众比丘啊!在自身诸法中,我也不曾看见有一种法,能使未生起的邪恶不善法不会生起,而已生起的邪恶不善法就能使它息灭,就如已经说过「正思惟」的经文(见第七二八经)那样。众比丘啊!能正确思惟的话,未生起的邪见就能使它不会生起;已生起的话,就能使它息灭。就如正思惟不会生起邪见的叙述一样,也不会生起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等邪恶之法,也是同样地说法。」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八八、本经叙说不正思惟能退失八正道,正思惟能增广八正道。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在自身诸法中,我不曾看见有一种法,能使还未生起的善法不会生起,已生起的善法就使它退失,就如已经说过「不正思惟」的经文那样。众比丘啊!不能正确思惟的话,就会使未生起的正见不能生起,而已生起的正见就又使它退失。同样地,也会使未生起的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等法不能生起,已生起的话,就又使它退失。
  众比丘啊!在自身诸法中,我也不曾看见有一种法,能使还未生起的善法生起,已生起的善法,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就如已经说过「正思惟」的经文那样。众比丘啊!能正确思惟的话,未生起的正见就会使它生起,已生起的正见,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同样地,也会使未生起的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等法生起,已生起的话,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八九、本经可参阅第七八七、七八八两经。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在自身诸法中,我不曾看见有一种法,能使还未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生起,已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也能使未生起的善法不会生起,已生起的话,就使它退失,这种法就是不能正确思惟。众比丘啊!不能正确思惟的话,就会使未生起的邪见生起,已生起的话,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也会使未生起的正见不能生起,已生起的话,就会使它退失。同样地,就会使未生起的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生起,已生起的话,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也会使未生起的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不能生起,已生起的话,就会使它退失。
  众比丘啊!我在自身诸法中,也不曾看见有一种法,能使未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不会生起,已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就会使它消灭;未生起的善法能使它生起,已生起的善法,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就如已经说过「正思惟」的经文那样。众比丘啊!能正确思惟的话,就能使未生起的邪见不会生起,已生起的邪见,就会使它息灭;也会使未生起的正见生起,已生起的正见,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同样地,就能使未生起的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不会生起,已生起的话,就会使它息灭;也会使未生起的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生起,已生起的话,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九○、本经叙说恶知识能生起八邪道,并使之增广;善知识则能使邪道不生,乃至息灭。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在外境诸法中,我不曾看见有一种法,能使未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生起,已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就如已经说过「恶知识、恶伴党、恶随从」的经文那样。众比丘啊!这恶知识、恶伴党、恶随从,会使未生起的邪见生起,已生起的邪见,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同样地,也会使未生起的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生起,已生起的话,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
  众比丘啊!在外境诸法中,我也不曾看见有一种法,能使未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不会生起,已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能使它息灭,就如已经说过「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的经文那样。众比丘啊!这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能使未生起的邪见不会生起,已生起的邪见,能使它息灭;也能使未生起的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不会生起,已生起的话,就能使它息灭。」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数据恢复. 2009-08-24 20:52
七九一、本经叙说善知识能令生八正道,乃至使之增广。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在外境诸法中,我不曾看见有一种法,能使未生起的善法生起,已生起的善法,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就如已经说过「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的经文那样。众比丘啊!这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能使未生起的正见生起,已生起的正见,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同样地,也能使未生起的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生起,已生起的话,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九二、本经叙说恶知识能令生八邪道,退失八正道;善知识则能息灭八邪道,令生八正道。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在外境诸法中,我不曾看见有一种法,能使未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生起,已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也能使未生的善法不会生起,已生起的善法,就会使它息灭,就如已经说过「恶知识、恶伴党、恶随从」的经文那样。众比丘啊!这恶知识、恶伴党、恶随从,能使未生起的邪见生起,已生起邪见的话,就会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也能使未生起的正见不会生起,已生起的正见,就会使它退失。同样地,能使未生起的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生起,已生起的话,就会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也能使未生的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不会生起,已生起的话,就会使它退失。
  众比丘啊!在外境诸法中,我也不曾看见有一种法,能使未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不会生起,已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就会使它息灭;未生起的善法,能使它生起,已生起的善法,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就如已经说过「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的经文那样。众比丘啊!这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能使未生起的邪见不会生起,已生起的邪见,就会使它息灭;未生起的正见能使它生起,已生起的正见,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同样地,能使未生起的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不会生起,已生起的话,就会使它息灭;也能使未生起的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生起,已生起的话,就又会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九三、本经叙说不正思惟能令邪见生起,正见退失;正思惟则能息灭邪见,生起正见。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在自身诸法中,我不曾看见有一种法,能使未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生起,已生起的话,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也能使未生起的善法不会生起,已生起的话,就会使它退失,就如已经说过「不正思惟」的经文那样。众比丘啊!不能正确思惟的话,能使未生起的邪见生起,已生起的邪见,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也能使未生起的正见不能生起,已生起的正见,就会使它退失。
  众比丘啊!在自身诸法中,我也不曾看见有一种法,能使未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不会生起,已生起的邪恶不善之法,就会使它息灭;未生起的善法能使它生起,已生起的善法,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就如已经说过「正思惟」的经文那样。众比丘啊!正确的思惟,能使未生起的邪见不会生起,已生起的话,就会使它息灭;未生起的正见能使它生起,已生起的话,就又再生长而使它更为增广。」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所说「邪见、正见」的经文一样,像这邪志、正志,邪语、正语,邪业、正业,邪命、正命,邪方便、正方便,邪念、正念,邪定、正定等七经,也都是同样的说法。
  就如「内法」八篇经文所说;同样地,「外法」八篇经文,也是如此说法。

  七九四、本经叙说八邪道为「非法」,八正道为「是法」。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有非法,有是法(正确之法)。你们要仔细地听!好好地思考!我将为你们解说。什么是非法与是法呢?邪见就是非法,正见就是是法,……乃至邪定是非法,正定是是法。」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非法、是法」经文所述,像这非律、正律,非圣、是圣,不善法、善法,非习法、习法。非善哉法、善哉法,黑法、白法,非义、正义,卑法、胜法,有罪法、无罪法,应去法、不去法等经,每一经内容都与前面经文相同。
 
  七九五、本经叙说阿难答婆罗门所问,言出家乃为断贪、瞋、痴三毒,而修习八正道能断三毒。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拘睒弥国的瞿师罗园里。那时,阿难尊者也住在那儿。
  有一位婆罗门来到阿难住处,与阿难尊者彼此相问讯慰劳,问讯慰劳后,退坐一边,问阿难尊者说:「想要向您请教,不知您是否有空为我解说?」
  阿难答说:「随你发问,我知道的话就会回答你。」
  婆罗门问说:「阿难尊者啊!是什么缘故你要在沙门瞿昙处出家修习清净的梵行呢?」
  阿难答说:「婆罗门啊!我是为了断除之故。」
  又问:「是为了断除什么呢?」
  答说:「就是为了断除贪欲、瞋恚、愚痴三毒之故。」
  又问:「阿难啊!有方法、途径而能断除贪欲、瞋恚、愚痴三毒吗?」
  阿难答说:「有的,就是八圣道││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
  婆罗门说:「阿难啊!真是贤圣的方法!贤圣的途径!修习又多修习八圣道,必能断除这贪欲、瞋恚、愚痴三毒。」
  阿难尊者讲说这段经文时,那位婆罗门听闻他的说法,内心欢喜不已,就从座席起来离去。
  就如本篇「断贪、恚、痴」的经文所述,像这调伏贪、恚、痴,及得涅盘,及厌离,及不趣涅盘,及沙门义,及婆罗门义,及解脱,及苦断,及究竟苦边,及正尽苦等经,每一经内容都与前面经文相同。

  七九六、本经叙说八邪道是邪法,八正道是正法,并详说八正道的内容。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有邪法,有正法。你们要仔细地听!好好地思考!我将为你们解说。什么是邪法呢?就是邪见……乃至邪定。什么是正法呢?就是正见……乃至正定。
  什么是正见呢?就是信说有布施、有咒说、有斋戒,有善行、有恶行、也有善恶行的果报,有此世也有他世,有父母也有众生的生起,有阿罗汉的善处与善向,有在此世或他世圆满地自知作证:我再生的因素已灭尽,清净的梵行已建立,所应做的事已做好,自己知道此生是最后身,不再流转于生死轮回中了。什么是正志呢?就是出离的心志(远离贪欲之心)、不瞋恚的心志、不害人的心志。什么是正语呢?就是离于妄语、离于两舌、离于恶口、离于绮语。什么是正业呢?就是远离杀生、偷盗、淫欲。什么是正命?就是如法地去求取衣服、饮食、卧具、汤药,而不是不如法地去取得。什么是正方便呢?就是发愿精进,运用方法出离烦恼的束缚,能勤奋进取,经常行持而不退转。什么是正念呢?就是意念或随顺而生之意念,都能不迷妄、不虚假。什么是正定呢?就是心能安住不乱,很坚固地摄持着,达到寂止、三昧、一心的状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第七九六经注释:
1、谓说有施、有说、有斋:中阿含第一八九双品圣道经第八此处作「谓此见有施、有斋、亦有咒说」。
 
  七九七、本经叙说八正道有二种,世俗八圣道可转向善趣;出世间八圣道则可转向苦边。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的话,就如前经的内容一样,差别的是:「什么是正见呢?所谓正见有二种。有一种正见是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的善道;有一种正见是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离苦的涅盘境地。怎样叫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见呢?就是他如果能知见有布施、有咒说……乃至知道世间有阿罗汉,是不再接受生死的轮回果报。这样就叫做世间的、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见。怎样叫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脱离苦恼的正见呢?就是圣弟子于苦能思考苦谛的道理,于苦集能思考集谛的道理,于苦灭能思考灭谛的道理,于灭道能思考道谛的道理,以无漏思惟去面对各种事象,对于诸法加以选择、分别、推求、觉知,以智慧去开觉、观察。这样就叫做是神圣的、出世间的,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离苦得涅盘境地的正见。
  什么是正志呢?所谓正志有二种。有一种正志是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的善道;有一种正志是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离苦的涅盘境地。怎样叫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志呢?就是说这种正志是出离心(远离贪欲)、无瞋恚心、不害人心。这样就叫做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志。怎样叫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脱离苦恼的正志呢?就是说圣弟子于苦能思考苦谛的道理,于苦集能思考集谛的道理,于苦灭能思考灭谛的道理,于灭道能思考道谛的道理,以无漏的思惟相应于各种心念,去分别抉择了解,思惟谋划而立定心意。这样就叫做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也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脱离苦恼的正志。
  什么是正语呢?正语有二种。有一种正语是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的善道;有一种正语是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离苦的涅盘境地。怎样叫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语呢?就是说这种正语是远离妄语(虚假不实的话)、两舌(搬弄是非离间他人)、恶口(恶毒话骂人)、绮语(无礼义不正经话)。这样就叫做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语。怎样叫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脱离苦恼的正语呢?就是说圣弟子于苦能思考苦谛的道理,于苦集能思考集谛的道理,于苦灭能思考灭谛的道理,于灭道能思考道谛的道理,去除不正当的谋生方式,注意由口所作的四种恶行、以及其余由口造作的各种恶行,远离那些恶行,没有漏失、远离它们、不再贪着,固守摄持口德而不犯口业,任何时间都不违犯,也不违越限制。这样就叫做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脱离苦恼的正语。
  什么是正业呢?正业有二种。有一种正业是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的善道;有一种正业是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离苦的涅盘境地。怎样叫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业呢?就是远离杀、盗、淫这三种恶行,这样就叫做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业。怎样叫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远离苦恼的正业呢?就是说圣弟子于苦能思考苦谛的道理,于苦集能思考集谛的道理,于苦灭能思考灭谛的道理,于灭道能思考道谛的道理,去除不正当的谋生方式,注意由身所造作的三种恶行(杀、盗、淫),以及其余的身之恶行,没有漏失,心不乐着,固守执持身之善行而不犯恶业,任何时间都不违犯,也不违越限制。这样就叫做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不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远离苦恼的正业。
  什么是正命呢?正命有二种。有一种正命是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的善道;有一种正命是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离苦的涅盘境地。怎样叫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命呢?就是说能如法地去求取衣食、卧具、治病汤药,不是用不如法的方法去求取这些东西。这样就叫做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命。怎样叫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远离苦恼的正命呢?就是圣弟子于苦能思考苦谛的道理,于苦集能思考集谛的道理,于苦灭能思考灭谛的道理,于灭道能思考道谛的道理,对于一切不正当的谋生方式不漏失、不乐着,固守执持如法的的营生活动,而不犯非法,任何时间都不违犯,也不违越限制。这样就叫做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远离苦恼的正命。
  什么是正方便呢?正方便有二种。有一种正方便是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的善道;有一种正方便是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远离苦恼的涅盘境地。怎样叫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方便呢?就是发愿精进不懈,运用方法超出烦恼的束缚,坚固建立而不退失,能够努力修学,精进地收摄各种心念,恒常修习而不休止。这样就叫做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方便。怎样叫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远离苦恼的正方便呢?就是圣弟子于苦能思考苦谛的道理,于苦集能思考集谛的道理,于苦灭能思考灭谛的道理,于灭道能思考道谛的道理,以无漏的忆念去相应各种心念,发愿运用方法精进不懈,勤勉修习正法,以超出烦恼的束缚,坚固建立而不退失,能够努力修学,精进地收摄各种心念,恒常修习而不休止。这样就叫做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远离苦恼的正方便。
  什么是正念呢?正念有二种。有一种正念是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的善道;有一种正念是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远离苦恼的涅盘境地。怎样叫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念呢?就是心念、或随念、或重念、或忆念,都能不妄不虚。这样就叫做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正向于人、天善道的正念。怎样叫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离苦的正念呢?就是圣弟子于苦能思考苦谛的道理,于苦集能思考集谛的道理,于苦灭能思考灭谛的道理,于灭道能思考道谛的道理,以无漏的思惟去相应各种事象,他的心念、或随念、或重念、或忆念,都能不妄不虚。这样就叫做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离苦的正念。
  什么是正定呢?正定有二种。有一种正定是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的善道;有一种正定是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离苦的涅盘境地。怎样叫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定呢?就是将心安住,不乱、不动,摄持此心,使得寂止、三昧、专一。这样就叫做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定。怎样叫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也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离苦的正定呢?就是圣弟子于苦思考苦谛的道理,于苦集思考集谛的道理,于苦灭思考灭谛的道理,于灭道思考道谛的道理,以无漏的思惟去相应各种心念,内心不乱、不散,摄持此心,使得寂止、三昧、专一。这样就叫做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离苦的正定。」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九八、本经叙说若心向八邪道,则违背于法;若向八正道,则不违于法。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如果比丘心向于邪道的话,就会违背正法,不爱乐正法;如果是向于正道的话,他的心就会爱乐正法,不违背正法。什么是邪道呢?就是邪见……乃至邪定。什么是正道呢?就是正见……乃至正定。」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七九九、本经叙说向八邪道者违于法,将得恶果;向八正道者乐于法,则得善果。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向于邪道的人,会违背正法,不爱乐正法;向于正道的人,会爱乐正法,不违背正法。怎样叫向邪道的人,会违背正法,不爱乐正法呢?就是说邪见之人的身业、口业皆依循他的邪见去造作,他的所思、所欲、所愿、所为,也都随顺他的邪见而发,一切得到的都是不可爱、不可念、不可意的恶果。为什么呢?因为他的见解都是邪恶的缘故,所以叫做邪见。有邪见的话,就会生起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这样就叫做向于邪道的人,会违背正法,不爱乐正法。
  怎样叫向于正道的人,会爱乐正法,不违背正法呢?就是说正见之人的身业会依循他的正见去造作,无论是口业,或所思、或所欲、或所愿、或所为,一切也都能随顺他的正见而发,得到了可爱、可念、可意的善果。为什么呢?因为他的见解正确的缘故,所以叫做正见。有正见的话,就能生起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这样就叫做向于正道的人,会爱乐正法,不违背正法。」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八○○、本经经意与前经相同。•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向于邪道的人会违背正法,不爱乐正法;向于正道的人会爱乐正法,不违背正法。
  怎样叫向于邪道的人会违背正法,不爱乐正法呢?就是说邪见之人的身业、口业都是依循他的邪见而造作,他的所思、所欲、所愿、所为,也都是随顺他的邪见而发,一切得到的都是不可爱、不可念、不可意的恶果,为什么呢?因为邪恶的见解,就是邪见。有邪见的话,就会生起邪志、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便、邪念、邪定。譬如把苦果的种子种在地中,随时给予灌溉,它所得到的地味、水味、火味、风味,一切都会是苦的。为什么呢?因为种子是苦的缘故。就像这样,邪见之人,他的身业、口业都是依循他的邪见而造作,他的所思、所欲、所愿、所为,也都是随顺他的邪见而发,他所得到的一切都是不可爱、不可念、不可意的恶果。为什么呢?因为邪恶的见解,就是邪见。有邪见的话,就会生起邪志……乃至邪定。这样就叫做向于邪道的人会违背正法、不爱乐正法。
  怎样叫向于正道的人会爱乐正法,不违背正法呢?就是说正见之人的身业与口业都会依随他的正见去造作,无论是所思、所欲、所愿、所为,也都能随顺他的正见而发,他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可爱、可念、可意的善果。为什么呢?因为完善的见解就是正见,有正见的话,就能生起正志……乃至正定。譬如把甘蔗、稻、麦、蒲桃的种子种在地中,随时灌溉它,它所得到的地味、水味、火味、风味,一切味道便都会是甜美的。为什么呢?因为它的种子是甜美的缘故。就像这样,有正见的人,他的身业与口业都会依随他的正见去造作,无论是所思、所欲、所愿、所为,也都能随顺他的正见而发,他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可爱、可念、可意的善果。为什么呢?因为完善的见解就是正见。有正见的话,就能生起正志……乃至正定。这样就叫做向于正道的人会爱乐正法,不违背正法。」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有世间、出世间的经文,也是如同本经一样的说法,而这三篇经文,也都说出这样的诗偈:
  「鄙恶的法不应近,放逸的事不应行,
   不应该修习邪见,使它在世间增长。
   假使在这世间中,有增长正见的人,
   虽又轮回百千生,终究不堕于恶道。」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八○一、本经说明二种正见,为前第七九七经之略说,请参阅。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有一位名叫生闻的婆罗门来到佛陀住处,向佛陀顶礼,与世尊见面互相问讯慰劳后,退坐一边,向佛陀问说:「瞿昙啊!所谓正见,到底什么是正见呢?」
佛陀告诉婆罗门说:「正见有二种。有一种正见是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的善道;有一种正见是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离苦的涅盘境地。怎样叫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见呢?就是说能正确知见有布施、有咒说、有斋戒,……乃至自己知道不再受生死轮回的果报。婆罗门啊!这样就叫做世俗的,有烦恼、有执取,是转向于人、天善道的正见。婆罗门啊!怎样叫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离苦的正见呢?就是圣弟子于苦能思考苦谛的道理,于苦集能思考集谛的道理,于苦灭能思考灭谛的道理,于灭道能思考道谛的道理,以无漏的思惟相应各种事象,对于诸法加以选择、分别,求得觉悟,运用方便善巧,以智慧去观察。这样就叫做神圣、出世间,没有烦恼、没有执取,能正确灭尽苦恼,是转向于离苦的正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生闻婆罗门听闻佛陀的说法,内心欢喜不已,就从座席起来离去。
  就如本篇「正见」的经文所述,像这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方便、正念、正定等经,每一经内容都与前面相同。

  八○二、本经说明邪及邪道,正及正道。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有邪恶之处及邪道,有正确之处及正道。你们要仔细地听!好好地思考!我将为你们解说。什么是邪恶之处呢?就是地狱、畜生、饿鬼。什么是邪道呢?就是邪见……乃至邪定。什么是正确之处呢?就是人、天、涅盘。什么是正道呢?就是正见……乃至正定。」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八○三、本经也是说明邪、邪道,正、正道,但内容与前经有别。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有邪恶之处与邪道,也有正确之处与正道。你们要仔细地听!好好地思考!我将为你们解说。什么是邪恶之处呢?就是地狱、畜生、饿鬼。什么是邪道呢?就是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两舌、恶口、绮语、贪欲、瞋恚、邪见。什么是正确之处呢?就是人、天、涅盘。什么是正道呢?就是不杀、不盗、不邪淫、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无贪、无恚、正见。」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八○四、本经叙说五逆罪是恶趣道。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的话,就如前经内容一样,差别的是:「什是恶趣道呢?就是杀父、杀母、杀阿罗汉、破和合僧、恶心出佛的身血,其余就如前经所说一样。」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第八○四经注释:
1、「杀父、杀母、杀阿罗汉、破僧、恶心出佛身血」:此五事又称五无间罪、五逆罪,造此五大恶业之一,死后堕生阿鼻地狱中受「五无间苦」。
  
  八○五、本经叙说顺流道即八邪道,逆流道即八正道。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有随顺生死流之道,也有违逆生死流之道。你们要仔细地听!好好地思考!我将为你们解说。什么是随顺生死流之道呢?就是邪见……乃至邪定。什么是违逆生死流之道呢?就是正见……乃至正定。」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就如本篇「顺流、逆流」的经文所述,像这退道、胜道,下道、上道,以及三经道迹,也是同样地说法。
第八○五经注释:
1、顺流:指随顺生死之流。
2、逆流:指逆生死之流,即脱离生死之流。

  八○六、本经叙说八圣道为沙门法,成就八圣道者是沙门。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有沙门及沙门法。你们要好细地听!好好地思考!我将为你们解说。什么是沙门法呢?就是八圣道││正见……乃至正定。什么是沙门呢?如果成就这八圣道的话,这就叫沙门。」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八○七、本经叙说八圣道为沙门修行之法,三毒永尽及烦恼永尽是沙门之修行目标。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有沙门的修行方法及沙门的修行目标。什么是沙门的修行方法呢?就是八圣道││正见……乃至正定。什么是沙门的修行目标呢?就是永远灭尽贪欲,永远灭尽瞋恚、愚痴,永远灭尽一切烦恼,这就叫沙门的修行目标。」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八○八、本经叙说八圣道为沙门内法,阿罗汉等果为沙门果。
  我听到这样的说法:
  有一个时候,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
  那时,世尊告诉众比丘说:「有沙门之法及沙门之果。你们要仔细地听!好好地思考!我将为你们解说。什么是沙门之法呢?就是八圣道││正见……乃至正定。什么是沙门之果呢?就是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
  佛陀说完这段经文后,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满心欢喜,都愿遵奉修行。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八终


查看完整版本: [-- 雜阿含經卷第二十八 張西鎮居士白話譯解        自依止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1.031250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