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在线讲经视频:增壹阿含经卷第十四高幢品第二十四第2经 --]

佛法实践网 -> 〖增一阿含经 增支部〗 -> 在线讲经视频:增壹阿含经卷第十四高幢品第二十四第2经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释迦真胜 2010-04-03 10:05

在线讲经视频:增壹阿含经卷第十四高幢品第二十四第2经



高幢品第二十四之一
 
(二)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拔只国界有鬼,名为毘沙,在彼国界,极为凶暴,杀民无量,恒日杀一人,或日杀二人、三人、四人、五人、十人、二十人、三十人、四十人、五十人。尔时,诸鬼神、罗刹充满彼国。
是时,拔只人民皆共集聚,而作是说:“我等可得避此国至他国界,不须住此。”
是时,毘沙恶鬼知彼人民心之所念,便语彼人民曰:“汝等莫离此处至他邦土。所以然者?终不免吾手。卿等日日持一人祠吾,吾要不触扰汝。”
是时,拔只人民日取一人祠彼恶鬼。是时,彼鬼食彼人已,取骸骨掷着他方山中,然彼山中骨满溪谷。尔时,有长者名善觉,在彼住止,饶财多宝,积财千亿,骡、驴、骆驼不可称计,金、银、珍宝、车磲、马瑙、真珠、虎珀亦不可称。尔时,彼长者有儿,名那优罗,唯有一子,甚爱敬念,未曾离目前。尔时,有此限制,那优罗小儿,次应祠鬼。
是时,那优罗父母沐浴此小儿,与着好衣,将至冢间,至彼鬼所,到已,啼哭唤呼,不可称计,并作是说:“诸神,地神,皆共证明,我等唯有此一子,愿诸神明当证明此,及二十八大鬼神王当共护此,无令有乏,及四天王咸共归命,愿拥护此儿,使得免济,及释提桓因亦向归命,愿济此儿命,及梵天王亦复归命,愿脱此命。诸有鬼神护世者亦向归命,使脱此厄。诸如来弟子漏尽阿罗汉,我今亦复归命,使脱此厄。诸辟支佛无师自觉亦复自归,使脱此厄。彼如来今亦自归,不降者降,不度者度,不获者获,不脱者脱,不般涅槃者使般涅槃,无救者与作救护,盲者作眼目,病者作大医王,若天、龙、鬼神、一切人民、魔及魔天,最尊、最上,无能及者,可敬可贵,为人作良佑福田,无有出如来上者。然如来当鉴察之,愿如来当照此至心!”是时,那优罗父母即以此儿付鬼已,便退而去。
尔时,世尊以天眼清净,复以天耳彻听,闻有此言,那优罗父母啼哭不可称计。尔时,世尊以神足力,至彼山中恶鬼住处。时,彼恶鬼集在雪山北鬼神之处。是时,世尊入鬼住处而坐,正身正意,结跏趺坐。是时,那优罗小儿渐以至彼恶鬼住处。
是时,那优罗小儿遥见如来在恶鬼住处,光色炳然,正身正意,系念在前,颜色端政,与世有奇,诸根寂静,得诸功德,降伏诸魔,如此诸德不可称计,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庄严其身,如须弥山,出诸山顶,面如日月,亦如金山,光有远照,见已,便起欢喜心向于如来,便生此念:“此必不是毘沙恶鬼。所以然者?我今见之,极有欢喜之心。设当是恶鬼者,随意食之。”
是时,世尊告曰:“那优罗,如汝所言,我今是如来、至真、等正觉,故来救汝,及降此恶鬼。”
是时,那优罗闻此语已,欢喜踊跃,不能自胜,便来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是时,世尊与说妙义,所谓论者,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欲为秽恶,漏不净行,出家为要,去诸乱想。尔时,世尊以见那优罗小儿心意欢喜,意性柔软,诸佛世尊常所说法,苦、习、尽、道,是时世尊具与彼说。彼即于坐上,诸尘垢尽,得法眼净。彼以见法、得法、成就诸法,承受诸法,无有狐疑,解如来教,归佛、法、圣众,而受五戒。
是时,毘沙恶鬼还来到本住处。尔时,恶鬼遥见世尊端坐思惟,身不倾动,见已,便兴恚怒,雨雷电霹雳向如来所,或雨刀剑,未堕地之顷,便化优钵莲华。是时,彼鬼倍复瞋恚,雨诸山河石壁,未堕地之顷,化作种种饮食。是时,彼鬼复化作大象,吼唤向如来所。尔时,世尊复化作师子王。是时,彼鬼倍化作师子形向如来所。尔时,世尊化作大火聚。是时,彼鬼倍复瞋恚,化作大龙而有七首。尔时,世尊化作大金翅鸟。
是时,彼鬼便生此念:“我今所有神力,今以现之,然此沙门衣毛不动。我今当往问其深义。”是时,彼鬼问世尊曰:“我今毘沙欲问深义,设不能报我者,当持汝两脚掷着海南。”
世尊告曰:“恶鬼当知,我自观察,无天及人民、沙门、婆罗门、若人、非人,能持我两脚掷海南者。但今欲问义者,便可问之。”
是时,恶鬼问曰:“沙门,何等是故行,何等是新行,何等是行灭?”
世尊告曰:“恶鬼当知,眼是故行,曩时所造,缘痛成行,耳、鼻、口、身意,此是故行,曩时所造,缘痛成行,是谓,恶鬼,此是故行。”
毘沙鬼曰:“沙门,何等是新行?”
世尊告曰:“今身所造身三、口四、意三,是谓,恶鬼,此是新行。”
时,恶鬼曰:“何等是行灭?”
世尊告曰:“恶鬼当知,故行灭尽,更不兴起,复不造行,能取此行,永以不生,永尽无余,是谓行灭。”
是时,彼鬼白世尊曰:“我今极饥,何故夺我食?此小儿是我所食。沙门,可归我此小儿。”
世尊告曰:“昔我未成道时,曾为菩萨,有鸽投我,我尚不惜身命,救彼鸽厄,况我今日已成如来,能舍此小儿令汝食噉?汝今恶鬼尽其神力,吾终不与汝此小儿。云何,恶鬼,汝曾迦叶佛时,曾作沙门,修持梵行,后复犯戒,生此恶鬼。”尔时,恶鬼承佛威神,便忆曩昔所造诸行。
尔时,恶鬼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并作是说:“我今愚惑,不别真伪,乃生此心向于如来。唯愿世尊受我忏悔!”如是三、四。
世尊告曰:“听汝悔过,勿复更犯。”尔时,世尊与毘沙鬼说微妙法,劝令欢喜。
时,彼恶鬼手擎数千两金,奉上世尊,白世尊曰:“我今以此山谷施招提僧。唯愿世尊与我受之,及此数千两金。”如是再三。
尔时,世尊即受此山谷,便说此偈:
“园果施清凉  及作水桥梁
 设能造大船  及诸养生具,
 昼夜无懈息  获福不可量
 法义戒成就  终后生天上。”
是时,彼鬼白世尊曰:“不审世尊更有何教?”
世尊告曰:“汝今舍汝本形,着三衣,作沙门,入拔秖城,在在处处作此教令:诸贤当知,如来出世,不降者降,不度者度,不解脱者令知解脱,无救者与作救护,盲者作眼目,诸天、世人、天、龙、鬼神、魔、若魔天、若人、非人,最尊、最上,无与等者,可敬、可贵,为人作良佑福田,今日度那优罗小儿及降毘沙恶鬼。汝等可往至彼受化。”
对曰:“如是,世尊。”
尔时,毘沙鬼作沙门,披服着三法衣,入诸里巷,作此教令:“今日世尊度那优罗小儿,及降伏毘沙恶鬼。汝等可往受彼教诲。”
当于尔时,拔只国界人民炽盛。是长者善觉闻此语已,欢喜踊跃,不能自胜,将八万四千人民众生,至彼世尊所,到已,头面礼足,在一面坐。尔时,拔只人民或有礼足者,或有擎手者。尔时,八万四千之众,已在一面坐,是时,世尊渐与说微妙之法,所谓论者,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欲不净想,漏为大患。尔时,世尊观察彼八万四千众,心意欢悦,诸佛世尊常所说法,苦、习、尽、道,普与彼八万四千众而说此法,各于座上,诸尘垢尽,得法眼净。犹如白净之衣,易染为色,此八万四千众亦复如是,诸尘垢尽,得法眼净,得法、见法、分别诸法,无有狐疑,得无所畏,自归三尊,佛、法、圣众,而受五戒。
尔时,那优罗父长者白世尊曰:“唯愿世尊当受我请。”
尔时,世尊默然受请。时,彼长者以见世尊默然受已,即从坐起,头面礼足,退还所在,办种种饮食,味若干种,清旦自白,时到。尔时,世尊到时,着衣持钵,入拔只城,至长者家,就座而坐。
是时,长者以见世尊坐定,自手斟酌,行种种饮食,以见世尊食讫,行清净水已,便取一座,在如来前坐,白世尊曰:“善哉,世尊,若四部之众,须衣被、饮食、床卧具、病瘦医药,尽使在我家取之。”
世尊告曰:“如是,长者,如汝所言。”世尊即与长者说微妙之法,以说法竟,便从坐起而去。尔时,世尊如屈申臂顷,从拔只不现,还来至舍卫只洹精舍。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四部之众,须衣被、饮食、床卧具、病瘦医药者,当从那优罗父舍取之。”尔时,世尊复告比丘:“如我今日优婆塞中第一弟子,无所爱惜,所谓那优罗父是。”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查看完整版本: [-- 在线讲经视频:增壹阿含经卷第十四高幢品第二十四第2经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1.043009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